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全球 > 美股行情 > 特斯拉(TSLA.US)卖保险会比卖车更赚钱吗?
股票名称最新价涨跌幅

特斯拉(TSLA.US)卖保险会比卖车更赚钱吗?

埃隆·马斯克近日在推特上称,特斯拉(TSLA.US)希望10月份在美国得克萨斯州推出其车险产品,并有可能在2022年将该业务扩展到纽约。

埃隆·马斯克近日在推特上称,特斯拉(TSLA.US)希望10月份在美国得克萨斯州推出其车险产品,并有可能在2022年将该业务扩展到纽约。

马斯克称,特斯拉计划10月份推出的,是一种根据实时驾驶行为(real time insurance)设计的真正的UBI车险。

UBI(usage-based-insurance,基于用户行为的保险)车险,是根据车辆的使用时间、里程,驾驶者习惯等信息进行设计,针对不同车主给出个性化定价的新型车险产品

之前已有一些保险公司推出UBI车险,但由于他们数据获取能力有限,要么是在车辆上安装外接设备,要么要求用户下载追踪软件,效果也都不很好,因此相比传统车险,赔付率并未显著降低。

马斯克之所以称特斯拉计划在下个月推出的是真正的UBI车险,源于特斯拉作为智能电动车的领头羊,能获得保险公司无法企及的车主数据。

在2020年三季度财报说明会上,马斯克提出,保险将成为特斯拉的主要产品,保险业务价值将占到整车业务价值的30%到40%。

特斯拉的盈利能力一直是其短板。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特斯拉盈利大增,但2020年的130亿元营业利润中,81%来自出售碳积分;2021年上半年的123亿元营业利润中,47%来自出售碳积分。

如今,特斯拉的保险大棋渐次落子,它能像碳积分一样,成为特斯拉出奇制胜的利器吗?

一、特斯拉车险有何独到之处

传统车险的价格,是保险公司根据车型的定价、车主的年龄、性别等信息计算得来,只能针对群体规定统一的价格,并不能识别出不同车主的差异。这一方面导致保险公司很难降低赔付率,另一方面也意味着事故多的车主占了便宜,无事故的车主却吃了亏。

通常用赔付率衡量保险公司的盈利能力。赔付率=赔付支出/保费收入*100%。保险公司收取保险费用,在出事故后进行赔付。即便保费定价很高,订单很多,收到了很多的保费,但如果最终全都赔付出去了,那也是灾难。

目前车险业务的平均利润率并不高。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1318.SH,下称中国平安)2020年的车险业务营业润率仅1%左右,美国UBI车险业务龙头前进保险公司(PGR.US,下称前进保险)2020年的营业利润率也就8%左右。

9月底,特斯拉“完全自动驾驶10.1测试版本”上线,同时还绑定推出了车险计算器(insurance calculator)。

车险计算器尚未与车险费用挂钩,特斯拉仅是利用它筛选参加完全自动驾驶10.1测试版本的车主。

但通过此车险计算器,可以看出的特斯拉车险模式。

特斯拉利用车内的传感器,收集驾驶者的行为,包括是否双手离开方向盘,急刹车和急转弯的次数,是否与前车保持安全距离,等。

特斯拉将收集到的数据转换为0到100之间的安全评分。

得分高者意味着更安全的驾驶习惯,更不容易出事故,因此获得更低的车险价格。

得分高者,虽然支付的保费少,但如果不发生事故,特斯拉保险就相当于净赚了这笔保费;得分低者,或许更容易发生事故,但也将支付更高的保费,特斯拉保险也不一定会亏钱。

另外,传统保险公司另外一个主要成本是销售渠道支出。传统保险公司通过人力或其他渠道销售,因此需要支付巨大成本,特斯拉保险则通过车辆直接向用户销售,成本较低。

理论上看,特斯拉保险能够降低其赔付率和费用率,比同类保险公司更赚钱。

中国平安产险的主要业务为车险,2020年其赔付率为60.5%,费用率为38.6%;美国的车险业务龙头前进保险公司(NYSE:PGR,下称前进保险)以开展UBI业务著称,但其2020年的综合成本率依然高达92.38%。

另外,保险公司还可以运用保费投资来获利,但此业务需要保险业务牌照,特斯拉未披露是否获得保险牌照。

特斯拉2019年4月收购美国马克尔公司(Markel Corp),获得了保险经纪牌照,2020年8月在中国注册成立特斯拉保险经纪有限公司。

特斯拉获得保险经纪牌照,意味着除了可以做保险销售业务,也可以通过与有保险牌照的公司合作,做市场营销、收取保费、核保、理赔、风险管理、产品开发、精算定价、协助安排再保险等业务,但不能管理投保人的资金。

二、特斯拉卖车险能赚多少钱?

特斯拉车险业务盈利前景如何呢?

2020年9月,马斯克在推特上说,特斯拉可在2030年之前实现年销量2000万辆。

财经十一人按照悲观、中性、乐观三种情况估算特斯拉年销量。如果按照2021年到2030年销量增速逐年降低假设,并且假设悲观、中性、乐观情况的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16%、31%、56%。

三种情况下,特斯拉在2030年分别可实现年销量为377万辆、1152万辆、5485万辆。

2017年到2020年,特斯拉分别销售了10.3万辆、24.6万辆、36.8万辆、50万辆汽车;同比增速分别为35%、138%、50%、36%,年复合增长率为48%。

新能源车正处于从无到有的快速增长阶段,呈现出替代燃油汽车的态势,汽车企业纷纷发布彻底切换到新能源车的计划。

考虑到整体汽车市场的规模,新能源车有可能实现多年持续增长。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年鉴数据,中国汽车市场的汽车总销量,在从无到有的过程中,也创造过长期持续增长的记录。从2001年的236万辆持续增长到2017年的2888万辆,保持了17年的正增长,年复合增长率为16%。

财经十一人采用中性假设,如果特斯拉在2030年之前销量保持31%的年复合增长率,2030年年销量可达到1152万辆。

2020年大众集团全球销量为931万辆,丰田汽车全球销量为952万辆。

如果按照中性情况的假设,特斯拉2030年可实现全球保有量6046万辆,如果特斯拉的保险产品覆盖率能达到70%,每辆车年平均保费为4800元,则车险业务可实现收入2031亿元。

另外,如果特斯拉“完全自动驾驶功能”在2030年覆盖率能达到50%,并假设每辆车每月订阅费为700元,则其可实现收入2539亿元。

对比起来,如果按照中性情况假设,并假设特斯拉每辆车的销售均价下降到18万元,则特斯拉2030年可实现汽车销售业务收入2万亿元。

也就是说,车险收入能够达到卖车收入的1/10左右,确实是一块大蛋糕。

而特斯拉车险模式若能顺利推进,其车险业务的赔付率有望降低到50%,费用率为10%,营业利润率可达到40%,是其目前整体营业利润率的5倍。

三、想卖保险没那么容易

但这只是理论而言,实际上,车险业务并不好做。

2017年,特斯拉推出其汽车保险计划,采取与保险公司合作的方式,向澳大利亚、香港、美国等地客户提供保险服务。

2019年8月,特斯拉宣布在加州推出自己的保险产品。

但是,根据特斯拉网站及相关新闻报道,这些保险虽然属于UBI车险,但收集数据的模式与同类产品差别不大,主要根据客户过去的事故记录、年龄、购买记录、车辆使用等信息来制定价格,并不是通过采集驾驶者行为数据来定价。

这些车险在盈利方面,对特斯拉贡献也不大,历年的业绩报告中,特斯拉从未披露相关业务进展及盈利数据。

最大的阻力似乎来自于监管机构。

2021年9月,马斯克在推特上说,美国保险产品的监管政策非常复杂,审批的进程也非常慢,每个地区的监管政策也都不同。

而特斯拉车险近期在得克萨斯州拓展,其背景是:2020年7月,特斯拉在得克萨斯州新建超级工厂,特斯拉2021年的股东大会也改在得克萨斯州召开。

如果特斯拉想把保险业务延伸到中国,那会更加不易。

特斯拉2020年8月在中国注册成立特斯拉保险经纪有限公司,但还需向中国监管机构申请保险经纪业务资质,目前尚未披露任何进展。

特斯拉如果通过收购获得牌照,也需要获得保监会的收购批准。

特斯拉如果通过与其他保险公司合作,设计产品,但中国保险产品上市环节也需要监管机构审批。

四、特斯拉的短板

特斯拉一直在推进商业模式转型:不仅依靠销售车型盈利,更依靠给车主提供服务赚钱。

服务业务基于特斯拉车型在市场上的保有量,每月收取费用,直到车辆报废,这与单纯造车业务不同,后者仅依靠汽车的当年销量,实现一次性收入。

服务业务比造车业务拥有更高的毛利率,也可以提升特斯拉汽车业务的赚钱效率,服务概念,是特斯拉扩大与竞争对手的差距的重要手段。

特斯拉目前的市盈率显著高于汽车行业平均水平。2020年底,马斯克在给员工的邮件中说,“如果投资者认为他们的预期不会发生,特斯拉股票将立刻被压得粉碎,就像大锤下的蛋奶酥”。

事实上,特斯拉服务业务的提升速度并不快,若不能尽快改变现状,投资者的预期就会发生改变。

单纯造车的利润率并不高。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特斯拉汽车销售的毛利率为 25%和27%,如果扣除其中的碳积分收入,此数字会更低。

但特斯拉的自动驾驶业务尚未做出明显的业绩贡献。

特斯拉随车销售的“完全自动驾驶功能”价格为1万美元,如果用户付费选装,售价的一半计入当期汽车销售收入,另一半计入延期收入,未来特斯拉推出服务后,才计入当期营业收入。

2019年年报中,特斯拉预计下一年能确认的收入为50亿元,但实际仅确认了22亿元;2020年年报中,预计为75亿元,但2021年半年报仅确认了10亿元,相比于同期1444亿元的营业总收入微不足道,相比于2019年和2020年,也没有太大变动。(附注1)。

马斯克在特斯拉2020年4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说,在中国地区,仅有1-2%的车主选装了“完全自动驾驶功能”。

2021年7月,特斯拉推出“完全自动驾驶功能”的按月付费服务,相比于一次性买断所需支付6.67万元,用户仅需每月支付660元或1327元就可以享受服务。

此举降低了用户获取自动驾驶服务的门槛,意在提升自动驾驶服务的覆盖率。

盈利能力不足,是特斯拉多年来的短板,近年来虽有明显改善,但短板仍然是短板。

2020年,不考虑碳积分交易和汽车租赁的业绩,特斯拉的汽车销售业务实现了318亿元的汽车销售毛利,而其研发费用和销售行政等费用合计302亿元,二者几乎相互抵消。

特斯拉2020年实现的130亿元营业利润中,有105亿元是依靠碳积分交易带来,占到81%。(特斯拉将生产新能源车获得的碳积分,卖给新能源汽车销量不足的企业。)

2021年上半年,特斯拉实现的123亿元营业利润中,依然有58亿元来自于碳积分交易,占到47%。

备注:文中数据来自于特斯拉业绩报告,比亚迪公告,盖世汽车网,销量数据均为批发口径,美元兑换人民币采用1:6.67的期末汇率换算。

附注1:特斯拉的延期确认收入中,除了自动驾驶业务收入,还包括车辆软件升级收入、超级充电桩充电服务、互联网连接服务等,并未披露具体项目金额,但从其总额来看,显然占营业总收入的比例低,也并未出现显著增长,总体确认数额也持续低于预期。

附注2:“完全自动驾驶功能”的一半收入计入延期确认收入,截止2020年底,特斯拉延期确认收入总额为19.3亿美元。特斯拉延期确认收入包括自动驾驶业务收入以及软件升级收入等,未披露具体项目金额。

本文编选自微信公众号“财经十一人”,作者:刘丁;智通财经编辑:楚芸玮。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meigu/m139658.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