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股市 > 股票内参 > 股价下跌超30%,股东套现30亿,南极电商澄而不清
股票名称最新价涨跌幅

股价下跌超30%,股东套现30亿,南极电商澄而不清

1月12日闪崩并创出近期新低的南极电商(002127.SZ)今年以来已经累计下跌超32%。

  1月12日闪崩并创出近期新低的南极电商(002127.SZ)今年以来已经累计下跌超32%。

  12日晚间,南极电商针对“体外循环造假的”的质疑予以公开回应。此外,南极电商还披露了回购股份进展,截至目前已耗资3.48亿元回购股份,这距离公司抛出不超过7亿元的股份回购方案仅过了5个交易日。

  南极电商解释称,IP授权业务本身壁垒较低,但拥有持续成功的IP壁垒很高。公司2020年总GMV销售额已突破400亿元。南极电商还称,IP授权业务均为轻资产模式;公司现金流状况良好;员工数量和薪酬在增长;生产商与经销商存在重叠,多为前店后厂模式;销项税率为6%,第三方论述计算逻辑有误;董事长质押比例占总股本的8.17%。

  南极电商的一连串操作显然是想让股价止跌企稳。但这似乎并不能完全打消市场顾虑。

  刨除市场质疑的种种,在“闪崩”之前,南极电商的重要股东们几乎是一路减持。2017年至今,包括南极电商实控人张玉祥在内的重要股东,例如蒋学明、刘睿、吴江新民投资实业有限公司、东方新民控股有限公司等,合计减持市值接近30亿元。张玉祥自己和其控股公司上海丰南投资中心自2018年以后,已累计减持套现6.5亿元。

股价下跌超30%,股东套现30亿,南极电商澄而不清

  另一重要股东刘睿为南极电商收购的子公司北京时间互联有限公司(下称时间互联)的董事长。自时间互联被南极电商收购后,刘睿出任南极电商董事,并持有股份。从2018年开始,刘睿就陆续减持其所持股份,已累计套现约2.6亿元。截至1月4日,刘睿仍持有南极电商1.24%的股份。

  除了股东减持,南极电商也面临股东质押的问题。越来越低的股价就像一个定制炸弹一样,悬在其实控人张玉祥的头上。

2020年起,张玉祥便开始质押其所持有的南极电商股票。截至目前,仍有5000万股未解除质押。按照50%的质押率估算,张玉祥质押获得资金约2.5亿元。但最近南极电商的股票大幅下跌已经影响到质押股票,就在1月7日张玉祥还补充了200万股的质押。

股价下跌超30%,股东套现30亿,南极电商澄而不清

  图片来源:Wind

  另一个进行股票质押的是刘睿,其质押约2100万元,占其所持股票的55.8%。预计刘睿质押获得的资金约为1亿元。

  重要股东、高管质押、减持公司股票,恐怕难以让投资者信服其对南极电商未来看好。

  据天眼查显示,张玉祥在南极电商之外并无主要资产。通过减持和股权质押,张玉祥已累计获得资金超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张玉祥近期设立多家新公司。2020年3月和11月,张玉祥旗下公司上海极谛化妆品有限公司和杭州乌斯怀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乌斯怀亚公司)注册成立。两家公司的注册资本均为5000万元。

  这两家公司的成立张玉祥也充分“利用”了上市公司的资金。上海极谛化妆品有限公司由南极电商以现金方式出资2000万元,而张玉祥及其近亲属张芸合计出资2000万元。张芸为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南极电商表示投资上海极谛化妆品有限公司的目的在于布局化妆品业务,丰富公司的刚需快消产品品类矩阵。

股价下跌超30%,股东套现30亿,南极电商澄而不清

  图片来源:天眼查APP

  乌斯怀亚公司的设立也采用了同样手段。南极电商出资2000万元现金,占比40%;张玉祥出资3000万元占比60%。据悉,乌斯怀亚公司的设立意在布局直播电商业务。

  2019年底成立的上海朝霖咨询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也是由南极电商、张玉祥和张芸共同出资设立。该投资为关联交易,南极电商出资4000万元现金。可时间已过去1年,该公司仍无缴纳社保信息,旗下唯一的一家子公司上海瀚粟集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也已注销。

  股东频频套现,南极电商和实控人进行的联合投资是否能帮助上市公司还需存疑。发布澄清函之后,有关南极电商的疑团却越来越多。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neican/g23086.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