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基金 > 基金情报 > 美国总统大选角力激烈 拜登更受华尔街金主青睐?

美国总统大选角力激烈 拜登更受华尔街金主青睐?

美国将于11月3日开启四年一度的总统大选。在仅剩的不到6周的时间里,现任总统、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和前副总统、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的角力越发激烈。

美国总统大选角力激烈 拜登更受华尔街金主青睐?

  华尔街对两位候选人的资金支持亦将影响今年的最终结果。路透社9月14日报道,到目前为止,华尔街各方已向两位候选人及其组织捐款达8300多万美元

  至于具体捐款金额,各家媒体估算不一,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今年华尔街对特朗普的捐款显著减少。据《经济学人》9月21日报道,私募巨头黑石的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是唯一增加特朗普捐款额度的华尔街金主。与总统私交甚笃的他今年捐款超过1800万美元,远超上次大选时的500万美元。

  相比之下,英国媒体估算,拜登阵营获得的华尔街捐款恐怕已达4400万美元。

  专门研究大选筹款的莎拉・布林纳(Sarah Bryner)表示:“这是近10年来首次,民主党在华尔街的筹款超过共和党。”

  金融精英深感不安

  平心而论,特朗普对华尔街不薄:2017年当选总统后,他不仅将针对大型金融机构和大企业的税率从35%降至21%,还积极减少金融业者所接受的监管。

  然而,在经历了特朗普的四年任期后,利润似乎已经不再是华尔街最看重的东西了。这位“非典型总统”混乱的执政风格、争议的疫情应对以及对民粹主义的热衷让许多华尔街金融家感到厌倦。

  对冲基金RenAIssance Technologies首席执行官罗伯特・默瑟在2016年给特朗普捐献了1570万美元,是当年最重要金主之一,但今年他只捐了不到40万美元。另外一位共和党支持者、对冲基金公司Whitebox Advisors创始人安德鲁・莱德利夫今年干脆不捐款。

  “据我所知,很多人不再只将目光局限在追求短期经济利益,而是开始关注我们国家政治的运行方式。” 塞思・卡拉曼(Seth Klarman)说。身为亿万富翁和对冲基金经理的卡拉曼曾是共和党在新英格兰地区最慷慨的捐助者,这次他向支持拜登的团体提供了300万美元。

  凯雷集团高管、前高盛投资银行家阿图伍德则说得更加直白:“对于我们这些搞经营管理的人来说,特朗普这样的管理者早就该被开除了。”他也向拜登行动基金捐款20万美元。

  美国愈演愈烈的社会动荡、种族矛盾以及日益扩大的收入不平等开始让追求稳定的金融精英们感到不安。高盛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美国现任政府在应对疫情和经济等问题时的表现令人大跌眼镜。

  华尔街转向拜登

  华尔街向来是共和党的亲密好友,极少出现民主党获得华尔街支持的状况。2008年,华尔街曾为民主党候选人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提供过一笔巨额竞选资金,但在多德・弗兰克(Dodd-Frank)的金融改革法案通过后,华尔街又重新投入共和党的怀抱,并在接下来10余年一直为共和党提供高于民主党的竞选资金。

  直至今年,华尔街诸位大鳄和众多亿万富翁转向拜登,并为其积极筹款。JP摩根大通美国银行、花旗银行和摩根士丹利等名字响亮的金融机构都出现在了拜登的竞选捐款者名单上。

  与特朗普不同,拜登在种族问题和外交问题上更加中庸求稳的立场更符合华尔街金融家们的期望。在他们看来,尽管特朗普减税并放松监管会在短期内直接为金融业带来经济好处,但拜登任期内的执政风格将更加老成持重和井井有条,而这从长远来讲会让他们获得更大的收益。

  坎伯兰顾问公司(Cumberland Advisors)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投资官大卫・柯托克(David Kotok)认为拜登当选将利好股市。柯托克认为,“尽管拜登提出的提高公司税和促进清洁能源的提议可能会损害部分股市,但与特朗普时代的动荡相比,拜登政府将带来令人欢迎的稳定。”

  诚然,拜登在竞选活动中已经承诺,如果自己当选将为华尔街加税,但华尔街的金融家们预计加税的力度将远低于奥巴马执政时期的水平,自己不会因此成为政府税务部门眼中的“肥肉”。与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以及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这样的民主党激进派相比,拜登对待金融业的态度更温和。

  更何况,拜登与金融业之间的关系也并非外界想象的那么紧张。在担任联邦参议员期间,拜登与特拉华州选区内的信用卡公司关系密切,他当时曾大力支持过金融业推动的破产立法。在去年的一场政治捐款募集活动中,拜登甚至亲口向到场的富人们承诺:“没有人的生活水准会(因为我当选)大打折扣。”

  鹿死谁手

  RealClearPolitics的全国民调平均结果显示,拜登在威斯康星、宾夕法尼亚、佛罗里达和密歇根等摇摆州支持率领先。

  截至8月底,拜登竞选基金已达4.66亿美元,领先特朗普多达1.41亿美元,也打破了他本人之前的纪录。

  在大选日之前,华尔街股市的涨跌也被视为大选结果的重要风向标。历史数据表明,在大选前的两年中,避免经济衰退是连任的关键指标。根据摩根资产管理(J.P. Morgan Asset Management)的结论,历史偏向于现任总统连任,除非现任总统在其任职期间经济出现衰退。自1932年以来,接近四分之三的现任总统都成功连任。但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大选中,特朗普的支持率低于此前任何成功连任的总统支持率。

  北方信托财富管理公司首席投资官凯蒂・尼克松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表示:“我们倾向于反对‘拜登=加税=对市场不利’的传统思维,因为还有更多的因素在起作用,背后的考量是复杂的,加税的影响可能会被全球贸易关系的修复所抵消。”

  华尔街的支持对拜登竞选的利好是显而易见的,但拿了太多华尔街的钱也等于拱手送给特朗普阵营一个攻击自己的机会。特朗普竞选团队发言人这样评价道:“对特朗普总统竞选活动的支持主要来自于千千万万支持他的普通民众,而拜登的口袋里却有大科技公司和大银行给的钱。特朗普总统会继续将辛勤工作的美国人民放在首位,相比之下拜登只关注自己。”

  对此,拜登竞选团队反驳称:“美国是由勤奋的中产阶级,而不是银行家或对冲基金经理建立的,拜登的竞选活动也主要是由小额草根捐款驱动的。”

  瑞士银行全球财富管理美洲固定收益部门主管托马斯・麦克劳格林(Thomas McLoughlin)则在一份报告中强调,比起谁当选,市场其实更厌恶发生意外。

  “今年大选可能是历史上不确定性最多的一次,一旦最终结果出现争议,美股会受到剧烈的打压。”麦克劳格林表示,市场需要为选举的所有动荡可能做好准备。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qiingbao/j11699.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