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科技 > 区块链 >  郝景芳、吴恺:元宇宙会带我们走向怎样的未来?上篇
股票名称最新价涨跌幅

郝景芳、吴恺:元宇宙会带我们走向怎样的未来?上篇

因篇幅原因,跨年演讲会分成上下篇,分两次发送,本文为上篇!(本书根据郝景芳2021年12月31日跨年演讲讲稿整理)郝景芳:清华大学天体物理研究生,经管学博士,科幻作家,童行书院创

因篇幅原因,跨年演讲会分成上下篇,分两次发送,本文为上篇!

(本书根据郝景芳2021年12月31日跨年演讲讲稿整理)

郝景芳:清华大学天体物理研究生,经管学博士,科幻作家,童行书院创始人。本次将结合这四种身份带来的知识背景,以一位普通劳动者的视角为大家阐述元宇宙技术的发展对于普通人生活的意义和可能带来的改变。

吴恺:景芳老师的清华物理系学弟,MCG创始人,现任泰砥科技首席科学家。目前在进行与区块链和元宇宙相关的投资。将从科技和实践的角度与景芳老师一起为大家解答关于元宇宙的一些问题。

问题零:

什么是“元宇宙”跨年演讲?


      郝景芳、吴恺:元宇宙会带我们走向怎样的未来?上篇

景芳:大家好,我是郝景芳,欢迎大家来到我的元宇宙折叠直播间。大家可以看到,我现在是站在一个非常华丽的宇宙中央的舞台和大家打招呼。站在宇宙中央,可能是很多人的幻想,但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的。而通过元宇宙这种虚拟现实的技术,一切都可以实现。现在麻烦导播切换一下,大家可以看到,其实我是站在办公室的一块绿幕前面,然后现场只有几位技术团队的工作人员。这个对比还是非常震撼的。所以我们就在这样的一个技术展示里面,开始今天晚上的直播吧!

今天我的演讲重点是想讲一讲,从现在到未来的五年,元宇宙技术实实在在能给我们普通人带来什么?我会给大家展示一些视频片段,来看一下,现在我们已经能做到的事,和在未来的五年,会快速发展成熟的一些技术。


      郝景芳、吴恺:元宇宙会带我们走向怎样的未来?上篇

我会从需求的角度,讲一讲对于日常生活的衣食住行,对于每一天的工作,对于每一个家庭,元宇宙的技术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在这里要引用一下罗布乐思副总裁段志云老师的一句话,段志云老师也是给我们本次演讲提供技术支持的一位专家,他说:“不解决用户需求和痛点的技术堆砌都是伪需求,伪命题。” 因为真正的技术进步是会改变世界的。而它改变世界的节点,就是当需求量和供给量达到了一个巨大的突破。就好像,当智能手机的价格从最初的几万块降到几千块一台,大家都买得起,还觉得很好用,智能手机技术就改变了世界。而很多技术如果找不到一个大规模的需求,它永远都不会改变世界。


      郝景芳、吴恺:元宇宙会带我们走向怎样的未来?上篇

问题一:

元宇宙是什么?

景芳:在我看来,元宇宙就是把一个虚拟世界,一些虚拟人叠加到我们的真实世界上。也就是更沉浸的数字世界加数字人。下面给大家展示一些应用的案例,让大家直观地感受一下。


      郝景芳、吴恺:元宇宙会带我们走向怎样的未来?上篇

现在大家看到的这段视频,是我们不久前举行的“童行书院元宇宙圣诞见面会”。在这个虚拟的圣诞村里,我的化身樱桃舰长和小朋友们进行了别开生面的互动。这些小朋友都是真实的童行书院的小朋友,他们非常热情,充满好奇心。这其实就是一个3D的虚拟场景,每个小朋友都有一个虚拟人,作为自己的化身,相互交流。虽然目前的技术比较粗糙,但是它达到了这样一个真实人物在虚拟世界互动的效果。

接下来让我们回到晚会的元宇宙舞台上,请出樱桃舰长!让我们问一下她,她对元宇宙见面会的感受是怎么样的。

刚才大家看到的就是元宇宙场景中,真实人物与虚拟人物在虚拟场景中的互动。这样的各种互动场景未来还有很多种,比如说虚拟偶像在真实的餐厅和大家见面,这是属于让虚拟人物在真实场景中进行互动。

那大家可能会好奇,这些场景看起来就像游戏一样,它能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改变呢?那就是能带来一个非常有用的,更加直接的互动体验。对比现在童行学院的互动方式,樱桃舰长只能通过微信语音留言,客服系统,这些延时服务来回答小朋友的问题,而元宇宙空间提供了面对面,实时的直接互动体验,从而更好地满足我们在真实世界中的各种需求。

在我看来,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里需求的关系是这样的,可以参考这个四象限图。这个象限的左上角,就是元宇宙在未来可以做的比较多的事情,在虚拟世界里满足真实的需求。比如说我们现在熟悉的互联网电商,远程社交通讯办公,线上的医疗教育,然后线上的资讯支付,娱乐创作等等。这些我们日常生活的真实需求其实都可以在元宇宙中完成。


      郝景芳、吴恺:元宇宙会带我们走向怎样的未来?上篇

问题二:

元宇宙有什么用?

景芳:元宇宙提高了生产力,让跨越不了的物理距离变得可跨越,让工作生活更高效更便捷。


      郝景芳、吴恺:元宇宙会带我们走向怎样的未来?上篇

说到这一点呢,先带大家参观一下我们已经在使用的童行学院线上办公室。

大家可以看到,这样的一个元宇宙办公室,还是非常宽敞和舒适的,包含餐吧,健身房,工位,电脑,还有其他的一些办公用品。我们正在逐步把里面每一样事物都开发成真正可以使用的。比如说你点开一台电脑,就可以打开一个共享文档去编辑。一些会议事项就可以像在真实办公室一样贴在墙上,可以把语音对话的系统和我们真正的共享文档的系统结合在一起。

在这样的3D空间里,它增加了非常多的便捷和可能性。对比在微信群里开语音或视频会议,微信交流解决了信息流的问题,但是却会造成重要信息的流失。而搭建这样一个虚拟办公室系统在技术上并不复杂也不昂贵。自从我们使用了元宇宙远程办公系统,我们的总运营成本缩减至原来使用两个大办公室时候的四分之一。我们的员工也节省了每天通勤浪费的时间,对大家的生活质量和工作效率都是一个很大的提高。

再说到我们今天的跨年演讲的虚拟舞台,我们的技术支持团队随幻科技只用了大概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进行策划和筹备,花销也不多。可以说是用一万块钱建成了一个大公司在真实的大酒店里花几个月时间筹办的花销几百万元的年会舞台的效果。所以有了技术的支持,像我们这样的小公司也开得起效果百万的年会了。

马克思主义就一直在说生产力的提升是推动人类进步的。像我们刚才说的这些简简单单的经济账,它都是表明生产效率的提升。我们用一分钱能干更多的事,干一件事需要花更少的钱。只要技术能够带来生产力的提升,它是一定会进入到我们的经济社会的。

景芳:好,现在我们欢迎吴恺老师在上海与我们连线,进入元宇宙直播间。吴恺你好!

吴恺:景芳老师你好。大家好,我是吴恺。很高兴被景芳老师邀请来这里跟大家讲一讲元宇宙。

景芳:现在请导播帮忙切换一下。大家可以看到,吴恺老师其实也是在他的一个绿幕空间里面在单人进行直播。但是呢,我们两个人实际上都能够在我们的虚拟空间里面看到对方,而且这个感觉还挺真实的,就像是在身边一样。

问题三:

元宇宙就是VR/游戏么?

景芳:那么吴恺可以给大家解释一下,元宇宙技术就是VR么?

吴恺:大家对于元宇宙的印象一般来自于两部电影:《黑客帝国》和《头号玩家》,然后把它与VR联系起来。但是其实,我们现在认知的元宇宙是非常的多元交互的,可以通过各种设备进行多样性的接入,用AR技术把虚实世界结合,通过接入移动设备PC端,可穿戴设备,未来的脑机接口等等,来实现。


      郝景芳、吴恺:元宇宙会带我们走向怎样的未来?上篇

景芳:其实对于现在的VR识别技术,还是有很多不足之处,比如对手势输入不精确,眼睛聚焦也不精确,速度慢。VR技术不会那么快地发展完美。未来或会拆成不同的环节,例如输入,计算,输出等,进行开发。还有AR技术,它的作用是增强现实,把虚拟的事物叠加在真实事物之前。在我今年出版的《中国前沿》这本书中,我有幸探访了影创科技这家公司。他们主要在研发真实视觉加数码叠加的技术,例如:医生做手术的时候可以通过AR技术,让血管和神经的图像呈现在真实的人体之上,增加手术的精确度。


      郝景芳、吴恺:元宇宙会带我们走向怎样的未来?上篇

当我们打开对未来的想象,你会发现各种各样的可能性。 “虚拟叠加现实”“现实叠加虚拟”会有各种各样的计算设备和输出设备。这些在我看来都是元宇宙。它其实就是更加复杂的虚拟现实进入到我们生活的一个场景。

景芳:根据现在技术发展的速度来看,你觉得什么时候大家的生活里会开始使用这样的增强现实的技术?

吴恺:今天为什么没有看到很多增强现实的技术发生?一方面是技术的迭代加快,一方面是人们的需求没有达到一定程度。比如之前的谷歌眼镜没有普及,因为大家在那个时候没有找到非常好的应用场景。而现在疫情导致对虚拟技术的需求快速增长。在这样的背景下,未来会有更多这样的可应用技术产生,进入到大家的生活里。

景芳:以后会不会由于大家使用的设备不同,站在同一条街上看到的街景也不一样呢?

吴恺:有可能,我很喜欢元宇宙技术可能会推进的世界多元化。比如在不方便出行的情况下,上海普通民众可以在外滩就通过元宇宙技术去进行国际旅行,体验异国风情。现在很流行的零售快闪店也可以不需要实体店的形式,而是通过AR技术来实现, 购物者只需一副眼镜一台手机就可以参与,这样成本更低,对环境更友好。

景芳:那未来在元宇宙人们如何交换信息呢?可以通过直接进行数据交换的方式交换联系方式。比如说你去参加一个虚拟峰会,只需要眼神交流一下,一秒钟就可以加上对方头顶的名片了,非常的高效。这对于我这种不爱出门的人简直是太好的消息了。可以说是宅人推动世界的进步。以后连容貌焦虑都可以不用有了,我们可以在虚拟场景中选择自己喜欢的虚拟人形象。

吴恺:是的,有了元宇宙就可以重新定义“社恐”和“社牛”了。

景芳:那么元宇宙空间和游戏有什么区别呢?有人说元宇宙办公室就像《虚拟人生》游戏,二十年前就有了。

吴恺:游戏是以带有目的性的任务来推动事件发展,例如大家熟悉的《刀剑神域》。真正的元宇宙没有这样明确的目标设定。元宇宙最后做的事情会超越游戏本身简单的范畴,而应用于像线上会议,峰会,派对,俱乐部,线上教育。游戏是元宇宙的一部分,但是元宇宙要比游戏大得多。它其实是通过这个外壳去满足我们衣食住行的日常需求,进入生活。


      郝景芳、吴恺:元宇宙会带我们走向怎样的未来?上篇

问题四: 

元宇宙3D体验真的有必要么?


      郝景芳、吴恺:元宇宙会带我们走向怎样的未来?上篇

景芳:当我们有网上的3D商店,我们的虚拟人物和自己的形象、气质、身材都差不多,我们可以把衣服套在身上试试是否合身,颜色好不好,是否土气,真正合适再买回家,我自己觉得这种购买体验会比传统的电商要好很多。

另外一种场景试3D建模餐厅,我和我的朋友因为疫情或者是距离特别远,如果只是开着微信视频,其实也是没有什么氛围的,但是如果我们都是以虚拟的角色登录到一个可能是真实的餐厅,餐厅提供云点餐服务,当我们点完餐之后,两个城市各送一份一样的菜到家里,我们就可以在虚拟餐厅里面对面的聊,那很有可能就会使得这种云聚餐在某种程度上真的就挺像是线下聚餐,就会很有气氛。

这种3D的空间,至少能够远程的相聚,能够让我们的感情更好,我自己可以想象到,能够实实在在的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一些改变。还有一些其他的服务,如果都是用云的方式来实现,我自己是非常愿意去尝试的,吴恺,你呢?

吴恺:可能因为我之前是做投资相关,包括做过一些研究,所以,我可能会有略微不同的一个看法:3D场景确实很赞,可以去重现我们生活中的一些场景,也很有意思。但是这个事情最终是跟我们的需求挂钩的。并不是我们所有的社交场景和社交习惯,他都是要在一个3D的场景里面是完成的,有些场景有3D是可以明显加分的,但是有些场景,比如说几个同事简单开个会,其实就不太需要3D的场景。

因为每个人最终的爱好和诉求都是不一样,所以这件事情最终是根据每个场景的需求所触发。

景芳:对,我也很同意。其实元宇宙的到来就是技术往前发展,它实际上是会多元化需求,并不是说一种新技术来了,你就完全不需要过去的这个生活了,只是增加了一种可能性,不是取代。当线下交流比较难的时候,3D体验带来相对比较好的体验。

比如我和我最好的闺蜜,分别住在不同的区,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国家,那我们平时就算在同一个城市我们也聚不上。如果我们很多时候受到物理距离的局限,线下交流不了,那元宇宙至少给我们提供一个线上交流的更好的体验,它能够带来更加真切的一些人与人的感知和和这个接触。


      郝景芳、吴恺:元宇宙会带我们走向怎样的未来?上篇

另外3D世界有一个很大的好处 ,3D世界的信息是多维度的,可以以信息流的方式(文字,图片,语音)存储在特定的地方,带来更多信息的效果。

总体来讲,我自己会觉得元宇宙,没有那么的神秘和复杂,就好像是对于我们人世间的一个颠覆,其实它不是颠覆,在我看来是一个加强的效果,它能够使我们的真实信息会有真实世界的经济,有一个虚拟世界,然后能够达到一个更更高效率的信息传递的效果,我自己还是会期待未来的元宇宙,有更多的人去更多的新功能,能够更好玩一点。

问题五:

虚拟商品有没有意义?值多少钱


      郝景芳、吴恺:元宇宙会带我们走向怎样的未来?上篇

景芳:对于元宇宙来说,未来可能是买虚拟商品比实体商品更多。比如你在家可能就穿T恤,裤子就很舒服了,但是你的虚拟人物她需要去各个场景,你为她买的虚拟裙子可能要花更多的钱,有反对者说,这不就是早期的QQ秀么,把这个吹嘘成一个可以改变世界的技术,是不是吹的有点过?

另外这些虚拟产品到底值不值得买呢?如果买,可以卖多少钱呢?前段时间机器人索菲亚画的一幅画,拍卖出了比较贵的价格,几十万美金一幅画。包括NFT的艺术品,也是卖出了天价,吴恺,你怎么看这些数字艺术品的价值呢?

吴恺:数字艺术品有没有价值,要看你如何去定义价值。我们都知道我们的需求层次非常多,有衣食住行的物质需求,也有精神需求,就是我们马斯洛的需求理论。

在过去,整个工业的发展包括信息的发展和技术发展。那么我们早期通过工业和互联网技术,完成了大部分能上网的人类对于马克的需求第一层第二层的满足,而未来的数字商品更多是一个更高维度的衍生。

那为什么大家觉得这是在炒作,因为这是一个全新的事物,而且大家不断在争论和辩论,所以才有了这样的现象。


      郝景芳、吴恺:元宇宙会带我们走向怎样的未来?上篇

数字商品更多是满足精神方面的需求,长期来看,还是要看他真正满足的价值所在,至于这个价值是用钱还是别的来衡量,那就要看发展过程中的效果。但不管是数字作品,还是商品,对他认可的人越多,价值也就会越高。当共识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形成一种新的文化。

所以数字商品第一个层面上来说,他满足了人类精神方面的需求,而且这个精神需求的满足是非常有延展性,多元化而且多变的。

第二个我们刚才说到的NFT的作品的权益的证明,因为他能展现的艺术的形式会更加的丰富和广阔,数字产品和技术的结合之后,会更加地不可限量。

景芳:我给大家科普一下价格是怎么决定的,就是有供给和需求决定的。如果一个东西,有100个,但是有一万个人想买,那就可以卖的很贵。互联网上很多东西都可以无限复制,所以基本上就是免费。但是NFT数字发行是限量的,如果很多人想看就需要去购买。

但凡有稀缺资源,分配的方式大概就有:1.排队 2.抽签 3.价格 4.权力或者关系。数字艺术品也是一样的,只要是限量的,想要的人多,价格就还是会水涨船高。

我是觉得未来随着精神世界越来越丰富,在数字世界生活的越久,人们越来越愿意花钱去购买,就像现在很多人都越来越愿意给一个作者因为一篇文章而打赏。

这里还有一个延申的话题,如果一个数字商品可以复制的话,我们到底应不应该把价格卖的很高呢?我在25岁的时候写了一本小说《流浪苍穹》就在讨论这个问题,希望后面有机会可以更多地探讨这个问题。我自己是有兴趣的是把我的作品,我的小说以一块钱的价格卖出去,保证我的版权。


      郝景芳、吴恺:元宇宙会带我们走向怎样的未来?上篇

问题六:

元宇宙是不是一个骗局?

景芳:有一个最典型的说法,说元宇宙的。世界只有两种基本粒子,一种叫骗子,一种叫傻子,傻子紧紧的绕着骗子旋转,共同形成了元宇宙的原子。还有一个最讽刺的说法,说元宇宙没有什么新鲜的,不过是一些旧概念,炒新,拿来忽悠钱。吴恺,你怎么看呢?

吴恺:我还是想先听听郝老师的看法。

景芳:我觉元宇宙你要看它到底是不是骗局,其实是要看这些科技时代到底有没有实实在在的对于我们生活发生改变。

我们这次合作的虚拟直播,他们其实虚拟拍摄就是完全是在棚拍,然后用虚拟景区进行合成的,即使目前这些虚拟拍摄还仍然有一些不完美地方,但是我自己觉得这里面还是有很多很多的科技进步。因为你如果想让这个虚拟的景和真实的人能够合在一起非常的逼真的话,它得需要大量的计算甚至是人工智能,当你的人当你的视角发生改变,当你的位置发生改变,你看到的景深这些效果的变化,都需要非常计算的特别准确。这里面是需要大量的技术的集成,比如AI ,比如区块链,比如加密技术等等。

这些科技提升本身对于人类都还是有帮助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我会觉得它怎么着也不是一个骗局,可能就是有些人不那么喜欢,但是它还是在科技上是有进步的。

吴恺:我想讲更多一点。为什么大家认为是骗局?大家对元宇宙的认知还停留在几年前,我们刚才讲的这些技术,VR,AI是老技术,没有明确的发展方向和路径,容易误认为是骗局。

但其实目前我们的技术已经有很大的提升,比如4G到5G的提升,AI算法的提升等等。


      郝景芳、吴恺:元宇宙会带我们走向怎样的未来?上篇

另外这些新技术再加上内容生产的技术,技术提升加内容框架的融合,额外再加上区块链的技术。这不同技术的融合产生了完全新的商业模式核心的需求,这种变化是从一个量变进入一个质变,所以说不是骗局。

景芳:为什么我觉得元宇宙这个事情不是骗局呢?最重要的一点是它有可能进入到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里面。其实在最开始刚开场的时候,我就说过说技术什么时候真正能改变世界呢?是从供给等于需求的那一点开始。

如果这个技术是非常高精尖的,那就只能影响一小部分人,不可能影响整个世界。如果这个技术又太过于简单了,以至于你可能在门口家门口,五金店里都能买一个,那这个技术本身也已经就是是上一轮改变世界的。


      郝景芳、吴恺:元宇宙会带我们走向怎样的未来?上篇

什么情况下技术真的能够改变我们的日常生活方式呢?就是它刚刚把这个成本降到一个我们普通人能负担的起的一个地步,并且有很多人有这方面的需求。就比如我们这次的虚拟直播,花了很少的钱,做了一个很炫的效果,它已经变得大众化,基本上是到了这个门槛了,那么它就已经确实是离大规模的改变世界不远了。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qkl/q193237.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