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科技 > 区块链 > 中青宝变妖股?股价疯涨4倍 沾上“元宇宙” 竟无VR相关专利 难道是炒作?
股票名称最新价涨跌幅

中青宝变妖股?股价疯涨4倍 沾上“元宇宙” 竟无VR相关专利 难道是炒作?

毋庸置疑,元宇宙是最近资本市场最火的概念。本次行情的总龙头是谁?游戏公司中青宝(300052)当之无愧。8月底字节跳动收购VR(虚拟现实)创业公司Pico,元宇宙概念大范围走入A

毋庸置疑,元宇宙是最近资本市场最火的概念。

本次行情的总龙头是谁?

游戏公司中青宝300052)当之无愧。

8月底字节跳动收购VR(虚拟现实)创业公司Pico,元宇宙概念大范围走入A股视野,中青宝就成为彼时概念板块中“最靓的仔”,一周内股价接近翻倍。

10月底,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宣布更名Meta,聚焦于建立“元宇宙”,元宇宙概念再度活跃,中青宝实现“5天3板”,仅仅半月,股价再度翻倍。

11月11日,中青宝再次大涨,最高攀至42.63元,截至收盘,报39.58元,市值超过百亿。

回想8月底,中青宝的股价还没有摸到10元关口。两个多月,公司股价最高涨幅超过4倍。

中青宝变妖股?股价疯涨4倍 沾上“元宇宙” 竟无VR相关专利 难道是炒作?

游戏被认为是元宇宙的重要入口之一,机构人士认为,元宇宙的加速发展或推动整体游戏板块估值提升。

中青宝被市场选中正是源于其将推出的一款“元宇宙”酿酒游戏。

公司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曾表示,这款游戏的亮点在于“线上酿酒,线下品酒”,但这与人们理想中的元宇宙可以实现“虚实交融”似乎并不是一个概念。

与此同时,公司回复监管问询时多次强调,公司触及元宇宙概念相对较浅,对应产品尚在研发中,新游戏上线时间和地区亦受到诸多因素影响。

一边在公开渠道多次宣传自己的元宇宙游戏,一边又强调游戏上线的不确定性,中青宝到底是真龙头,还是蹭热点

有意思的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就在2018年区块链概念大火的时候,中青宝也曾表示要将区块链技术与传统游戏结合,同样引来资本追捧。

当下的情境,恍如昨日重现。

并无VR相关专利

当前元宇宙仍处于雏形探索阶段,有一定概念性特征。

但围绕VR、AR等硬件产品及娱乐内容的布局,被认为是通往元宇宙的可靠途径。

而元宇宙落地的最佳场景,市场公认是游戏。

中青宝是一家老牌游戏企业,其行情真正开始启动是源自9月6日在微信公号上发布的一则开发元宇宙游戏的消息。

在该篇推文中,中青宝介绍了元宇宙概念,并表示致力打造一款能映射玩家内心世界到元宇宙的模拟经营类游戏——《酿酒大师》:游戏中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酿酒大师,在这里玩家可以根据自身的思维方式选择如何经营酒厂,根据自己的愿望和梦想构造世界、经营酒厂。

中青宝变妖股?股价疯涨4倍 沾上“元宇宙” 竟无VR相关专利 难道是炒作?

9月7日、8日,中青宝连续20CM涨停,一周之后股价便实现翻倍。

此后,中青宝多次进行风险提示,并在10月25日收到监管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游戏的具体内容、与元宇宙概念关联性、技术人员配置情况、核心技术掌握情况、研发投入、研发进度、产品落地可行性、预计上线时间、市场需求情况等,以及VR/AR技术的具体情况。

但就在公司延迟回复问询函之后的10月27日,中青宝却发布高管减持公告,高级管理人员张思群计划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 10,500股。

在“问询+减持”之下,中青宝股价有过短暂回落。

但到了10月29日,伴随着Facebook改名Meta,元宇宙概念再次席卷A股,中青宝再次连续两日20CM涨停,此后一路高涨,股价再次实现翻番。11月4日,中青宝再收问询函,依然挡不住后续股价一路上扬。

中青宝的元宇宙游戏到底靠谱不?

这是很多市场人士的疑问,也是监管问询的核心。

不妨来看看公司对于该款游戏的描述:

这种映射体现在游戏中玩家自己“亲手”酿的酒,可以在线下提酒。也就是说,玩家“捏、配、玩”出来的不再是虚拟物品,也不是游戏中常见的是金币、奖励等虚拟物品,而是最终可以得到浇筑自己心血的、自己设计外形包装的,独一无二的实物白酒。

中青宝证券部人士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这款虚拟现实的游戏的主要亮点在于“线上酿酒,线下品酒”。当被问及该款游戏的研发进度时,该人士表示暂无最新消息可以对外透露。“上线还没有具体时间表,游戏能否上线还具有不确定性。”

此外,中青宝还表示要搭建元宇宙主要场景,用VR进行视觉呈现。但在被问询VR相关技术储备时,公司称对VR产品投入始终存在,并在多个项目中有所应用。

不过,根据可查询的专利数据,中青宝并无VR相关技术积累。

智慧芽数据显示,中青宝总专利申请12件,最早专利申请是2009年。近3年专利增长率为-83.33%,低于行业平均水平,而且该企业主要专注在立体图、生活用品、设计方法、汉字生成、三维游戏等技术领域,其中两项发明专利还处于质押状态。

进入中青宝的官网,虽然业务布局中专门辟出VR/AR一栏,但点开并无内容。

综合上述说法来看,《酿酒大师》更大可能表现为常规的经营养成类游戏,虚实结合的体现仅是“线上酿酒,线下品酒”,而这并不具备元宇宙中自由创造、真实触感、VR视觉等特点。

从业内其他表态来看,中青宝的游戏设计思路也不符合元宇宙的内核。

网易为例,公司发布了沉浸式活动系统,用智能捏脸技术为参与者生成了虚拟形象,让每个参会的人可以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形象,更有沉浸式的体验。

他们倾向于认为,衡量元宇宙技术的价值标准很清晰:

不是能否在真实世界外创造一个虚拟的新世界,而是能否通过给真实世界作为补充,解决真实世界的问题。

若以此为标准,中青宝的《酿酒大师》需要回答的问题是,如何通过技术提升酿酒游戏的真实体验,而不是将线下品酒作为对游戏的补充。

区块链往事

如果不是依靠元宇宙概念“异军突起”,中青宝还是游戏板块的小透明。

公司于2010年登陆创业板,是中国首支A股上市游戏公司。

虽然顶着“网络游戏第一股”的称号,但在游戏板块,中青宝的存在感很弱。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Wind搜索研报显示,最新一篇有关中青宝的研报还停留在2016年。

不受市场关注的背后,是中青宝低迷不振的业绩。

2014年-2016年,中青宝的扣非净利润都处于亏损状态。

2017年,扣非净利润仅为19.57万元,2018年为2789万元,2019年降为189.8万元,2020年扣非净利润亏损更高达1.45亿元。

从主营业务来看,公司游戏业务占比逐渐降低,云服务业务占比却逐渐提升。今年上半年,前者的营收占比由上年的89.7%降为48.31%,后者则由10.11%升为47.81%,其云服务业务主要通过子公司开展一些数据中心的运维工作等。

中青宝向云服务转型或是主营游戏业务运营不佳。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中青宝当年上市承诺的12个投资项目,7个已经变更用途,其中的3D 游戏《盟军》、2.5D 游戏《三国游侠》、3D 游戏《寻梦园》因未达到预计效益,悉数下线。

主营业务虽然不佳,但中青宝对热点的把握却很敏锐。

此前的2018年,区块链概念爆火,1月10日,有投资者在互动易上询问中青宝是否涉足区块链,次日中青宝火速回复,公司控股股东研发的矿机(数字货币挖掘机器)热销。12日,中青宝股价应声涨停。15日,监管下发关注函要求中青宝说明控股股东研发数字货币矿机热销、挖矿与公司业务的关联性。

而在回复函中,中青宝又表示,不再开展数字货币挖掘的研究工作,转为探索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底层系统。目前相关业务仍在规划中,未产生实际收入。

同时,中青宝还抛出了区块链棋牌类游戏的开发计划,预期开发时间3-6个月,预计于东南亚地区发行。

但在2018年年报中,公司却只字未提区块链。直到2019年年报中,中青宝终于披露了一笔发生在2019年12月的区块链业务关联交易:公司全资子公司宝腾互联与关联法人斗酒酒业签订的区块链+智能酒厂项目软件开发合同,斗酒酒业支付400万元软件服务业务费用。

而根据宝腾互联2019年11月发布的官方信息,其已和金沙古酒成功签订千万级合作协议,项目正在实施阶段。二者公布的合作量级相去甚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查询中青宝微信公号文章时还发现,中青宝的另一家子公司深圳利得链也表示与金沙古酒展开了区块链合作。根据启信宝数据,金沙古酒是斗酒酒业的全资子公司。也就是说,两项和酒厂的区块链合作,均是“自己人”在交易。

实际上,监管层对中青宝股价炒作风险始终保持关注。2019年9月24日,中青宝收到监管对其涉足区块链相关概念的关注函,要求其说明是否存在炒作风险。而与当下的情境如出一辙,当年9月27日,中青宝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就宣布了减持计划。 

2020年,中青宝年报中有关区块链的描述增多,开始频繁增设子公司。

记者注意到,当年1月,公司设立子公司区块链促进中心,但于3月注销,紧接着在4月又设立子公司区块链促进会。这样一来一去的操作,根据公司在年报中的数据披露,新设区块链促进会影响全年业绩亏损1907.98元。这个导致如此细微损失的促进会是做什么的呢?

记者通过启信宝查询发现,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实际上是组织会员开展区块链业务研讨会和相关论坛。

机构、游资、散户混战

在元宇宙概念异常火爆的当下,与以往妖股炒作不同的是,中青宝的背后不单单出现游资身影,机构也经不住诱惑频繁出入,呈现游资、散户、机构三方混战的局面。

9月9日,知名游资“孙哥”席位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买入3500万元,排在买入榜第一。散户为主的东方财富拉萨团结路第二、东方财富拉萨东环路第二分别排在买入榜第三、第四位。

9月10日,买入榜现机构专用席位,买入1936万元的同时卖出1610万元。散户席位东方财富拉萨团结路第二继续深度参与,买入1839万元又卖出1920万元。而前日买入第二位的华福证券厦门嘉禾路则开始卖出,以2477万元卖出额排在第一;前日买入第五位的安信证券深圳科发路以1797万元卖出额排在第三。

9月13日之后,多位知名游资现身,“作手新一”国泰君安南京太平路、“赵老哥”中国银河绍兴、“孙哥”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成都帮”华泰证券成都蜀金路、顶级游资兴业证券陕西分公司等均频繁出现龙虎榜单中。

一个突出的现象是,11月以来,机构在中青宝中频繁出入。

1日,机构专用席位买入6977万元,排在买入榜第一;4日,机构席位卖出3007万元;9日,机构席位买入3917万元。卖出3127万元。

而散户仍然在积极参与,东方财富拉萨团结路第二、东方财富拉萨东环路第二、东方财富上海长宁区江苏路连日来频繁出现在龙虎榜单中。

但是,外资似乎早早离开。9月8日,中青宝20CM涨停,但龙虎榜数据显示,QFII席位申万宏源上海黄浦区新昌路席位卖出426万元。

从中青宝的龙虎榜数据来看,游资席位资金出入速度很快,开始频繁倒手。而机构虽眼红参与其中,但基本边买边卖,获利出逃。

当潮水退去,谁会是最终接盘方?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

作 者丨张赛男 实习生徐蕊

编 辑丨巫燕玲 刘巷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qkl/q163610.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