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财经 > 产经新闻 > 打破不上市定律 立白系的资本化运化能否赶超蓝月亮
股票名称最新价涨跌幅

打破不上市定律 立白系的资本化运化能否赶超蓝月亮

财联社(北京,记者鲁佳乐)讯,朝云集团(06601.HK)的上市能否为立白系在资本市场开一个好头,仍未可知。该公司上市首日股价便大幅下跌,截至3月11日下午两点,其股价虽有所上扬,但依然低于9.2港元/股的发行价,市值约

  朝云集团(06601.hk)的上市能否为立白系在资本市场开一个好头,仍未可知。

  该公司上市首日股价便大幅下跌,截至3月11日下午两点,其股价虽有所上扬,但依然低于9.2港元/股的发行价,市值约为108亿港元。而先一步上市的日化企业蓝月亮(06993.hk)则广受市场认可,市值曾突破千亿港元。

  其实,如老干妈、娃哈哈等老牌企业一样,立白集团创始人陈凯旋也曾多次在公开场合明确表示:“立白集团不需要上市”。但随着二代掌门人逐渐进入管理层,其“不上市”的定律也将被打破。朝云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凯旋大哥陈凯臣的女儿陈丹霞,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将推动立白集团旗下子公司上市。

  “从过往经验看,此前在香港上市的日化企业,如霸王集团、青蛙王子,没有一个发展十分顺利的。”日化行业专家冯建军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从资本市场角度讲,日化行业在沪深上市含金量更高。而朝云集团旗下品牌,在业内并不是领导者,基本属于二三线品牌,利润表现也一般。若朝云集团在陈丹霞的带领下,可以在资本市场获得较好的表现,不排除未来立白集团也会走向资本市场。”

  “如果立白集团能够上市,对于家族发展和集团化运作是好事情。不过目前立白集团涉足产业过多,包括房地产、金融等,上市的关键在于业务布局,剥离和装进哪些业务。”冯建军说。

 二代掌门人的野心

  在立白集团二代掌门人的规划中,朝云集团是立白家族中第一个上市的企业,但绝不是最后一个。

  “朝云集团的上市很令人意外。按照陈凯旋对立白的布局,任用此前在宝洁工作过的高管,也学习宝洁的制度,但也多次向身边人强调不会上市。”一位接近立白集团的业内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立白集团目前的营业额可以达到300多亿元,按照这样的体量和品牌知名度,集团本身上市是没有问题的。而朝云集团无论从品牌知名度还是利润率来看,都不是一个足够优秀的企业。”

  “目前掌控朝云集团的陈丹霞是家族里的长女,也很有自信。虽然父辈多次强调不上市,但子女会有自己的想法,希望在家族里面证明自己的价值和阶段性成绩,在立白集团已经做大的基础上,推出一个上市公司。”冯建军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如今掌舵朝云集团的陈丹霞毕业于悉尼大学市场营销与战略管理专业,澳洲留学期间兼任立白澳大利亚分公司总经理,现任澳希亚董事、高姿化妆品董事长、立白集团董事等职位。

  “高姿、超威和澳希亚,将来都是要计划IPO的。”陈丹霞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并指出,未来家族企业会分成两大流派,一派是不上市的,另一派是会利用资本平台发展壮大的。

  事实上,品牌影响力大却坚称不上市的企业并不鲜见。老干妈、娃哈哈的创始人都曾明确表示不会推动企业上市,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二代接班人介入公司管理,该观念也渐渐被打破。

  “立白、娃哈哈、老干妈这些企业都是创立后品牌打造十分成功的企业,市场一直处于卖方市场。不过,这些企业同时也对自身实力过于高估,忽略了激烈的市场竞争可能造成的压力。目前老干妈也出现很多问题,娃哈哈也多次被传上市,都能证明观念的改变。”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财联社记者。

 立白系能否讲好资本故事?

  作为率先上市的立白系企业,朝云集团能否打好立白系在资本市场的第一枪,仍需观察。

  据了解,朝云集团旗下拥有超威、贝贝健、威王、润之素、西兰、家居、DUX德是、倔强的尾巴等品牌,覆盖杀虫驱蚊、家居清洁、空气护理、个人护理和宠物护理等产品。

  “日化行业目前已经是一个成熟的产业,仅靠单纯的制造没有成长性,真正能给企业带来更高回报率的是下游的品牌增量,影响力高的品牌也会给上市公司带来高的溢价。而朝云集团的短板也正是这里,虽然背后有立白集团,但品牌知名度和影响力都不足。”沈萌坦言。

  朝云集团本身也面临产品单一、过度依赖立白集团的问题。从数据上来看,2017年-2019年及2020年第一季度,该公司杀虫驱蚊产品的营收占比分别为68.4%、69.4%、63.3%、70.8%和61.5%。

  其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一季度,朝云集团直接通过立白渠道销售的占比分别达到17.9%、23%、20.7%和20.5%。

  同时,立白集团还是朝云集团最大的客户和供应商。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一季度,朝云集团与立白集团的销售额分別占到公司营业收入的17.9%、23.0%、20.7%及20.5%。

  值得一提的是,朝云集团在广州番禺及江西安福有两大生产基地,在销售货品需求量最大的时节,还将部分生产外包给立白集团及其他第三方制造商。据了解,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一季度,该公司向前五大客户采购占比约为40%-50%,其中向立白集团做出的采购占比分别为20.8%、15.8%、29.1%及25.3%。

  “朝云集团面临严重的业务不独立问题,这样频繁与母公司关联交易,不排除母公司通过其重要地位拿走子公司权益的问题。”沈萌说。

  同时,业内对立白集团旗下其他品牌的上市也存在质疑。“从高姿品牌来讲,目前该品牌盘子小,盈利能力较弱,利润率未达到10%,只是一个二线品牌,但是全渠道布局花费却非常大。”一位接近高姿品牌的业内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高姿品牌是陈丹霞一手做起来的,从收购到买办公司、组建管理团队,所以高姿对陈丹霞而言更多是一个情结。在国内化妆品行业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况下,上市的可能性很小。”

  “资本市场看的是企业成长性和品牌价值盈利空间,朝云集团旗下的品牌并不是受到消费者追捧的产品。立白集团若想有意识的迎合市场的兴趣,利用资本市场杠杆达到融资目标,靠子公司上市是不够的。”沈萌表示,“港股中已经有日化品牌蓝月亮,而能够与蓝月亮对标的品牌是立白,不是朝云集团或立白旗下一家子品牌。有了蓝月亮这个竞争对手,投资者对朝云集团的兴趣也会更加减弱。”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chanjing/c30634.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