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财经 > 商业资讯 > 拆解蚂蚁支付业务:它能贡献多大市值?

拆解蚂蚁支付业务:它能贡献多大市值?

IPO市值或超2000亿美金的蚂蚁集团从支付宝起家,如今支付已失去“最大营收支柱”的地位,但流量入口地位不可小觑。放眼支付江湖,蚂蚁的支付业务究竟价值几何?

拆解蚂蚁支付业务:它能贡献多大市值?

  随着蚂蚁集团宣布将在上交所科创板和港交所主板同步发行上市,全球最大的IPO即将来临。

  按照此前媒体的报道,蚂蚁金服有望在今年10月份上市,以2250亿美元的估值募集超过300亿美元。这将打破2019年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294亿美元的募资额纪录,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IPO。

  蚂蚁集团此次上市之所以如此受人关注,取决于其无与伦比的市场地位。

  招股书显示,蚂蚁集团2019年全年营收1206亿元,净利润为180.7亿元;支付宝APP年度活跃用户超过10亿,活跃商家超过8000万,合作金融机构超过2000家。

  作为中国最大的金融科技公司,蚂蚁集团以支付宝为核心,构建了一个包含支付、信贷、理财保险、创新业务在内的生态体系。

  在蚂蚁集团众多的业务当中,支付业务尤为特殊,它是蚂蚁集团起家的业务,多年以来一直担当业务核心,贡献超过50%以上的营收。

  随着蚂蚁集团的业务多元化以及向科技公司转型,从2019年起,支付业务从蚂蚁集团“最大营收支柱”这一位置滑落。

  但是作为流量入口,支付业务依然不可替代,它依然担当着蚂蚁集团的“基座”。

  蚂蚁集团的支付业务也长期面临最大对手——微信支付的竞争,此外,美团、拼多多等一批新崛起的巨头也正在积极布局金融业务,支付是它们进军金融领域的必经环节。

  另外,新的支付条码互通和数字人民币政策正在路上,这些都将为下步的市场格局带来变数,有可能威胁到支付宝的“霸主”地位。

  支付战争远未结束。放眼整个支付江湖,该如何评估蚂蚁支付业务的价值?

  蚂蚁的基座

  支付业务是蚂蚁集团的发展原点,可以说,蚂蚁前半段的历史就是支付业务的发展史。

  支付宝起步于2004年,其最初是为了解决消费者和商家之间在线上交易中的信任问题,充当卖家和买家之间的资金担保工具。

  这种交易模式很快在淘宝体系内受到欢迎,仅仅一年,淘宝网支持担保交易的商品占比达到 70%。

  支付宝早期的迅速成长,是乘着阿里巴巴旗下淘宝电商业务发展的东风。当时阿里不仅仅希望支付宝只在淘宝内部使用,而是希望它向整个第三方支付市场拓展。

  所以在2007-2009年,支付宝开启“出淘”计划,开始对淘宝以外的市场进行拓荒。支付宝陆续与游戏、旅游、航空交通、保险等互联网化程度较高的行业展开深度的支付合作,甚至连公用事业缴费这种难赚钱的领域都不放过。

  为了解决支付成功率的问题,2010年,支付宝推出快捷支付功能。

  2011年,支付宝从阿里巴巴拆分成为独立的个体,并在2014年有了全新的名头——“蚂蚁金服”(2020年6月更名为蚂蚁集团),它就是支付宝的母公司。

  在此后多年里,支付业务也成为了蚂蚁其它业务孵化的基础,许多新的业务都是在支付业务的基础上生长出来的。

  比如2013年余额宝出现,蚂蚁金服的理财业务便开始起步;2014年推出消费信贷产品花呗,随后衍生出借呗,其微贷业务迎来爆发;保险业务、本地生活服务也都无一例外,受益于支付宝庞大的流量而迅速成长。

  支付带来的收入也一度占据蚂蚁金服收入的绝对大头。

  媒体曾经曝光过一份蚂蚁金服的融资文件,其中显示,在2015年和2016年,支付业务为蚂蚁金服贡献了64%和65%的收入,不过到了2017年,支付的收入占比下降到了54%。

  2017年,蚂蚁金服的一个重要关键词是转型。当年3月,蚂蚁金服在北京宣布,“未来会只做Tech(技术),支持金融机构去做好Fin(金融)。”

  当时担任蚂蚁金服CEO的井贤栋公开表示,金融的核心是管理风险,TechFin是用技术、数据能力去助力金融创新,服务普通消费者和普通商户,提升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能力,帮助金融机构全面升级。

  2017年成了支付业务的一个拐点,那之后,其在蚂蚁金服内部的收入占比就不断下降。

  2019年,支付业务即招股书中的“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的收入占比已经跌到总收入的一半以下,仅为44%。

  2020年1-6月,这一比例进一步下跌至35.86%,与此同时,技术服务收入即“数字金融科技平台”的收入比例提升至63%。

  支付业务收入占比下降并不意味着其在蚂蚁集团内部的重要性降低。

拆解蚂蚁支付业务:它能贡献多大市值?

  蚂蚁集团旗下各业务营收占比情况,图片来自蚂蚁集团招股书

  对于蚂蚁集团来说,支付业务依然是所有业务的基座,承担着流量的入口重任。

  中信证券的研报认为,蚂蚁集团的三大板块完美演绎了引流——变现——赋能的逻辑:支付承担着引流的作用,强化获客与粘客,实现业务引流与数据沉淀;数字金融科技平台则承担着变现的作用,将体内客户与场景赋能予合作金融机构;创新业务承担着赋能的作用,将金融级的技术对外输出,通过数字经济解决不同行业的痛点。

  时至今日,蚂蚁集团的支付早已经不再局限于为阿里体系内的各业务服务,随着它自身的业务拓展,和2014年微信支付的崛起,双方在线下展开大战,支付宝的影响力已经扩散到各个领域。

  2019年,支付宝平台总支付交易规模达111万亿,超过了当年中国GDP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19中国GDP为99.0865万亿,2019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41.1649万亿。

  另外按照蚂蚁集团的说法,2019年中国数字支付交易总金额为201万亿,这意味蚂蚁集团占据了超过55%的市场份额。

  从增速来看,2018-2019年以及2020上半年,蚂蚁集团“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23.6%、17%、13.1%,呈现下降趋势。但其支付业务依然存在很大的市场空间。

  艾瑞咨询的研究称,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数在 2019 年达到 8.77 亿,预计将在 2025 年达到 11 亿。个人消费支出总额预计将在 2019 年至 2025 年间以9.0%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增长,到 2025 年可达到 51 万亿元。中国数字支付交易规模预计在 2025 年可达到 412 万亿元。

  假设蚂蚁集团在支付市场的市场占有率依然保持在55%,到2025年支付宝平台总支付交易规模可以达到226.6万亿,相比现在翻一番。

  除了中国大陆市场,蚂蚁集团的支付业务也在积极出海,开疆拓土。

  通过投资或者自建的方式,蚂蚁集团培养了9个本地版的“支付宝”,分别位于中国香港、印度、泰国韩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地。

  从业绩看,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的12个月期间,蚂蚁集团的国际总支付交易规模达到了6219亿元。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shangye/s10094.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