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科技 > 区块链 >  Web 3.0:新型网络时代来临
股票名称最新价涨跌幅

Web 3.0:新型网络时代来临

2021年,国内元宇宙火出了圈,国外则在热议Web 3.0。特别是2021年12月美国国会听证会上也对Web 3.0展开了讨论,国会议员对Web 3.0积极和正面的看法令人惊讶。由于美国

2021年,国内元宇宙火出了圈,国外则在热议Web 3.0。特别是2021年12月美国国会听证会上也对Web 3.0展开了讨论,国会议员对Web 3.0积极和正面的看法令人惊讶。由于美国国会对美国政府有指导和督查的职能,这次听证会带来的影响深远,恐怕多年后都会感受到。

互联网带来巨大改变是世界所公认的。自从互联网出现后,一直有人提出下一代互联网,各种Web 3.0概念不断出现,但都没有形成共识,美国国会也没有开听证会讨论。过去美国国会也就加密货币召开多次听证会,但是大多采取怀疑的态度。但这次不同,美国国会非常积极拥抱这一版的Web 3.0,而且是在这一版的概念还没有完全定义清楚的情况下,代表他们已经认识到这会给美国带来巨大经济效益,一个崭新的科技时代终于来临,和过去有非常大的差异。

未来Web 3.0对科技、金融、市场、政策的影响只会越来越强,而且延伸到许多领域包括法律、文化艺术,科技包括网络安全、软件、硬件、应用、虚拟现实等。这次改变之大,会远远超过Web 2.0的影响。其实英国在2021年6月也发表过类似观点,认为这是英国百年来最大的一次经济体系改革,而且是科技带来的改革,笔者在人大重阳演讲时(第10讲:数字资产交易)就提到这一观点。

但是英国的观点主要集中在央行数字货币(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CBDC)对经济体系的变革,是由央行主导的经济体系改革。这次Web 3.0包含了更多科技和场景,因此其影响力会超过CBDC对社会的影响。2021年后半年出现了许多创新,元宇宙概念在脸书(现改名Meta)大力推进下,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调整了改革路线,也扩大了Web 3.0的应用范围。现在Web 3.0 的观点越来越清楚,经济效益明显,科技发展也是真实的。

在这个系列中,我们将会对Web 3.0进行分析,并提出在这一新的历史时期下中国数字经济发展路线建议。

Web 3.0概念外延仍在不断扩展中,本文对目前Web 3.0的不同定义进行分析,包括早期语义网的定义以及最近出现的定义,回顾Web 3.0出现的背景和发展脉络,特别是2021年12月美国国会听证会讨论Web 3.0 的部分观点。并说明为何最近提出的Web 3.0才是真正的Web 3.0。

这个系列共三篇文章,下一篇会讨论Web 3.0 的特性,并和Web 2.0 进行差异比较。最后一篇将提出Web 3.0的发展路线。

一、互联网发展的三阶段

1989年,CERN(欧洲粒子物理研究所)中由英国计算机科学家伯纳斯·李(Bernes-Lee)领导的小组提交了一个针对互联网的新协议和一个使用该协议的文档系统,该小组将这个新系统命名为 World Wide Web,简称 WWW(万维网),它的目的在于使全球的科学家能够利用互联网来交流自己的工作文档。

1990年到2005年期间的互联网时代就是Web 1.0,重要特征是由开放协议主导的。网络根据 HTTP 协议而电子邮件根据SMTP协议,这些是原型,也是构建平台的基础。Web 1.0 时代互联网内容只是可读的,类似于杂志,只能看不能互动。

目前我们处在Web 2.0时代,大约从2005年开始,具体而言,模式上是单纯的“读”向“写”、“共同建设”发展;由被动地接收互联网信息向主动创造互联网信息迈进。Web 2.0时代的创新之处是互联网内容变成可读+可写,互联网用户不光能接收内容,还能创造内容,但这些数据被少数互联网巨头公司商业化了,用户的网络身份、数据信息都属于它们,比如苹果亚马逊谷歌、腾讯、阿里巴巴华为等等。这些公司每天收集大量用户信息,利用这些信息赚得盆满钵满,而提供数据信息的用户不但没有收益,却还要承担个人隐私信息泄露风险。

而未来,Web 3.0是一个由用户和建设者拥有的互联网, Web 3.0的创新之处在于,将逐渐弱化甚至取消中心化公司的功能,将价值和控制权回归给创建者和使用者,解决了数据所有权问题。首先,平台贡献者拥有这个平台,而不是公司拥有这个平台。其次,数据公开透明。由于数据存在于区块链或分布式系统里,安全性是可靠的。数据将由用户私钥保护,在需要时可用自己的私钥选择性访问和关闭自己的数据。最后,从开发者角度而言,所有代码都是开源公开的,将拥有更多可组合性和创新可能性。

简而言之,Web 1.0是只读,Web 2.0是通过Web服务读取/写入动态数据,自定义网站并管理项目。Web 3.0是读取/写入并拥有/控制。

二、Web 3.0到底指什么?

Web 3.0的定义一直在变化。早期Web 3.0主要是指语义网(Semantic networks),区块链出现后,渐渐地更多人把Web 3.0视为一种分权式网络(Decentralized Networks)¹。但什么是分权式网络还没有定论。如果说分权式网络是基于区块链的网络系统,可是不同区块链系统架构都不同,算法和协议也不同,可以出现不同定义的Web 3.0。现在还没有统一的分权式网络的定义。

备注¹:Decentralization 在大多数字典都翻译成“分权式”,是管理学中常用的概念和架构。在分权式治理下,权力从中心下放到地方,但是中心还在,因此不是“去中心化”。

2006年,《纽约时报》的约翰·马考夫(John Markoff)则将Web 3.0称为“智能Web”,而不是“语义Web”。Web 3.0 可能会提供“微格式、自然语言搜索、数据挖掘、机器学习、推荐代理和人工智能技术,这些技术强调机器辅助的信息理解,从而提供更有成效和更直观的用户体验。”这一定义强调了Web 3.0智能的一面,但没有突出它最重要的特性,即可拥有。万维网的发明者伯纳斯·李(Tim Bernes-Lee)很早就提出了Web 3.0的概念,他认为Web 3.0是“语义网”,其愿景是语义网能够使用本体论(Ontology)分析互联网上的所有数据,允许机器在没有人工干预的情况下处理许多任务,语义网是关于数据集成的。语义网通过使用元数据将“仅显示”数据转换为有意义的信息。软件代理可以访问本体,本体包含特定领域的词汇表、语义关系以及简单的推理和逻辑规则。这些代理定位并组合来自多个来源的数据,以向用户提供相关信息[23]。这个Web 3.0 定义存在争议,Web 2.0是在语义网之后才出现,在大家接受Web 2.0后,语义网的学者才将其标志成Web 3.0。此外,Bernes-Lee 认为“语义网”将成为这一演变的核心,但结果并没有那样发展,现在人们所认为的下一代网络,将会是基于安全和加密技术的。

区块链出现后,Web 3.0概念又发生了变化,一些人希望藉此打造新的互联网架构,以提供分权式网络服务。尤其是2013 年发生的“棱镜门”事件²向大众揭示了一个恐怖真相:美英两国的情报部门,在没有法律授权,在公众甚至国会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正在对本国公民展开大范围、几乎无限制地监听。针对斯诺登“棱镜门”所暴露出的现有互联网垄断的问题——巨头公司掌控所有参与者的数据、信息,并且享受着互联网发展的红利,而作为用户只能出卖自己的数据、信息等,以太坊联合创始人,现Polkadot(DOT)创始人加文·伍德(Gavin Wood)提出,Web 3.0 或可称为后斯诺登时代的 Web,它是对我们已经使用过Web 的各种事物的重新构想,但是在各方之间的交互模型上有根本的不同。可公开的信息发布出来,已达成共识的信息放在共识账本中,私人信息会保密并且永远不会泄露。通信始终通过加密渠道进行,并且仅以匿名身份作为端点。永远不要带有任何可追溯的内容(例如 IP 地址)。简而言之,由于无法合理地信任任何组织,因此该系统设计以数学方式执行[6]。

备注²:2013年6月,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将美国国家安全局棱镜监听项目的秘密文档披露给了《卫报》和《华盛顿邮报》,随即遭美国政府通缉,事发时人在香港,随后飞往俄罗斯。斯诺登之后通过《卫报》再次曝光英国的秘密情报监视项目,此次事件也称为“棱镜门”。

三、为什么美国国会这次认可Web3.0?简而言之,Web 3.0 是一组包容性协议,为应用程序制造商提供构建块。这些构建块取代了传统的 Web 技术,如 HTTP,AJAX,MySQL,提供了一种创建应用程序的新方式。这些技术为用户提供了强大且可验证的保证,从而保证了他们接收信息和提供信息的安全性,以及让他们所支付的信息得以保密。这个Web 3.0 定义存在争议的地方是,分权式的网络在国家没有消亡的情况下只能是乌托邦,无法为政府所接受。

北京时间2021年12月8日晚11点,一场题为“数字资产和金融的未来:了解美国金融服务的挑战和好处” (Digital Assets and the Future of Finance: Understanding the Challenges and Benefits of Financial Innov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听证会在美国国会举行。这次听证会在互联网和数字代币发展史上意义重大。这是国会议员首次通过委员会全体听证会这个平台来强调 Web 3.0是互联网的未来。前美国货币监理署(OCC)代理署长、现BitFury的首席执行官Brian Brooks出席听证会并为议员们做了Web 3.0的科普:Web 3.0的不同之处则是用户可以拥有互联网内容的所有权,你不能拥有现在的互联网(那是谷歌和其他公司的),但是你可以拥有以太坊³。Web 3.0让用户成为互联网的拥有者,而不是只属于垄断的公司。简言之Web 3.0可读、可写、可拥有、可信。

备注³:这观点不一定准确,因为在今天,用户可以购买谷歌股票,也等于拥有谷歌网络。而且现在以太坊市值太高,即使有人拥有以他币,也不能左右以太坊的发展。


      Web 3.0:新型网络时代来临

Brian Brooks出席听证会

这一次听证会的氛围对数字代币之友好在美国国会是非常少见的,这表明美国两党正在迅速改变对数字代币及Web 3.0的看法。数字代币因为争议巨大,使各国政府不约而同加大了对数字代币的监管。虽然部分议员还是表达了关于数字代币在碳排放、反洗钱、冲击美元地位的担忧,但更多内容还是关于了解数字代币的技术和其目前实现的功能,以期对其更好的监管,并且积极在美国推进Web 3.0,认为是美国一个重要创新和优势,而不是以负面观点来批判。在听证会上,共和党议员Patrick McHenry 称:“数字代币对未来的影响可能比互联网更大……我们需要合理的规则……不需要立法者仅仅出于对未知的恐惧而下意识地监管……因未知的恐惧而监管只会扼杀美国的创新能力,使我们在竞争中处于劣势……我们如何确保Web 3.0革命发生在美国?”

Web 3.0 将成为新一代互联网,在过去多次提出,也多次被拒。而为什么这次会被美国国会接受?可能原因如下:

1)数字稳定币可能成为Web 3.0金融交易的媒介;2)Web 3.0 是多方推进的,不仅仅是数字代币推进,隐私保护、元宇宙和数字代币都绑定在一起,Web 3.0融合分权式金融(DeFi)、NFT、元宇宙:DeFi市场爆发式成长,会取代部分金融机构的功能;元宇宙出现,使用数字代币,而许多公司都加入;NFT出现,改变可以无限复制的可能性,市值非常大并还在大量成长,NFT几个星期前每个月增加10亿美元价值,现在是每天增加10亿,以后可能几个小时增加10亿;3)不是单一数字代币,不是单一企业,而是生态形成,大批公司和人员参与,2020年美国前十大银行都已经参与。下面我们就对此一一分析。

1.基于区块链的万维网,以数字稳定币作为交易媒介

区块链技术作为价值互联网和可信互联网的基石日益成熟,并且随着数字代币的普及,以及数字代币的兑换成为现实,对于 Web 3.0的实现来说尤为重要,特别是数字稳定币的使用。由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数字稳定币的流动性至少是银行货币的流动性20倍,Web 3.0应该使用数字稳定币作为交易媒介来推进市场。

但是数字代币一直有争议,在美国也是争议非常大,2021年的一个大争议竟然是数字稳定币。由于美联储多次对数字稳定币表示不同的观点,而内部不同的看法在2021年中公开出现在媒体上。这次国会听证会上,许多稳定币机构出来表达他们的观点。

Paxos首席执行官查尔斯·卡斯卡里拉(Charles Cascarilla)展示了稳定币的安全性。卡斯卡里拉谈到了由稳定币引起的对银行的担忧,声称稳定币由FDIC保险的银行账户中的资金或国库券中的资金支持,也就是稳定币比银行存款还要安全。这的确是一个新观点。在讨论时一个问题被抛出:为什么数字稳定币还没有造成银行挤兑(Bank run)现象?是还没有发生,还是被人为操作压抑下来?

美国监管科技公司在2020年曾经指出,仍然有大量的人继续使用存在巨大风险的数字稳定币,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些人都只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将资金放在稳定币上(保持极高的流动性),抱有侥幸心理,认为他们不会那么不幸,就在这几天出现挤兑现象,虽然他们都知道这些稳定币后面没有美元支持,风险很大,但由于流动性实在太大,他们认为出现问题的可能性很小。于是,每一天仍然有大笔资金进出。

另外,许多代表在国会公开认为稳定币助力美元,是美元的先锋。这也是我们从2018年一直持有的观点。但2021年初美联储并不都赞同这一观点,在美联储内部甚至发生激烈的争论,而且争论内容在2021年7月对外公开,一派认为数字稳定币阻碍美元⁴,另外一派认为助力美元⁵。而2020年美国财政部则认为数字稳定币助力美元,并在2021年1月出台政策,许可所有美国银行可自己发行数字稳定币。但是美国政府换届后,新财政部重新考虑1月出台的政策。

备注⁴:这一观点出自数字货币区(Digital Currency Areas, DCA)理论,因为商业银行还是私人公司,私人公司发行的稳定币会和国家央行发行的法币或是CBDC竞争。由于数字货币流动性大,老百姓会选择数字稳定币,以至于数字稳定币挑战美元。所以美国应该挤压数字稳定币。这派假设CBDC可以很快出来,在市场上挑战数字稳定币。这派的思想是数字货币改革是CBDC为主导。

备注⁵:这派观点也是出自DCA理论,但是有不同解释。A国的CBDC和A国数字稳定币应该是友军的关系,而不是竞争关系;而A国的CBDC和B国的数字稳定币才有竞争关系。而且现在CBDC还没有出来,既然还没有上到台阶可以竞争,现在不需要考虑竞争问题;如果以后出现竞争场景,也可以使用银行制度来治理,由于美国可能只能是“银行”才能发行数字稳定币;另外数字稳定币可在海外使用,使用时实际代表美元,事实上是助力美元,而不是和美元竞争;由于合规数字稳定币有银行存款在后面储备,在美元不能到达的地方,以数字稳定币在海外流通,助力美元;而且CBDC对国家影响大,数字稳定币应该先行先试,如果数字稳定币出事,只会造成局部影响,而不会有全国性的影响。因此美国不但不需要担心数字稳定币挑战美元,反而应该鼓励数字稳定币发行。明显的,这派假设CBDC不是很容易出来,而且还有许多科技和政策问题还没想清楚,在这种情况下,不应该打压数字稳定币,反而应该鼓励支持。这派认为数字货币改革是由银行主导,因为银行发行数字稳定币。

2. Web 3.0融合分权式金融(DeFi)、NFT、元宇宙很明显,Web 3.0 企业强烈认为数字稳定币支持美元,而不是阻碍美元,而新财政部的最近观点也越来越接近前财政部观点。这样,Web 3.0 使用数字稳定币的可能性越来越高,而数字稳定币后面带来的金融衍生品也越来越多。由于数字稳定币经过Web 3.0的洗礼后,会彻底融入美国金融市场,金融市场会全面数字化,而且不是CBDC,而是银行货币,变成数字稳定币的改革。由于CBDC发展需要大量工作,现在的做法似乎是让合规稳定币先行先试,从这一过程中学习,在有足够知识和经验后才推出CBDC,其中2021年1月美国财政部提出的数字稳定币管理规则会起到重要关键作用。

DeFi的影响

自2020年下半年始,分权式金融(DeFi)元素爆炸式涌现,同时基础设施/数据/工具质量大幅提升,并帮助行业真正开启尝试投机之外的实际商业应用。随着Web 3.0中的资金成本与现实世界趋同、用于期限结构、对冲和互换的DeFi堆栈日渐成熟,以及实物证书托管+追索权日渐发展,该领域应能产生重量级企业和业务。2021年10月,市场观察机构Statista提供数据称,DeFi市场从2020年5月起开始爆发式成长,并预测DeFi在2022年会再成长10倍,而数字资产机构Diginex则预测DeFi会取代部分金融机构的功能,图2的数据也证实了这一趋势,大量贷款已经经过DeFi完成。


      Web 3.0:新型网络时代来临

图1: DeFi 市场从2020年5月开始爆发(来自https://www.statista.com/)


      Web 3.0:新型网络时代来临

图2: DeFi资产超过2538亿提供替代金融服务(来自https://news.coincu.com/31238-defi-could-be-100-times-bIGGer-in-5-years-t han-it-is-today/)

元宇宙的影响

2021年是元宇宙元年,这是Web 3.0的早期应用。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应用场景已经打开。通信、社交在视频化,视频会议、直播崛起,游戏也在云化。随着VR等新技术、新的硬件和软件在各种不同场景的推动,近年来,人们开始意识到,线上的大型数字世界并非只是游戏娱乐场所,而是未来社会交往和日常生活的新空间。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元宇宙的概念逐渐明确,并成为全球各大媒体、科技界、投资界和产业界广泛关注和讨论的新议题。

NFT的影响

NFT将有机会成为Web 3.0另一大板块,并最有可能构建一个完备的生态系统,自我进化。根据12月24日谷歌趋势数据显示,在截至圣诞节的一周内,“NFT”(非同质化代币)一词的全球搜索量已经超过了“加密货币”一词。NFT的搜索急剧增加,清楚地表明数字收藏品已经进入主流,最受欢迎的NFT拍卖和销售平台OpenSea上的交易额已经超过100亿美元。Cointelegraph研究公司预测,到2021年底,非同质化代币销售额可能会达到177亿美元。这代表NFT对世界的影响可能和加密货币一样大。

NFT的影响不会局限在加密艺术品,加密艺术品只是NFT的一个突破口。传统上,电子文件可以无限拷贝,对知识产权版权方的影响很大,一个知识产权,一旦发布,其他人都可以轻易拷贝。但是NFT改变了这种现象。即使以电子形式出现,唯一性仍然可以维持。

3.大批生态企业已经预备建立一个超大型 Web 3.0。

大批企业入局,包括以dydx为代表的分布式交易所及聚合,以Centrifuge为代表的资产证券化协议,以Axie为代表的具有链上资产的加密货币游戏,以Gitcoin为代表的工作协作平台,以Syndicate为代表的投资协作平台,以NBA Top Shot为代表的NFT相关平台……跨链/跨层#DeFi堆栈的100多个协议出现,从BNB的迅速崛起、随后MATIC的崛起到现在蓬勃发展的LUNA、SOL和DOT,可以看出以DeFi财富效应搭建的多链多层生态即将诞生,与大批企业一起助推一个多对多的新Web 3.0形成。这都不是Web 2.0主流企业,而是新时代企业。Meta也发布消息,将社交系统与Web 3.0 技术结合,Web 2.0 企业也开始面向Web 3.0 转型。就像Web 2.0企业(如谷歌)也和Web 1.0 企业(如美国在线American Online)不同,每一个新时代都有新领导者。


      Web 3.0:新型网络时代来临

Web 3.0新企业

四、为什么这一次Web3.0是真的?

这一次 Web 3.0不是语义网(但能使用语义网科技),也不是分权式网络,但是也使用分权式网络。新Web 3.0不是单一科技,而是集成多项科技,融合5G、万维网、数字货币、区块链、元宇宙、云计算、芯片、边缘计算,比以前定义的Web 3.0 要强大至少万倍。

以前语义网版Web 3.0,虽然有大量论文、研究项目,也有落地项目,但是没有大规模部署和使用,没有形成生态。而新Web 3.0,有市值、有相关企业、有基础设施、财团支持、国家重视,不仅仅是国会听证会支持,现在数字货币上就已经有3万亿美元的资产,这在中本聪2008年撰写白皮书之前是不存在的。单单数字货币市值已经超过英国的GDP(世界排名第5)。

最关键的是,新Web 3.0 还涉及到一系列新技术和应用、新的全球基础设施的开发,Web 3.0的改革和Web 2.0一个重要不同在于金融基础设施的改革,这将创造一个新的全球数字经济,甚至诞生新的商业模式和市场经济,并产生大量自下而上的创新。这包含科技、金融、商业、文化艺术、基础设施的改革,在金融领域,是支付的改革,银行的改革,金融基础设施的改革,而且是从银行开始的改革(银行发行数字稳定币),不是从央行开始的改革(CBDC)。由于数字稳定币已经存在,许多新科技正在涌现,新Web 3.0不是将来,而是已经开始。

参考文献

[1].Jinhong Cui, “Capability Sharing architecture and Implementation in IM or SNS”,2008,978-1-4244-2013-1/08,2008 IEEE

[2].Juan M. Silva, “Web 3.0: A Vision for Bridging the Gap between Real and Virtual”,ACM,2008, ACM 978-1-60558-319-8/08/10

[3].Victoria Shannon ,"A 'more revolutionary' Web".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Published: Wednesday, May24, 2006. 

[4].Dan Farber & Larry Dignan ,"TechNet Summit: The newera of innovation". ZDNet blog. Posted November 15th,2006

[5].Web 3.0 Wikipedia Definitions.http://en.wikipedia.org/wiki/Web_3.0 (visited on 4/08/10)

[6].Gavin Wood, ĐApps: What Web 3.0 Looks Like,http://gavwood.com/dappsWeb 3.0.html

[7].Han Xiaoting, Niu Li,” Subject Information Integration ofHigher Education Institutions in the Context of Web 3.0”,2n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Industrial Mechatronicsand Automation, 978-1-4244-7656-5/10, 2010, IEEE

[8].Russell K, "Semantic Web", Computer world, 2006(9):32.

[9]. Zhang Yang, "The Development of Web and Library sReference Service-from Web 1.0 to Web 3.0," Sci-TechInformation Development & Economy, voI.l8, 2009.

[10]. Radar Networks.http://www.radarnetworks.com/,http://www.evri.com (visited on 08/03/11)

[11]. Red Light Official.Website: http://redlightcenter.com(visited on 12/03/11)

[12]. Second Life Official Website:http://secondlife.com(visited on 13/03/11)

[13]. IMVU Official Website: http://www.imvu.com.( visited on13/03/11)

[14]. Active Words Website:http://www.activeworlds.com.(visited on 20/03/11)

[15]. Economic Statistics:http://secondlife.com/whatis/economy_stats.php. ( visitedon 1/04/11)

[16].Davis, M. et al. (2007). Semantic Social Computing.http://colab.cim3.net/file/work/SICoP/2007-09-20/MDavis09202007.pdf. ( visited on 1/04/11)

[17].Ojos Riya http://riya.com.( visited on 5/04/11)

[18].Like.com. http://www.like.com/.( visited on 9/04/11)

[19].Jacek Jankowski, Sebastian Ryszard Kruk ,“2LIP: TheStep Towards The Web 3D”,WWW 2008, April 21-25,2008, Beijing, China.ACM 978-1-60558-085-2/08/04

[20].LifeWare.http://www.exceptionalinnovation.com. ( visitedon 14/04/11)

[21].Microsoft WSDhttp://msdn.microsoft.com/library/default.aspx ( visited on1/03/11)

[22].S. A. InAMDar and G. N. Shinde, “Intelligence BasedSearch Engine System For Web Mining, Research,Reflections and Innovations in Integrating ICT inEducation”, 2009

[23].Strickland, Jonathan. , “How Web 3.0 Will Work”.http://computer.howstuffworks.com/web-30.htm, (visitedon 20/04/2011).

[24].Robin D. Morris,”Web 3.0: Implications for OnlineLearning”, TechTrends (Volume 55, Number 1) Springer,January/February edition 2011

[25].Li Jin,Katie Parrot. “The Web3 Renaissance: A golden Age for Content”,https://li.substack.com/p/the-web3-renaissance-a-golden-age

[26].Mathieu d’Aquin, Enrico Motta,”Collaborative SemanticAuthoring” , 1541-1672/08, 2008 IEEE

[27].Peter Robinson, Stefan Hild, “Controlled Availability ofPervasive Web Services”, 2003 IEEE

[28].Rajiv, Prof. Manohar Lal, " ICT enabled Technologies forAgricultural Education and Research", InternationalConference on AGRICULTURE EDUCATION &KNOWLEDGE MANAGEMENT, August 24-26, 2010,Agartala (Tripura), India.

[29].Rajiv, Prof. Manohar Lal, "Web 2.0 in AgricultureEducation",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AGRICULTUREEDUCATION & KNOWLEDGE MANAGEMENT,August 24-26, 2010, Agartala (Tripura), India.

[30].Parag Khanna,Balaji S. Srinivasan,“Great Protocol Politics”.https://foreignpolicy.com/2021/12/11/bitcoin-ethereum-cryptocurrency-Web 3.0-great-protocol-politics/.

[31]. 蔡维德.智能合约:重构社会契约[M]. 法律出版社, 2020

[32]. 蔡维德等.互链网:未来世界的连接方式[M]. 东方出版社, 2020

[33]. 蔡维德、姜晓芳、王康明,"银行和支付体系的改革:新型货币战争进入第2阶段 (一)",2021.1.12.

[34]. 蔡维德,姜晓芳,王康明."美国合规稳定币管理模型:新型货币战争进入第二阶段(二)",2021.2.22.

[35]. 蔡维德,曾雯雯,非同质化权益(NFR)白皮书:数字权益建设中的区块链技术应用,2021.10.14.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qkl/q189707.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