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财经 > 产经新闻 > 普莱得在手订单骤降毛利率下滑,市场竞争力存疑
股票名称最新价涨跌幅

普莱得在手订单骤降毛利率下滑,市场竞争力存疑

浙江普莱得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莱得”)是一家从事电动工具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的专业制造商,将于7月26日上会,拟登陆创业板。此次IPO,该公司保荐机构是光大证券,保荐代表人是何科嘉、方键。

来源|时代商学院

作者|郑少娜

编辑|孙一鸣

行业风起云涌,蛰伏在史丹利·百得、博世等国际品牌背后的电动工具供应商也正从幕后转到台前。然而,贴牌企业转型创立自有品牌业务并非易事。

浙江普莱得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莱得”)是一家从事电动工具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的专业制造商,将于7月26日上会,拟登陆创业板。此次IPO,该公司保荐机构是光大证券,保荐代表人是何科嘉、方键。

普莱得自称致力于成为电动工具领域ODM专业制造商和OBM品牌商,但其OBM业务(指自有品牌业务)收入占总营收的比例不足十分之一,与ODM业务差距极大。

【概述】

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报告期内(2019—2021年),普莱得的营收不断增加,生意越做越大,然而,该公司表面风生水起,实则赚钱能力逐年下降,其综合毛利率逐年下滑。

普莱得现有ODM业务竞争激烈,其2022年上半年在手订单金额同比下滑明显,未来增长空间有限;该公司欲转型发展自有品牌,但该业务毛利率却远低于ODM业务。

在研发投入占比低于同行的背景下,普莱得大肆投放广告以开拓自有品牌的市场,但效果不尽如人意,自有品牌营收增速远低于广告费增速,产品竞争力有待提升。

7月21日,时代商学院就上述相关问题向普莱得发函询问,但截至发稿仍未收到对方回复。

在手订单骤降,毛利率下滑受OBM业务拖累

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普莱得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95亿元、3.92亿元和6.73亿元,报告期内业绩大幅提升。然而好景不长,2022年上半年其在手订单骤减,经营情况并不乐观。

如图表1所示,截至2022年6月末,普莱得主要产品在手订单金额为2.04亿元,较2021年同期的3.41亿元下降了40%。从订单交货期限来看,2022年上半年,普莱得约定交货期超过3个月以上的在手订单金额较2021年同期减少了56.35%。

普莱得在手订单骤降毛利率下滑,市场竞争力存疑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上半年,普莱得约定交货期超过3个月以上的订单金额为其当期贡献了80%左右的营收。从2022年上半年数据看, 普莱得2022年的发展后劲明显不足。

普莱得的产品在手订单为何变化如此之大?其基本面是否发生重大变化?

据了解,受新冠疫情影响,2021年海外客户的需求旺盛并提前释放了订单量,国内电动工具企业的外销收入增长明显,水涨船高。2020年,普莱得营收大增主要受益于疫情因素,因此其营收爆发性增长存在一定的偶然性,光看营收增长变化并不足以说明其真实的经营发展情况。

从盈利能力看,2019—2021年,普莱得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3.66%、32.33%和29.39%,逐年下滑。

一般而言,ODM厂商不直接面对终端消费者,在研发、销售等环节缺乏足够的自主权,这使得ODM厂商的毛利率较低。由此,部分ODM厂商会逐渐创立自有品牌以提升市场竞争力。

在此背景下,以ODM业务起家的普莱得开始谋求转型,发力OBM业务。其主要通过亚马逊、天猫等平台销售自有品牌(OBM)产品。

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普莱得OBM业务实现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794.65万元、3662.87万元和6064.36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14%、9.42%和9.09%,占比均不足10%。

从盈利水平看,如图表2所示,2019—2021年,扣除平台费用后,普莱得OBM线上业务的收益率分别为25.95%、31.93%和23.92%,而同期其ODM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32.31%、32.08%和28.92%。可见,2021年普莱得OBM线上业务扣除平台费用后的收益率较2020年减少8.01个百分点,并低于ODM业务的毛利率水平,OBM业务的盈利能力明显在拖后腿。

普莱得在手订单骤降毛利率下滑,市场竞争力存疑

研发投入逊于同行,自有品牌营销成效欠佳

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OBM业务的收益率下滑与普莱得研发投入不足、营销效果不佳有关。

在OBM业务模式下,企业需依托在研发、设计和生产制造等方面的优势,以满足终端消费者的市场需求,因此对研发的投入需求更高。

如图表3所示,2019—2021年,普莱得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4.56%、3.69%和3.42%,呈逐年降低态势,且低于同行可比公司平均水平。

持续走低的研发费用率如何能保证其产品具有越来越高的市场竞争力?

普莱得在手订单骤降毛利率下滑,市场竞争力存疑

除此之外,普莱得研发人员的薪酬也不及同行。如图表4所示,2019—2021年,其研发人员人均薪酬处于同行可比公司平均薪资的75%左右。

以上种种做法,与招股书中普莱得自称的“高度重视产品研发和创新,持续加大研发投入”一说似乎矛盾。

普莱得在手订单骤降毛利率下滑,市场竞争力存疑

自有品牌直接面向终端消费者,需要广告营销拉升自有品牌的曝光度和影响力。

在招股书中,普莱得自称建立了“恒动”、“纽迈特(NEUMASTER)”、“PRULDE”、“邦他”等差异化定位的品牌组合,主动布局自有品牌销售渠道。

数据显示,2021年,普莱得的广告费为652.82万元,较2020年同期增长了192.94%,而OBM线上业务收入为5653.64万元,较2020年同期增长了81.73%。对比可见,广告费增长率显著高于OBM线上业务收入增速,营销效果不尽如人意。

2021年,普莱得OBM线上业务扣除平台费用后的收益率明显低于ODM业务的毛利率水平,普莱得称是由于增加广告费投入所致。

或是自有品牌迟迟难以打开市场的缘故,普莱得试图谋求第三方品牌的帮助。

2020年5月,普莱得参股投资了海外公司BATAVIAB.V.,该公司主要从事电动工具产品的设计和销售。2021年11月,BATAVIAB.V.向纽迈特(普莱得全资子公司)出具商标授权使用书,授权纽迈特使用BATAVIA品牌。

子公司纽迈特使用BATAVIA品牌授权后,其自有品牌又如何发展?业绩能否有明显的增长?这仍待观察。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chanjing/c264154.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