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基金 > 基金分析 > 先赢不算赢? 公募年度“排名战”扑朔迷离

先赢不算赢? 公募年度“排名战”扑朔迷离

2020年还剩下不到40个交易日,公募基金的排名战愈演愈烈。

先赢不算赢? 公募年度“排名战”扑朔迷离

  先赢不算赢? 公募年度“排名战”扑朔迷离

  Wind数据显示,截至11月6日,广发基金、农银汇理基金、华商基金、工银瑞信基金、诺德基金等公司旗下均有产品进入今年以来的公募基金收益率排行榜前十名,可谓占得先机。

  不过,先赢是不是意味着能赢到最后?记者在统计了2010年-2019年十年间公募基金收益率排行榜在第四季度的变化情况后发现,阶段性领跑的优胜者仍有压力,在瞬息万变的市场中,不到最后一刻,仍有很多的不确定性。

  十年基海谁主沉浮

  华商盛世成长、广发增强债券、景顺长城核心竞争力A、中邮战略新兴产业、工银瑞信金融地产、易方达新兴成长、国泰浓益C、东方红睿华沪港深、诺安双利、广发双擎升级A十只基金是2010年-2019年这十年间,“基海”起起伏伏中的年度冠军。

  不过,即便是这些年度冠军基金,胜利的姿势也很不相同。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2019年十年间的年度冠军基金们的实际业绩大相径庭。2010年-2013年的四年,年度冠军基金的收益率都在100%以下,“翻倍基”未能出现。在2011年,冠军的年度收益率更是低至6.20%,而且还是属于债券型基金。到了2014年和2015年,公募基金扬眉吐气,年度冠军基金当年收益率连续突破100%,2015年更是高达171.78%,一年翻倍有余。2016年的冠军基金也差一点实现翻倍。到了2017年和2018年,行业翘楚的年度收益率逐步走低,到了2019年才扳回一局,当年冠军基金的年度收益率达121.69%。

  这些年度冠军基金的背后,则是一家家基金公司的沉沉浮浮。一些短跑健将或能一时间独领风骚,终究是尘归尘,土归土;一些长跑的选手,行稳致远,积跬步至千里,逐渐蔚然成风,成为基金收益排行榜上的常客。这些年度冠军基金的背后,同样是一位位乘风破浪的基金经理,成名之后,多少人转身而去,多少人星光黯淡,还有多少人仍在基海搏风击浪。

  十只年度冠军基金的投资方向,也是十年资本市场投资机会演绎的缩影。除了个别年份债券型基金占先,冠军基金一直都是权益基金独领风骚的格局。从在中小成长股中掘金,到清一色蓝筹白马,再到大手笔重仓中小创,而后演变到金融地产赢了全局,再后来则是港股表现加持、结构性行情给力,造就了一众冠军基金和冠军基金经理。

  2020年的公募基金收益排行榜又是怎样的情景。Wind数据显示,截至11月6日,广发高端制造A、农银汇理工业4.0、农银汇理新能源主题、农银汇理研究精选、华商鑫安、华商万众创新、工银瑞信中小盘成长、诺德价值优势、工银战略新兴产业A/C等占据了排行榜的前列。上述基金今年以来的收益率均已实现翻番,其中占据首位的广发高端制造A今年以来的收益率更是高达122.96%。

  上述基金背后的基金公司和基金经理也颇有看点。特别是前四只牛基,广发基金占据一席,农银汇理三只基金紧咬不放,到底是农银汇理“三英战吕布”,还是广发基金“赵子龙大战长坂坡”,目前还不好下定论。追溯四只基金产品背后的基金经理,则是广发基金孙迪、郑澄然联手,迎战农银汇理赵诣管理的三只基金。再放宽观察的视野,则可以看到这些牛基背后还有华商基金梁皓,工银瑞信基金黄安乐、杜洋、夏雨以及诺德基金罗世锋等“群雄”逐鹿中原。

  先赢算不算赢

  市场关注的是,上述阶段性领先的绩优基金是不是能够锁定2020年年底的胜局?

  记者统计了2010年-2019年十年间第三季度末基金收益率排名和当年度末基金收益率最终排名的数据后发现,占得先机的绩优基金大概率能够有不错表现,但是并不能提前锁定最终的排名,第四季度绩优基金们仍将起起伏伏、你追我赶,最终的收益率排名变化不小。

  以收益率排名前十的绩优基金名单来看,Wind资讯数据显示,第三季度榜上有名的绩优基金大概率出现在年度的“十大”榜单之中,但是具体的位次排名,年底的数据和第三季度末则是大有出入。如果观察年度冠军基金,十年之中,仅有4个年度出现第三季度末的冠军问鼎全年冠军的情况。

  具体来看,2010年第三季度末收益率前十的基金最终出现在年底“十大”榜单上的有4只,但是这4只基金在两个时间的具体排名则有升有降;2011年,两份榜单的交集部分同样为4只,占据其余6席的绩优基金在第四季度大换血;2012年,两份榜单均榜上有名的产品仅剩2只;2013年,两份榜单的重合部分为9只,主要是由于当年ETF及联接基金、指数增强基金大放异彩;2014年,两份榜单毫无交集,第三季度末绩优基金榜上是主动权益类基金的天下,而到了年末,全部“换血”成转债和转债增强基金、ETF等。

  接下来5年的情况是:2015年,两个榜单重合部分为7只;2016年,有6只基金同时上了第三季度末和年末的榜单;2017年,两个榜单上有5只产品重复,其中东方红资产管理独占三个;2018年,当年第三季度末和年末的冠军基金均为诺安双利,其余9个排名上的产品全部更换;2019年,4只第三季度末的绩优基金在第四季度继续领先。

  整理上述数据后可以看到,第三季度末占先,并不足以锁定年度冠军。另外,如果跨年度来看,还会发现公募基金行业的“冠军魔咒”会不定时发酵,其中部分年份几乎就是完全“换了人间”:前一年度的绩优基金在本年度黯然神伤,业绩表现难以令人满意。

  究其原因,有公募基金行业人士表示,不同于私募基金等,公募基金基本都是“踢完全场比赛的选手”,不频繁择时、不大幅增减仓位等因素,都导致公募基金业绩有较强的贝塔属性,也就是“靠天吃饭”。由此,不同风格基金产品的业绩起落,便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行业内有句话叫‘永远不要轻视今年排名倒数的基金经理,他们可能只是押错了方向,明年可能就迎来他们的风口’。这句话的意思是多层次的,但也是公募基金业绩排名变化背后深层次原因的委婉表达。在相对排名的考核体系下,这些人其实真的不应该被忽视,他们其中不少人可能是在努力寻找超额收益,寻找战胜市场平均的方法,只可惜是找错了方向。”一位今年以来的绩优基金经理说到此处,很是感同身受。

  排名战的背后

  基金年度业绩排名战的背后,实际上还有行业内考核体制有待改进的问题。虽然说,相对排名是一种直观和客观考核基金经理业绩的方式方法,但是多数基金经理在其中的实际感受并不好,内心充满压力乃至抗拒。

  永赢基金副总经理、权益投资总监李永兴曾经公开讲述过自己在相对排名争夺战中的感受。“回想早年任职基金经理时,受行业内考核以产品业绩排名为主的影响,一心怀抱着将基金业绩排名做到市场前列的目标。然而,随着行业经验的丰富和沉淀,通过与各类投资者的沟通和交流,我渐渐发现自己不再单纯地追求基金业绩排名,而是更多地去追寻资产管理行业的初衷。在这个行业中,如何做到不忘初心?我认为,作为一名有担当的资产管理行业从业者的目标应当是:在投资者可承受的风险范围之内,帮助投资者取得他们预期目标的投资收益率。若是一味地追求基金业绩排名,无形之中就会不自觉地在管理资产组合时放大一些原本投资者不应承担的风险,这样所取得的业绩排名很多时候都是以增大投资者风险为代价的。”李永兴表示。

  持这样观点的基金经理并不在少数。“相对排名的考核,会在一定程度上扰乱基金经理的投资节奏。特别是频繁地关注排名数据,无疑会让基金经理感到压力。这也是为什么行业中,越来越多的基金经理提倡明确自己的投资标签,并且用绝对收益的指标展现自己的投资业绩。行业内已经出现了一批能够淡化相对排名,但是能够用长期的投资胜率和可观的绝对收益回报吸引投资者的基金经理。”华宝证券基金分析人士表示。

  不过,相对排名仍然是目前行业的主要评价形式之一,众多基金公司做的是优化相对排名的考核。“不可能完全不看,因为这是目前较好的评价形式,基金经理希望摆脱这样的业绩考核,心情可以理解,但是如果放弃这套评价体系,那么需要有新的评价标准来替代。到现在为止,还没能看到完美的基金业绩考核体系。我们不妨将相对排名的考核体系做修改,例如拉长时间来看基金经理投资业绩,综合考量基金经理管理规模、产品回撤、风险事件等多方面因素。不断的优化后,行业有望找到兼顾各方的考核体系。”深圳一家基金公司分管投研团队的副总经理表示。

  事实上,行业内已经在行动。例如行业内的评选更多关注基金的长期业绩稳定性、投资风格鲜明性等评价指标,充分发挥业绩比较基准的作用,注重考察基金的实际投资运作及基金合同的履行情况。行业内不少基金公司也已经淡化一年期业绩在基金经理业绩考核中的权重,引导基金经理长期布局。

  “很多人是看不穿,看不穿投资之中孰轻孰重,与此同时,又受到渠道推广、市场营销等方面因素的刺激,对相对排名的游戏津津乐道。我的看法是,很多同行需要放轻松,需要抓得住主要矛盾。公募基金是普惠金融,是非常接地气的金融业务之一。

        但是,也不能一味讨好市场和投资者喜好,通过冲刺排名获得市场关注,毕竟专业的投资才是我们的立身之本。”前述绩优基金经理认为。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fenxi/j14270.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