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科技 > 区块链 > 我们知道的林嘉文,和你不知道的 Gavin Wood

我们知道的林嘉文,和你不知道的 Gavin Wood

一个人所相信的东西或多或少会对他日后人生道路和选择产生关键影响。那么,对于公链的创始人来说,其早期的经历、实践和哲学信仰,会影响一个公链未来的发展方向。所以这次,我们和波卡的创始人林嘉文(Gavin Wood)聊了聊哲学、爱好和人生。

  比特币作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加密货币, 其匿名发明者中本聪充满了传奇色彩,他代表的是自由、技术极客、无政府主义者、密码朋克等精神。可惜,今天的我们已无从追查这个消失多年的匿名创始人以往人生和成长经历到底是什么样的。但对于新一代公链来说,我们还有机会通过了解创始人,来读懂这个项目。

  「领导者的性格对于区块链社区系统来说至关重要,一个区块链社区系统是否能成功,取决于领导者的性格,只有持续保持仁慈开明的领导者,才能高效地维持整个系统向前进化和开发,反之该项目则可能会失败。」明星跨链项目Polkadot (波卡)的创始人林嘉文如是说道。

  「Vitalik对于以太坊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领导者,他使以太坊受益。」他接着又补充到。

  或许,我们可以采用同样的方式来看看波卡这个跨链项目未来可能的走向。

  「林嘉文」,是 Gavin Wood 在2019 年的夏天从中国社区收获的一个中文名字。提到Gavin Wood,你可能会想到很多头衔:「跨链之王」、「V 神背后的男人」、「以太坊头号杀手」和「Web3 开拓者」等等。

我们知道的林嘉文,和你不知道的 Gavin Wood

  Gavin Wood 与 Vitalik Buterin

  作为以太坊主要的早期贡献者,他贡献了以太坊初期 70% 的代码,参与撰写了以太坊黄皮书,有人曾描述「此黄皮书全世界能直接看懂的加起来估计也不超一百个」,黄皮书的技术难度可想而知。他在黄皮书中首次提出「以太坊虚拟机」(Ethereum Virtual Machine)的概念。此外,他还完成了太坊客户端的最初原型PoC-1,并发明了为智能合约开发设计的高级语言Solidity。

  在离开以太坊后,他开发了首个用Rust 语言实现的以太坊客户端PARity,因同步速度快、轻量化、对开发者友好的特点,使其性能远优于以 Go 语言实现的 Geth 以太坊客户端。2015 年,他发起旨在解决各个孤岛公链之间的跨链通信和数据传递问题的跨链项目Polkadot,之后在 2017 年提出了Web 3.0的构想。

  以上都被大家所熟知。然而你或许不知道的是,他除了拥有计算机科学的背景之外,还是一名「音乐可视化」方向的博士,并参与了伦敦一家夜店的视觉灯光设计。业余时间,他会做点混音带推荐给朋友。不过,他并不是在 Soundcloud 或 Spotify 这样的流媒体平台制作 Playlist,而是用一种更加老派的方式——用磁带转录成 Mixtape,作为礼物送给朋友。

  是时候了解一下,一般人不知道的「林嘉文」了——在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世界之外的 Gavin Wood。

  链闻向他提问:「如果从区块链行业退休,你会干什么?」林嘉文说,自己会去做音乐,因为他认为「做音乐和从事区块链没什么不同,本质上都是在创造」。

我们知道的林嘉文,和你不知道的 Gavin Wood

  Gavin Wood

  关于业余爱好,林嘉文告诉链闻,平日一大爱好是阅读,尤其是哲学著作。

  当谈到哲学这个话题,林嘉文表现出罕见的热情,侃侃而谈,聊起了他喜欢的哲学家和哲学流派: 我喜欢苏格拉底,非常同意他践行的没有经过审视的生活不值得过的理念——这个意思是说:没有经过认真思考世界本质及其运作方式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 我不算存在主义者,但我十分认同一些存在主义学说,比如,人要对自己的行为和命运负责,如果你发现自己因为某事责备其他人,那肯定是你自己的问题。

  「不服从权威」是链闻和他多次对话中多次出现的短语。林嘉文说,柏林是一个不崇尚权威的地方,在这里,人们做自己。他喜欢这个城市的态度,并选择定居于此。

  同样的,最让他钦佩的人是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令他最为钦佩的一点,也是费曼不服从权威、相信真理和科学的态度。

  林嘉文向我们侃侃而谈费曼先生的爱好,谈起这位科学家、唯一一名美国首次核爆炸试验的一手见证者,是如何不畏权威、相信真理和科学的。这个时候,林嘉文,这位平时在人们刻板印象中不苟言笑的程序员表现出罕见的迷弟模样,某一瞬间手舞足蹈,有点像是《生活大爆炸》中的「谢耳朵」——事实上,《生活大爆炸中》的「谢耳朵」原型正是理查德·费曼。

我们知道的林嘉文,和你不知道的 Gavin Wood

  生活大爆炸中「谢耳朵」的原型为费曼

  这种态度,多少可以解释这位一头灰发的男人想要打造波卡这个新公链背后的原因:他说人类需要真相,而不是由各种偏见执念构建的界限和边界——这正是他打造区块链系统的原始动因。

  而在谈到原教主义者的时候,他又显得有点「咬牙切齿」。他说,人类建立信任的方式非常糟糕,「我们根据皮肤颜色、国家、语言来决定信任的对象,这是一种狭隘的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

  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正在从曾经的全球化方向背道而驰、驶向一个四分五裂的混乱年代之时,他的这番话多少让人有些唏嘘。

  林嘉文说,区块链就是用来解决信任问题的,解决人类本性之一的仇外心理,然而,区块链社区出现了同样的状况,「那些原教主义者相信只有自己信仰的区块链才是唯一合理的存在,他们攻击其他项目和和不同意见的人」。

  他说,区块链可以帮助解决人类的问题,帮助人类从基于(可能被滥用的)信任的系统转向基于事实真相的系统中来,在这种真相系统中,个体有责任超越语言或者国家这种表层元素去真正了解整个世界。

  通常来说,打造区块链并进行机制和动机设计,一定是洞悉人性和博弈精髓的人。

  事实上,早在孩童期,林嘉文就表现出对经济学和博弈论独有的兴趣。在他还没有开始加密货币世界的探索之前,在 2011 年,他开发设计了一套叫做Milton Keynes的桌游。这是一款包含了拓扑学、联系性、建立帝国、竞标、虚张声势和交易等元素的策略型游戏。

  他说,这款桌游和加密经济学没有本质上的不同,两者都需要设计一套规则,让玩家能够读懂易于上手、执行、并制定策略。

  对于人性,他也表现出十足的兴趣,曾经开设了一个名为「现代世界洞察」(Insights into a Modern World)的博客,并围绕互联网隐私、色情、女权等一些社会禁忌话题撰写了多篇文章。用他自己的话说,这个博客是为了引发相关学术辩论: 人性遍及一切事物之中,好坏两面都存在。

  正是因为了解人类并对人类行为感兴趣,他才走上区块链这条道路的。

  早在 2011 年,林嘉文就听说了比特币,但那时的比特币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直到 2013 年,林嘉文再次听说比特币时,发现比特币背后的一些理念似乎与博弈论有着某种关联,他才开始关注比特币和区块链,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在谈到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AO时,林嘉文兴奋地表示自己发明了几个新词,去中心自治州DAS(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State)、去中心自治公司DAC(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Corporate/Company )、去中心自治国DAN(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Nation),并明确表示,希望波卡最终会进化成为DAINS(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Internet Native State) ,即「原生互联网去中心化自治州」。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qkl/q9435.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