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基金 > 基金情报 > 诺安明星基金净值上演过山车

诺安明星基金净值上演过山车

近期诺安基金频频成为话题焦点。日前诺安基金新晋明星基金经理、诺安成长的掌管者蔡嵩松又因疑似被行业老基金经理在中报中调侃而受到关注。

诺安明星基金净值上演过山车

  记者注意到,由于押注式的集中投资半导体行业,2019年以来蔡嵩松管理的基金固然取得了较好的投资回报,但自今年7月中旬以来,其调整幅度也在同类基金中最高。在9月7日的大跌中,蔡嵩松管理的诺安和鑫、诺安成长是全市场跌幅最大的两只基金。此外,历史经验表明,高度集中于投资单一领域,能否为投资者带来长期盈利和良好的持有体验也成疑。

  百亿基金经理疑被同行公开批评

  长信基金副总经理安昀在他管理的基金长信内需成长中报中分析完宏观经济和市场基本面之后随即表示:“最近听说一支硬核成长类产品,基金经理从业才三年,做投资仅一年,规模从去年的十几亿迅速膨胀到当前的近两百亿,且大部分规模是今年二季度流入的,该产品基本上全仓半导体。我不禁陷入深思,虽不免有葡萄好酸之嫌,但是这样真的好吗?从历史统计可以清楚看到,投资股市的盈利分布遵从二八甚至一九原则,一定是很少部分人赚钱,绝大部分人买单。很不幸的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极少数人。”业内人士普遍分析认为安昀所批评的对象是诺安基金新晋明星基金经理蔡嵩松。

  蔡嵩松现任诺安成长、诺安和鑫基金经理。在蔡嵩松的管理之下,诺安这两只基金阶段性获得了较为出色的投资回报,尤其是诺安成长,截止今年6月末,WIND数据显示,蔡嵩松管理诺安成长累计回报137.64%,同期与之同类的偏股混合型基金平均回报62.79%,诺安成长排在第16/656位。

  得益于优秀的业绩,诺安成长迅速增长成为“百亿基”。截止2019年一季度末,诺安成长资产规模不足14亿元,到2019年末,规模已增至67亿元,今年一季度末、二季度末分别为108亿元和161亿元。诺安和鑫也从规模不足1亿元的迷你基金边缘脱险,到今年二季度末资产规模超过36亿元。蔡嵩松管理规模近两百亿。

  蔡嵩松出色的投资回报,缘于豪赌式的集中投资于半导体,而这也正是业内认为蔡嵩松就是安昀公开批评对象的原因。

  7月中旬以来业绩全市场最差

  诺安成长在由蔡嵩松执掌之后,已经成为一只实质上的半导体行业基金。

  根据诺安成长基金半年报,截止今年二季度末,其前十大重仓股全部为半导体领域的股票,包括圣邦股份(行情300661,诊股)、北方华创(行情002371,诊股)、卓胜微(行情300782,诊股)、兆易创新(行情603986,诊股)、韦尔股份(行情603501,诊股)、沪硅产业(行情688126,诊股)-U、三安光电(行情600703,诊股)、长电科技(行情600584,诊股)、中微公司(行情688012,诊股)、闻泰科技(行情600745,诊股)。

  不仅行业单一,且该基金持股集中度非常高,前十大重仓股合计占基金净值的比例达到81.43%,且第一大重仓股圣邦股份占基金净值的比例超过10%,达到了12.64%。

  此外,加上该基金持有的前十大重仓股之外的股票,该基金对半导体行业的持仓占基金资产净值的比例达到了9成以上。

  显然,这与蔡嵩松个人的专业知识范畴和个人能力密不可分。公开资料显示,蔡嵩松获中科院半导体芯片专业的博士学位,曾先后任职于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天津飞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华泰证券(行情601688,诊股)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11月加入诺安基金任研究员,自2019年一季度起管理这两只基金。至今蔡嵩松从业经验不足三年,公募管理经验一年半。

  集中持股也正是其备受争议的重要原因。持仓集中于单一行业,基金净值也将随行业波动。而半导体行业则呈现出较高的波动率。从诺安成长和(港股00001)诺安和鑫自身的表现来看,自7月中旬以来,随着半导体行业调整,两只基金跌幅明显。

  据WIND统计,自7月15日至9月7日,诺安成长和诺安和鑫净值分别下跌26.08%和25.73%,其中,诺安成长跌幅在偏股混合型基金中最大,诺安和鑫跌幅在灵活配置型基金中最大。在9月7日的大跌中,两只基金分别下跌6.3%和6.01%,是全市场跌幅最大的两只权益类基金。

  诺安基金风险管控存疑?

  尽管半导体被认为目前最符合经济转型升级趋势的领域之一,并且有良好的成长空间和前景,但历史表现表明,其间的成长波动必然不会小。过于集中持股,能够在上涨行情中最大限度的获益,但如果难以及时采取避险措施,下跌时也将承受相应幅度的大亏损。诺安成长和诺安和鑫的净值表现证明了这一点。

  历史上,过于集中持有单一行业的基金似乎也并没有取得预期的良好结果。例如,某中小盘基金曾在2012年集中持有地产行业,并取得29.34%的收益率,在行业排名前三。但2013年,该基金又亏损22.59%,垫底全市场,备受市场病诟。原基金经理也在2014年1月离任。2014年下半年,在中小盘股行情正盛时,该基金召开持有人大会转型,更改基金名称、基金类型及投资范围等,也不排除有消除该基金过往留下负面印象的考虑。

  此外,公募基金过去20年来长期收益良好,但基民赚钱难的重要原因之一即是若基金波动过大,投资者难以拿得住。风格过于激进、持仓过于集中,则是基金净值波动过大的元凶之一。从风险控制、投资者持有体验的持有角度考虑,许多大型基金对于基金经理单一行业持有占比有严格的规定,例如不超过20%或者30%,即使基金经理的投资把握特别大,超过一定的比例也需要向投委会申请。但显然在这个方面,诺安基金似乎没有对蔡嵩松进行限制。不知道是诺安基金给了“特许”,还是对风险的管控不够严格?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qiingbao/j10228.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