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财经 > 商业资讯 > 我在2020找工作:HR很吃香,阿里政委最抢手

我在2020找工作:HR很吃香,阿里政委最抢手

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无数人的职业生涯,但这既是一个焦躁的时刻,却又是一个暗藏机会淘金的好时机。

我在2020找工作:HR很吃香,阿里政委最抢手

  2020,注定是个焦躁动荡却又暗藏机会的年份。

  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无数人的职业生涯:有人前一天加班到12点,早上到公司就通知被裁;有人苦读10年留学归来,摆在面前的却是两份薪资只有往年1/3的offer;更多躲过了裁员镰刀的幸运儿,默默忍受绩效减半、福利压缩,并把年前就已经印好的简历,塞回到两尺见方的工位里……

  人才市场的供需,从未像今天一样失衡。往年难得一见的985/211的简历,开始像“白菜一样”摆在HR面前;创业公司优胜劣汰加速,也让以前高不可攀的“CXO”们,出现在小厂的面试间里。

  但这也是个淘金的好时机。2020的金九银十,不论是BATJ这样的大厂,还是经营稳健的腰部公司,都在默默扩招,悄悄淘金。

  “金九银十”作为一年中的招聘旺季,承载了太多的故事和思考。近日,我们跟数名求职者和招聘者聊了聊,他们过去几个月的经历,或许正是中国千万职场人在2020年的一个缩影。

  “不懂顺势而为的人,再努力也是白搭”

  李元 媒体人 95后

  “我找到工作了,十一后去上班。”

  去年年底李元从老东家离职,来到一家商业媒体,薪资涨了50%,本来一切顺风顺水,但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她所有的安排。今年2月复工没几天,HR就找她谈话,以试用期不符合转正要求为名,让她马上离职,此时她入职刚满1个月。

  “疫情导致媒体办会和广告的收入锐减,裁员也在情理之中。”李元有点不甘,但也没有拖泥带水,离职后四处投简历和托朋友内推,几个星期后,也就是三月底,李元入职了另一家国内顶尖的传统媒体。“当时还有一点窃喜,虽然工资降了一点,但平台更大机会更多,我还感觉是因祸得福。”

  不过好景不长,疫情导致李元所在的部门收入锐减,四月底公司决定裁员,试用期的她成为“一刀切”的牺牲品。

  两个月内,两次被裁,李元陷入到深深的自我怀疑当中,“那段时间一个人呆着,时不时就会毫无预兆地哭起来。”而糟糕的情绪也影响了她的面试状态,5月初被裁后的第一个月里,李元通过朋友内推面试了七八家公司,都以失败告终。

  李元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她开始不回微信,拒绝出去social,因为不敢去看朋友们的动态,她甚至关掉了自己的朋友圈。她也没有心情继续找工作,关掉了手机里的招聘App,不投简历也不去面试,一天天宅在家里。

  知道这样的状态不行,到了6月底,听从朋友的建议,李元决定去做视频,本来只是想找点事做,却意外给她带来了转机。她做的三四期视频,很快就在视频平台上积累了几十万的播放,带来了上万的粉丝,而今年B站的破圈让中视频成为风口,媒体和企业的品牌部门也从下半年开始组建或者扩招视频团队,李元很快得到了机会。

  8月下旬,“复健”成功的李元打开了招聘App,开始新一轮求职之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视频作品“神助攻”,李元在面试中披荆斩棘,不到1个月时间收获了七八份不错的offer,其中几份的薪资相比之前提升了将近50%。

  9月中旬,多方衡量下李元选择了一家背景深厚的视频平台,在新公司担任视频策划。不仅解决了工作问题,困扰诸多文字记者的转型难题也迎刃而解。

  李元用一个关键词总结自己的这段经历:顺势而为。

  “这有两层含义,首先是疫情严重的时候,很多企业关闭了招聘通道,强行找工作不仅找不到合适的,还严重挫伤了我的信心,而现在经济回暖企业开始招人,这时候找工作就事半功倍;此外,从行业上来看,文字记者是在走下坡路,而视频是未来的趋势,不论工作还是创业,不懂顺势而为的人,再努力也是白搭。

  高水平的HR非常吃香,最抢手的是阿里政委

  杨冬 杭州某互联网上市公司HR总监

  “今年的金九银十,和往年有很大不同。”

  金九银十为什么会成为招聘热季?杨冬分析,从社招来看,每年三月份到四月份是换工作的高峰期,这个时候前一年工作结束,年终奖也已经发了。而这些人如果在新公司不顺,那么就会在4-6个月后开始看新的机会,公司也会开掉不合格的员工腾出岗位。

  如果更早的话,很多人还在试用期熟悉工作,而如果更晚的话,到了四季度换工作的人要考虑自己的成本,就会想干脆等到年后拿完年终奖再走。

  此外金九银十也是秋招的高峰期,但与往年相比,杨冬发现今年的秋招有了极大的不同,他谈了两个案例:

  第一个案例是一名国内985毕业,全球Top50大学海归的金融高材生。杨冬说,这名海归之前一直在国外的资管机构实习,因为疫情的原因只能回国找工作,结果碰了一圈壁。

  “以她的阅历,在投行工作第一年薪资35K是没有问题的。但今年在市面上拿到的仅有的offer之一,是我们公司战投部助理的工作,我们这边只给她开了12K的薪资。”杨冬说,这样的薪资和岗位,放在往年最多只能招到一名普通一本的毕业生,但今年包括南大的本硕、伊利诺伊大学的硕士、密歇根大学的商科都来应聘这个岗位。

  另一个案例是,学校也在更加积极的向他们推送简历。浙江工业大学是杭州的一本,其计算机系的毕业生,在杭州有一定的竞争力,往年也是阿里、网易这些大厂的常客,往年校招杨冬他们都是要巴结老师,找辅导员帮忙宣传。

  而今年学校的就业指导中心,将所有本硕博有就业需求的学生的简历,整理好发给相对优质的雇主公司,杨冬一次性就收到400多份简历,其中还有2020届的学生。“今年出现了很多GAP(注:间隔年,毕业后没有考研出国或就业)的情况,据我了解,杭州一所一本大学的就业率下降了15-20个百分点。”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shangye/s11935.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