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科技 > 科技金融 > EDG夺冠背后:底层电竞人终身难上顶级比赛,靠着假赛捞一笔
股票名称最新价涨跌幅

EDG夺冠背后:底层电竞人终身难上顶级比赛,靠着假赛捞一笔

EDG夺冠背后,中国电竞发展的冰与火。

11月7日凌晨,英雄联盟2021全球总决赛(S11)决赛中,中国大陆赛区(LPL)的EDG战队3:2逆转战胜韩国赛区的DK战队夺冠,创造了EDG队史上首个S赛冠军。

EDG此次夺冠来之不易,也出人意料。作为LPL的老牌战队,EDG在过去几个赛季成绩始终不理想,没有在S赛上进入四强,甚至无缘S赛。而此次比赛的对手DK战队实力强劲,是上一届S赛的冠军战队,赛前看好EDG的人并不多。

在比赛胜利后,不少电竞粉丝心情激动,甚至做出一些出格的行为,比如大学生举着EDG的旗帜,只穿内裤在校园内“裸奔”,男粉丝穿女装等等。

这背后反映出的事实是,电竞赛事已经引起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关注。11月6日晚,仅在bilibili平台,S11总决赛的直播就有3.5亿人观看,微博话题#7号的EDG#有超7.1亿的阅读,11.5万的讨论。这场比赛也吸引了官方媒体的注意,央视新闻亦发微博祝贺EDG夺冠。

电竞行业吸引巨大流量的同时,也让其成为吸金的行业。作为LPL赛区的运营方,腾竞体育近日于腾讯电竞年度发布会上透露,腾讯已经提前完成了腾竞成立时设立的三年目标:联盟总收入达到10亿元。《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仅2020年上半年中国电竞收入就已高达719.36亿元,同比增长54.69%。

不过,国家新闻出版署在今年8月下发最严游戏禁令,未成年人每周仅可在固定时间玩3个小时游戏,这给青训体系带来一定冲击。游戏行业管制趋严的情况下,电竞行业面临的是冰与火的淬炼。

中国电竞逐渐走入正轨

不可否认的是,我国电子竞技产业正在逐步走入正轨。大量资本注入使产业链发展逐渐成熟,俱乐部发展也逐步正规化。

一个强大俱乐部是影响比赛结果的重要因素,这一点在此次夺冠的EDG战队中表现得十分明显。

EDG电竞俱乐部所属公司为上海阳川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的大股东为广州超竞投资有限公司,背后实际控制人为朱一航,持股99%。公开资料显示,朱一航为朱孟依长子,朱孟依则是地产企业合生创展集团的创始人、原董事会主席。

虽然朱一航并没有继承家族集团企业,但却通过旗下远富投资持有合生创展集团18.14%的股份,为公司第二大股东。除电竞外,超竞集团布局的行业还包括动漫、投资、教育、地产等。

与其他“草台班子”俱乐部相比,EDG在运营上也有强大的优势,俱乐部经理阿布曾在一场直播中表示,“整个联盟只有EDG俱乐部是赚钱的”。

EDG收入的很大来源是丰富的电竞周边产业,包括教育、食品、电竞椅等。在人才上,EDG一直在建立青训体系,注重培养自有选手。此外,EDG一直非常重视选手健康保障,俱乐部配置了全职队医团队,全天候陪护选手训练,涵盖中医、西医、心理辅导等各种类型。

稳定的资金来源和专业的运营体系或许就是EDG能穿越低谷重回行业巅峰的原因之一。

再看整个电竞行业,除产业链发展逐渐成熟外,电竞职业也正在被社会认同,打游戏也不再是“不务正业”。

2019年4月,人社部发布了13个新职业信息,其中就包括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员等。在职业人才培养上,从2015年开始,中国传媒大学等多个高校都开设了电竞专业,培养电竞解说、赛事策划等方面的专业电竞人才。

电子竞技也在向主流体育运动赛事靠拢,北京时间11月5日,杭州亚组委正式对外公布八款入选第19届亚洲运动会(简称亚运会)的电竞比赛项目,分别为《英雄联盟》《王者荣耀亚运版本》《和平精英亚运版本》《FIFA Online 4》《炉石传说》《街霸5》《梦三国2》和《DOTA2》。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不过,电子竞技这个产业一直活在争议之中。

野蛮生长的一大隐患在于,它会吸引许多未成年人放弃学业,将成为职业选手作为目标。但事实上,能成为职业选手的人少之又少。

曾有电竞从业人员对时代财经表示,他们经常接到家长的咨询,对方表示孩子希望退学学电竞,希望了解其是否适合成为职业选手,但接触过后会发现,大部分人资历十分平庸,且对职业选手缺乏基本的了解。

即便顺利进入电竞学院,进入青训体系,走职业选手这条路的人依然是极少数。一位电竞专业老师曾表示,一个100人左右的班级可能只有5个人能进入青训体系,大部分人都“对电竞行业其他工作不感兴趣,以成为职业选手的名义逃避学习,但又缺少天赋,且不愿意努力。”

2021年8月,新闻出版总署新出台的未成年人游戏禁令对电竞行业,尤其是青训体系造成了一定负面影响。时代财经了解,有未成年青训选手连夜被俱乐部清退。

电竞职业选手往往都从15、6岁,甚至更小的年龄就开始青训,现役职业选手年龄也都较小。EDG五位成年都是在16-18岁就开始打职业比赛,年龄最大的李炫君和李汭燦出生于1998年。

在役职业选手退役后,后续的人才补充可能会有较大的问题。长远看,未来整个电竞人才输入可能受到较大影响。

此外,假赛的问题也在持续困扰电竞行业。2021年春节前后,电竞选手周杨博就主动向俱乐部承认自己曾在LDL参与假赛。“假赛的利润非常可观,一场高达50万元。职业选手年龄大多比较小,很难抵挡金钱的诱惑。并且电竞选手职业生涯并不长,很多人终身都上不了顶级比赛,便想着假赛捞一笔后退役。

在电竞行业飞速发展的情况下,还有许多新鲜的血液在加入这个行业。时代财经此前采访了解,有不少人是因为喜欢某个战队才想从事电竞行业,此次EDG热血夺冠或许也会鼓励一些学生学习电竞。不过,即便目前不少高校都开设了电竞专业,但电竞人才的培养并不成熟。

多位电竞专业学生曾对时代财经表示,真正进入电竞专业后才发现,学校开设的课程与行业需要有所脱节,并不能针对性的培养人才。

“以策划岗位为例,赛事策划注重的是实践经验,很多HR看见电竞专业的人都会直接问,你们这个专业到底学了什么?我们其实也回答不上来。再看解说岗位,学校教的更偏重播音主持和解说基础,但是业界对游戏理解的要求比较高,如果不提前出来实习,毕业后很难走上解说这条路。”

有电竞专业电竞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目前电竞专业毕业生超4成未来不会从事电竞行业。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jinrong/k160244.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