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基金 > 基金情报 > 蚂蚁战配基金售罄 掀起鲇鱼效应、冲击代销业格局

蚂蚁战配基金售罄 掀起鲇鱼效应、冲击代销业格局

10月8日,伴随着华夏创新未来的募集成功,5只蚂蚁战配基金的发售就此落幕,但其所掀起的行业“风暴”却并未停歇。

蚂蚁战配基金售罄 掀起鲇鱼效应、冲击代销业格局

  支付宝独家发售,首次秀出了其在权益基金首发领域的“肌肉”,超千万的认购户数一举刷新了新基金发行史上的纪录。

  而全天候发行、免认购费等做法,更是给同业带来冲击。

  掀起鲇鱼效应

  未上演一日售罄,并没有纾解蚂蚁战配基金给基金销售渠道带来的冲击。

  “这次发行声势浩大,噱头不少”,10月9日,某基金第三方销售机构人士对记者表示。在他看来,支付宝和蚂蚁集团本为一体,支付宝独家发售蚂蚁战略配售基金,在为蚂蚁集团IPO保驾护航的同时,秀出自己的代销实力,可谓得尽好处。

  “蚂蚁集团就是一条巨大的鲇鱼”,同日,资深基金研究专家王群航表示。事实上,示范效应已开始显现。市场有消息称,继蚂蚁集团之后,京东数科也正在考虑采取类似的定制化方式,通过公募基金发行战略配售产品,为其即将通过的IPO进行融资

  而影响更为深远的,是基金渠道上的固有利益格局被撼动。目前,基金销售的主力为银行、基金第三方销售及券商。在这一利益链条中,基本是渠道拿走全部申购费(或认购费),此外还与基金公司分成管理费,即业界俗称的“尾随佣金”。

  “银行一直是基金首发的最重要渠道”,10月9日,某业内资深人士对记者称,即便近年来以基金第三方销售为代表的互联网渠道发展壮大,但仍以持营为主,主打销售老基金。此次支付宝独家首发蚂蚁战配基金,在银行看来无异于一场重量级“偷袭”。

  此外,蚂蚁战配基金免除认购费,不仅开创了行业先河,亦起到了“火上浇油”的作用,对银行等传统渠道造成很大的压力。“银行等传统渠道在认购费等费率方面进行改变不易,因为这部分费用涉及对网点工作人员的一次性激励等,降低费率会严重打击他们的积极性。”10月9日,上海证券创新发展总部总经理刘亦千坦言。

  对于基金第三方销售机构而言,价格战也不新鲜,自2012年发放首批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以来,如影随形。头部机构以价格战为抓手,一路压低基金销售手续费,申购费先是降至四折,后来降至一折。剔除支付通道成本后,手续费所剩无几甚至倒挂,而这意味着基金第三方销售机构更依赖保有量带来的“尾随佣金”。

  记者注意到,在蚂蚁战配基金发售前,银行渠道并未跟进第三方销售机构打价格战,线上线下的费率仍存在较大差异。

  对客单价的争议

  蚂蚁战配基金的发售期自9月25日开始,10月8日结束。有趣的是,截至目前,无论是蚂蚁集团还是其他利益相关方,对此次基金发行是否超预期一直没有比较确定性的评论

  简单从发售金额和速度看,经历了诸多“爆款”后,两周600亿元的认购金额并不算出众。仅3个月前,由王宗合拟任基金经理的鹏华匠心精选发售,首日便有1371亿元认购。

  “销售数据只是一方面,还要看到蚂蚁背后的努力,要看到大象正在走来,现在只是开始。”10月9日,参与此次发售的某头部基金公司人士对记者表示,“基金能否快速售罄,是要有市场环境配合的,最近市场不如前阵子火爆;其次,之前投资者通过支付宝大都购买固收产品,现在要将流量转化为销量,尚需一个培育的过程。”

  与蚂蚁战配基金同日发售的中欧互联网先锋,由擅长打造“爆款”的招商银行(行情600036,诊股)代销,亦未一日售罄。

  值得一提的是,蚂蚁战配基金发售中令人惊讶的认购人数。据蚂蚁集团提供的数据显示,5只基金累计有超千万人认购,相当于每秒钟有8人购买。按照600亿元的总规模计算,基金人均投入约6000元。

  事实上,在此次发售前,业界对这批基金客单价偏低已有预期。近日,沪上某位基金人士对记者称:“银行渠道和蚂蚁基金这类第三方渠道,拥有不同的客户群体。截至目前仍是银行渠道客单价较大,不过,第三方渠道客户基数大,用户偏年轻化,未来潜力不容小觑。”

  “支付宝客群与银行有着较大差异,一定程度上可以纾解基金公司的焦虑,改善基金持有人结构。”日前,一位接近蚂蚁集团人士对记者解释称。

  此次鹏华、汇添富和华夏基金旗下的3只创新未来混合基金均刷新了认购户数的历史纪录,最高的华夏旗下基金有超300万人认购,创下新发基金和混合基金客户量新高。王宗合挂帅的鹏华旗下蚂蚁战配基金获286.623万户认购,这也超越了其管理的“爆款”鹏华匠心精选183.3万户的认购户数纪录。

  “这次参与认购的1000多万人里,定然有很多新基民,这是未来市场发展的重要潜力。”10月9日,王群航表示。

  开启全天候发行

  此次战配基金发行横跨国庆假期,这种“7×24小时”的发售模式亦在业界引起较大反响。

  王群航认为,之前所有新基金的发行都是“5×4小时”,这是有着深刻历史原因的,“其一,公募基金面世的核心理由之一,是让‘专家理财’帮大家买股票,因为当时已有700多只股票;其二,当年发行的都是封闭式基金,全部场内发行,认购都要打新摇号,因此,股市交易时间,就自然而然地平移到基金上,且一直延续至今。”

  刘亦千亦向记者表示,互联网平台与传统金融机构存在较大差异,之前互联网平台销售货币基金也是“7×24小时”,然后在下一个工作日确认,但传统渠道在非营业时间没办法进行交易。

  王群航说,既然蚂蚁战配基金可以“7×24小时”发售,那么即意味着其他新基金也应该可以,且都不会对基金经理的二级市场操作造成任何影响,该模式有望获得推广。

  支付宝此次独家代销蚂蚁战配基金,一度引发了基金销售渠道是否会强制“二选一”的话题。10月9日,沪上某基金公司董事长对记者表示,银行与其他新兴渠道间的关系取决于他们自身,基金公司的定位是独立制造商,只负责提供优质产品,不会选择站哪队。

  同时,南方某头部基金公司人士亦表示,“二选一”不靠谱,基金公司的渠道策略是多元化的,一般不会排斥特定渠道。

  蚂蚁集团倾向于淡化与银行之间的竞争关系。日前,蚂蚁集团财富事业群总经理王称,“双方服务客群并不相同,就基金业务而言,我们现有的存量基金用户客单都在1万元以下,这些用户与银行服务的用户不同,我们提供的是错位服务。”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qiingbao/j12403.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