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科技 > 区块链 >  Bessemer:一家保持理智的 VC 失去的和得到的
股票名称最新价涨跌幅

Bessemer:一家保持理智的 VC 失去的和得到的

在 Web 3.0 革命愈演愈烈的同时,风险投资也正在经历代际性的变化—— a16z 代表了 VC 平台化经营的想象力,而个人 VC 则开始成为全球风险投资的下一波趋势。平台化

在 Web 3.0 革命愈演愈烈的同时,风险投资也正在经历代际性的变化—— a16z 代表了 VC 平台化经营的想象力,而个人 VC 则开始成为全球风险投资的下一波趋势。

平台化和个人化可以分别被定义为 VC 2.0 和 3.0。那么 VC 1.0 呢?第一波风险投资机构始于 1960 年代的沙丘路,通常由投行或咨询出身的白人男性管理,多数随着 00 年的互联网泡沫破裂或是 08 年金融危机而随风消散。

所以我们认为 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 是个非常值得研究的案例。它是  VC 1.0 的代表机构,但在云和 SaaS 的时代展现出独一无二的行业影响力,业绩上也靠 twilioshopify 等案子独占鳌头。

1974 年正式独立的 BVP 甚至早于红杉和 KPCB 成立,至今仍相当大程度保持了 VC 1.0 机构的风范。记者 Eric Newcomer 这样描述:

通常硅谷的 VC 更关注创始人和事的匹配程度,而 BVP 却为其看好的行业制定详细的投资路线图;a16z 从成立就开始吹嘘其所有合伙人都是前行业从业者,而 BVP 的合伙人几乎都是专业投资人;a16z 愿意抬高估值,而 BVP 则热衷于让大家保持理智……

它的业绩仍然足以傲视后来者。BVP 的第 7 和 第 8 期基金都有 4 倍以上回报,在 2021 年开年就完成了两只基金 33 亿美元的募集,全年收获了 12 个 IPO 和 7 个并购,其中不乏 toast 和 HashiCorp 等明星:


      Bessemer:一家保持理智的 VC 失去的和得到的

BVP 如何做到这一点?我们翻译的这份 anti-portfolio 名单一定程度上讲出了答案 —— BVP 谦逊、幽默而且敢于创新。

在 BVP 官网发布的这份 Anti-Portfolio 列举了那些 BVP 本有机会投资却拒掉了的公司,其中光万亿级的公司就有 Apple、Google 和 Tesla。将投资 Memo 公开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成为潮流,但全球仍极少有顶级机构愿意大张旗鼓地展示自己错过了哪些公司,而且 BVP 行动得远比这股潮流更早。

这份名单由 BVP 的合伙人 Cowan 于 2009 年提议创建,他以一己之力就 pass 了 eBay、Google、PayPal 三家公司。


      Bessemer:一家保持理智的 VC 失去的和得到的

作为 BVP 最资深的合伙人之一,Felda Hardymon 力排众议支持了 Cowan 这个“可怕的想法”。Hardymon 1981 年就加入了 BVP,年资没有束缚住他的思想,反而帮助 BVP 在竞争激烈的投资圈中保持完全的坦诚清晰 —— 就像在 anti-portfolio 的文字中所表现出来的那样。

本文将由以下几部分构成:

1. BVP 向错过的公司致敬

2. BVP 的 anti portfolio(我们帮读者在下图归了类)


      Bessemer:一家保持理智的 VC 失去的和得到的

3. 在 Twilio 和 Shopify 上完成本垒打

01.

向错过的公司致敬

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 可能是美国最古老的风险投资公司。我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卡内基钢铁帝国(注 1)。漫长且传奇的历史给了我们前所未有的机会来将事情完全搞砸。

纵观我们的历史,我们投过一家假发公司、一家薯条公司和 Lahaina, Ka’anapali & Pacific 铁路公司(注 2)。然而我们拒绝了这些本有机会投资的公司,它们每一个都收获了巨大的成功。

我们放弃这些投资的原因各不相同。有时我们将机会慷慨让给更年轻的风投机构。它们时运不济,而我们认为 10 亿美元的回报可以真的帮它们一把。其他时候,我们的合伙人在当年的附表 D (注 3)已经被填满,要多投一家公司就得做一份独立表单,他们因此被劝退。

不论原因如何,我们想向这份 anti-portfolio 中的公司致敬,它们非凡的成功激励着我们不断努力,持续打造成长型企业。也可以换个角度来看:如果投资了这些公司中的任何一家,我们可能也就不用工作了。

注 1:卡内基钢铁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Henry Phipps 于 1911 年创立了家族办公室 Bessemer Securities。这家家办在 1974 年将风险投资业务剥离为 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

注 2:一条在夏威夷连接甘蔗种植园和磨坊的铁路。

注 3:附表 D 是美国纳税申报表中报告投资盈亏的部分。

02.

Anti Portfolio

Airbnb(目前市值超 1000 亿美元)

Jeremy Levine (注 5)在 2010 年 1 月见了 Brian Chesky,那时 Airbnb月收入刚到 10 万美元。Brian 要求的 4000 万美元估值很“疯狂”,但 Jeremy 被打动了,并且打算在 5 月再联系对方。

Jeremy 无法预料到 10 万美元 在 2 月变成了 20 万,到 3 月又变成了 30 万。4 月时,Airbnb 以那个“疯狂”估值的 1.5 倍做了一轮。2020 年 12 月,Airbnb 以 470 亿美元估值上市。

注 5:Jeremy Levine 目前仍担任 Bessemer 的合伙人。他于 2001 年加入公司,在早期投资了 LinkedIn、MindBody、Pinterest、Shopify 和 Yelp 等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上市公司

 注 6:Brian Chesky 是 Airbnb 的创始人兼 CEO。

Apple(目前市值接近 2.9 万亿美元)

在 Apple pre-IPO 时,Bessemer 有机会以 6000 万美元估值购买它的老股。Neil Brownstein (注 7)认为这个价格“贵得离谱”。

注 7:Neil Brownstein 于 1973 年至 1995 年在 Bessemer 担任创始人合伙人,他随后于 2005 年创建了 Footprint Ventures。

Atlassian (目前市值超 980 亿美元)

2006 年,Byron Deeter(注 8)在注意到 Atlassian 这个澳大利亚(从世界这么多地方里)的开发者工具后直接飞了过去。那次会议的记录里包括:“完全使用自有资金,靠一张信用卡起步”,以及“业务很伟大,但 Scott Mike(注 9)从没想让公司上市”。

在经年累月的无数次会议之后,Bessemer 在 2010 年迎来了第一次投资机会,但是 4 亿美元的估值被认为是有些“贵”了。2015 年,Atlassian 成为澳洲历史上最大的科技 IPO,而我们错过的股票在今天价值超 10 亿美元。

注 8:Byron Deeter 目前担任 Bessemer 的合伙人,专精云和互联网领域的投资,是大名鼎鼎的 Bessemer Forbes Cloud 100 和 BVP Nasdaq Emerging Cloud Index 的创建者。

注 9:Scott Mike 是 Atlassian 的联合创始人与 CEO,他创建 Atlassian 的很大动机是拿到澳洲毕业生的平均起薪的同时无须为他人打工。

Coinbase(目前市值超 570 亿美元)

在 2012 年夏天的一个晚上,Ethan Kurzwil (注 10)的收件箱出现了一封标题为“Demo day, follow up, Coinbase”的邮件。常规客套过后,Coinbase 的创始人兼 CEO Brian Armstrong 直入主题:“有哪些问题能让我在接下来两周回答以促成你们对 Coinbase 的投资?”

那一轮我们能在常规的简单未来股权协议下以 1000 万美元估值投资 50 万美元,而投资对象是个几乎没人听说过的东西。Ethan 精辟的回答能让 Brain 和 Coinbase 终生待在这份 anti-portfolio 上:“没什么你能回答的问题可以让我投资。”

在将近 9 年后,Coinbase 以直接上市的方式成为了一家 858 亿美元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 只不过是 Brain 急切提出的估值的 8580 倍而已!

注 10:Ethan Kurzwil 目前担任 Bessemer 的合伙人,重点关注开发者平台和数字消费技术,Twitch 是他参与投资的公司。

Ebay(目前市值超 400 亿美元)

“邮票?硬币?漫画书?你一定是在逗我。” David Cowan(注11)因此给了一个 Ebay 一个“无脑 pass”。

注 11:David Cowan 目前担任 Bessemer 的合伙人。他是 Twitch 的第一位风险投资人,还投资了 Rocket Lab、LinkedIn、LifeLock 和 Zapier 等一系列明星公司。

Facebook(目前市值超 9300 亿美元)

在 2004 年夏天的一个企业务虚会上,Jeremy Levine 整个周末都在躲避哈佛大学本科生 Eduardo Saverin(注 12)的推销。最终,Jeremy 在午餐餐线上提出了个明智建议:孩子,你听说过 Friendster 吗?继续前进吧,已经结束了。”

注 12:Eduardo Saverin 与 Mark Zukerberg 共同创办了 Facebook。截止今年 3 月,他仍拥有 Facebook 1.88% 的股份。

注 13:Friendster 是 2003 年上线的社交网站鼻祖,硅谷一度每三个人就有一个在使用 Friendster。Friendster 随后被 MySpace 赶超,2005 年初扎克伯格还试图以 7500 万美元估值将 Facebook 卖给 MySpace。

FedEx(目前市值超 670 亿美元)

令人难以置信!Bessemer 曾经 7 次 pass FedEx。

Google(目前市值超 1.95 万亿)

David Cowan 大学时的朋友将自家车库租给了 Google 的两位创始人 Sergey 和 Larry。在 1999 年和 2000 年,她试图将“两个正在写搜索引擎的斯坦福聪明学生”引荐给 Cowan。

学生?新的搜索引擎?在 Bessemer anti-portfolio 最重要的时刻,Cowan 问她:“我怎么样才能躲着车库走?”

Intel(目前市值超 2000 亿美元)

Pete Bancroft (注 14)没能在条款上跟 Bob Noyce (注 15)谈拢。后者转而拿了 Arthur Rock (注 16)的风险投资。

注 14:Pete Bancroft 于 1967 年加入BVP 的前身 Bessemer Securities,在 9 年后晋升为总裁和 CEO。

注 15:Bob Noyce 是仙童半导体和英特尔的共同创始人之一,有“硅谷之父”的称号。

注 16:Arthur Rock 是“风险投资”词汇的发明者和代言人,投资并参与建设了仙童半导体、Intel 和 Apple。

Intuit(目前市值超 1800 亿美元)

和沙丘路上的每一位风险投资人一样,Neil Brownstein 拒绝了 Intuit 的创始人 Scott Cook。Scott 设法从朋友那儿搜刮了 22.5 万美元。他在哈佛商学院的同学以及 Sierra Ventures 的创始人 Peter Wendell 是其中一位朋友,他个人投资了 2.5 万美元来支持 Scott。

Kayak

在广泛的调查之后,Jeremy Levine 发现了 Kayak 商业模式的一个致命缺陷:航司不会为在该平台的排名付高价。幸运的是,酒店愿意付这个钱。同样愿意掏钱的是 Priceline,它用 18 亿美元收购了 Kayak。

okta(目前市值超 350 亿美元)

2009 年,Salesforce 的校友 Freddy Kerrest 和他的联合创始人 Todd Mckinnon 和 Byron Deeter 共进午餐。他们介绍了自己刚刚成立的 SaaSure.com。尽管 Byron 相信他们的产品愿景,但那时还是 SaaS 的早期,将 web 应用迁移到智能和集成的云局域网显得太复杂了。今天 Okta 已经成为了用户访问管理领域的领导者,并拥有超过 140 亿美元的市值。

PayPal(目前市值超 2200 亿美元)

David Cowan 在 A 轮 pass。菜鸟团队,监管噩梦,以及在 4 年后 eBay 斥资 15 亿美元的收购。

注 17:2002年2月,PayPal上市,随后被 eBay 以1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2015 年,PayPal 再次脱离出 eBay 独立上市。

Snapchat(目前市值超 780 亿美元)

2011 年,Jeremy Levine 晚点 3 小时降落洛杉矶国际机场。他当天日历上的两场会议不得不取消一场。Jeremy 真的抛了个硬币,然后打电话给 Snapchat 的创始人 Evan Spiegel 表达歉意。SNAP 成为了 2017 年最大的 IPO。

Tesla(目前市值超 1 万亿美元)

2006 年,Byron Deeter 见了团队并且试驾了他们推出的敞篷跑车。他给车付了押金,但是 pass 了这家负毛利的公司并告诉合伙人们:“这是双赢。我得到了辆好车,而一些其他 VC 为公司买单!”这家公司在 2014 年第一次超过 300 亿美元市值。Byron 为他的 Model X 付了全款。

Zoom(目前市值超 570 亿美元)

在尝试了一系列下一代视频会议产品后,Alex Ferrara 清楚地知道 Zoom 是赢家。更重要的是,Eric Yuan 作为工程师出身的创始人令他印象深刻。但是视频会议市场上挤满了根深蒂固的老牌企业和多家初创公司,因此 Alex 在 2014 年放弃了 Zoom 的 B 轮融资。迟到总比没有好,我们以 90 亿美元的估值参与了 Zoom 的 IPO。

03.

在 Twilio 和 Shopify 上完成本垒打

尽管在万亿级别公司上全军覆没,BVP 早期、重仓投资到了两家最具代表性的云公司 —— 超 460 亿美元市值的通信 PaaS Twilio 和 1750 亿美元的电商 SaaS Shopify —— 并且长期持有,在它们上市两年内没卖出过一股。

Eric Newcomer 作为记者对 BVP 的合伙人们进行了深入采访,我们从他的 Newsletter 中了解到这些故事:

2009 年在旧金山的一家餐馆里,时任 BVP 高级合伙人的 Ethan Kurzweil 从他的夹克中掏出一张 25 万美元的支票,然后把它滑过桌子送到 Twilio 的 CEO Jeff Lawson 的手里。Lawson 一直在推 Bessemer 领投其 A 轮融资,但机构决定最好先给 Lawson 一个更小额的投资以观察 Twilio 的客户是否接受其新出的通话产品。

这张种子轮级别的支票不是 Lawson 所希望的,他最终也没有兑现支票。但他的确将自己的 A 轮融资延期,做了一轮 Pre-A,BVP 在其中参投 12.5 万美元。

在那个年代,投资人相信他们对创始人的影响力。像 Bessemer 这样的精英风险投资机构仍认为他们可以让企业家等着自己的钱。

事实证明 Bessemer 对 Twilio 过于谨慎。在 Pre-A 几个月后,Union Square Ventures 的 Albert Wenger 突然介入并以 1240 万美元估值领投了 Twilio 370 万美元的 A 轮融资。2016 年 Twilio IPO 时,USV 以极低的成本持有其 14% 的股份。

Bessemer 不会在 B 轮犯同样的错误。他们通过 Twilio 的功能完成了与 Lawson 的交易:Lawson 拨通一个号码然后听到“请按 1 获得 1000 万美元投资,按 2 获得 1500 万美元,……”。

合伙人 Byron Deeter 说服 Lawson 拿了自己家的钱。最终,Bessemer 以 5200 万美元的投后估值投了 1200 万美元的投资,Deeter 拿到董事席位。


      Bessemer:一家保持理智的 VC 失去的和得到的

Deeter 现年 47 岁,是 Bessemer 的业绩最出色的人和云领域的专家。他还代表着公司的公众形象。在平行时空,他可能正在担任大公司的 CEO。一位前 Bessemer 员工形容他是“一个真正关心人的人”。Deeter 在 2007 年组织了 Bessemer 的第一次讨论云的会议,并在 2011 年创建了如今大名鼎鼎的 BVP Cloud Index。

2012 年,Deeter 希望领投 Twilio 的 C 轮,向 Lawson 表示“我对公司非常有信心,而市场上这帮笨蛋是看不懂你们的。” 最终他们按 1.87 亿美元估值领投。下一年,当 Deeter 试图用同样的策略时,Lawson 坚持认为公司需要其他外部投资者,让 Redpoint Ventures 和 Bessemer 共同领投。

在 Twilio 2016 年上市时,Bessemer 拥有它 28.5% 的股份。其 IPO 定价为 12 亿美元的市值,在第一个交易日结束,公司市值达到 24 亿美元。那是 Bessemer 史上的闪耀时刻。

Twilio 的市值一度达到 670 亿美元。即使是长期和 Twilio 打交道、在 SaaS  赛道深耕的 Bessemer 也没有预料到这一点。Deeter 仍然是 Twilio 的董事会成员,但 Bessemer 在 IPO 两年后将 Twilio 股票分配给了其基金 LP。如果这些 LP 选择特别早的时间点出售,他们就错失了数十亿的潜在回报。

不过如果投资者卖掉了 Shopify,他们可能会错过上百亿美元—— Bessemer 早期投资了 Shopify 500 万美元;在 Shopify IPO 时,Bessemer 持有其 26% 的股份,价值 5 亿美元;在后疫情时代,随着 Shopify 股价飙升,Bessemer 的股份价值 250 亿美元以上。

在 2018 年底,Bessemer 已经将所有股份分配给 LP。当时 Shopify 市值为 150 亿美元,是今天的 1/10。

为 BVP 找到 Shopify 的是一位分析师。Daniela Bechet 于 2008 年加入 Bessemer。到 2010 年离职之前,BVP 还没有投过她聊过的 900 家公司中的任何一家。与她同期的另一位分析师 Tavel 则推过了人才发展软件公司 Cornerstone OnDemand 和银行大数据公司 Yodle 等案子,并且在晋升后投到了 Pinterest。

Bechet 对自己投资理念失望透顶,并决定离职。

就在她离职交接期间,Shopify 的 CEO Tobias Lütke 终于回复了她执着的邮件。他在邮件里告诉她:Shopify 准备融资,他想和她谈谈。

交易谈判继续进行,Bechet 于 2010 年 8 月离职,而 BVP 那篇经典的 Shopify Memo 的日期是 2010 年 10 月12 日。当时 Shopify 只有 24 名员工,拿了 100 万美元融资。BVP 设想的退出预期估值是 0、800 万、2500 万、5000 万、1 亿、2.5 亿美元和本垒打的 4 亿美元。


      Bessemer:一家保持理智的 VC 失去的和得到的

Daniela Bechet 这样回忆 Shopify:

“Shopify 没成为 Bessemer 的 anti-portfolio。但是也许对我的生活来说,它类似一个 anti-portfolio。”

Bechet 没有从 BVP 在 Shopify 的股份中获得奖金。如果她一直在 Bessemer 待到 Shopify A 轮融资结束,那么 Bechet 将被允许小额的跟投。

我们从中看到了 VC 1.0 的 BVP 为何成功,也看到了 VC 3.0 的个人化趋势为何兴起。

来源:BVP官网

编译:程天一

Reference

https://www.bvp.com/anti-portfolio

https://www.newcomer.co/p/the-anti-portfolio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qkl/q189711.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