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财经 > 商业资讯 > 老罗的“毒”奶,能让飞书挑战钉钉吗?

老罗的“毒”奶,能让飞书挑战钉钉吗?

拉开架势准备在企业IM领域大干一场的字节跳动,除了要打磨出更好的产品,更要面对这个市场有着绝对统治力的阿里、腾讯。

老罗的“毒”奶,能让飞书挑战钉钉吗?

  “是我用过所有这类软件里做得最好的。”

  “之前我们在使用一款很广泛使用的app的时候,会梳理出一两百个重点问题,换了飞书以后,发现这里面的绝大多数都被解决掉了。”

  “我们在业务所需要的大部分东西在飞书上已然有了,我们要自行开发与之对接的板块就非常少了。从这个意义上讲,它是无价的东西。”

  向来对软件产品以挑剔著称的罗永浩,在字节跳动举办的首场飞书发布会上对这款协同办公软件赞不绝口。实际上早在今年7月,罗永浩就曾在微博上为飞书站台,称“作为一个对效率工具极其挑剔的团队,在选择飞书作为沟通协作工具后,我们终于获得了大满足”。

  飞书低调上线一年才举办首场发布会,字节跳动做足了准备,不仅请来物美创始人张文中、小米联合创始人王川、以及罗永浩等知名企业家站台,同时宣布产品大升级,推出了全新版本“π”并发布独立App“飞书文档”。

  拉开架势准备在企业IM领域大干一场的字节跳动,除了要打磨出更好的产品,更要面对这个市场有着绝对统治力的阿里、腾讯。挑战后者并不容易,但这也是想做中国新BAT的字节跳动,所必须迈出的一步。

  无限的飞书

  不论是“未来无限大会”的名称,还是代表着无限圆周率的“π”,都寓意着字节跳动为飞书的定位,是一个“无限”的办公产品。

  回顾字节跳动做飞书的初心,谢欣表示,字节跳动成立的最初几年,试用过国内外所有主流的办公软件,但没有一个可以完全满足公司的需求。基于对“生产力工具缺乏变革、工具不应管控人而要激发人、B端产品应具有和C端产品同样友好的用户体验”三方面的思考,字节跳动启动了飞书项目。

  字节跳动在200人时启动飞书项目,如今员工总数即将突破10万,业务覆盖全球超过150个国家。而支撑机构在短短五年间膨胀500倍,飞书可以说功不可没。

  以飞书OKR为例,让新员工理解企业战略和自身工作职责一直是让管理者头疼的工作,而对于急速成长的字节跳动,飞书OKR在发展历程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飞书官方曾在知乎撰文介绍字节跳动内部如何使用OKR系统。2016年7月,字节正式上线自研的OKR系统,并通过周日大讲堂和内部直播课对公司全员进行培训,在管理层、中层和全员层面推广,自上而下地推进OKR。每个双月,张一鸣会在CEO面对面针对上个双月的OKR进行打分,在公司层面同步进展,公司的各个团队还会将OKR写进周报里,在周会上各成员根据OKR完成情况进行总结。

  后来,OKR系统和飞书打通。员工可以直接在飞书中查看他人的 OKR,即便是正在和完全陌生的同事对接,也能快速了解对方近期的工作,有效促进合作。

  飞书以新员工“小李”举例:刚入职一脸懵懂的小李,在leader展示了自己和团队同事的OKR之后,对团队的共同目标有了清晰的认知。在OKR的管理下,leader只需要具体讲解一下团队近期的工作方向,小李充分理解团队目标后,主动思考,制定出自己的OKR,再与leader和同事的目标对齐,就可以展开工作,而不需要leader手把手去布置工作。

  OKR只是飞书众多工具中的一个,飞书总裁张楠介绍,作为企业协作平台,飞书从底层打通了 IM、日历、文档、邮件、视频会议等基础应用,同时开放了100多个API,企业可以用开放平台衔接业务应用,并在流程体验上做到无缝集成。

  与新版本π一起,疫情期间上线的视频会议App飞书会议也迎来升级。将人数上限提升到1000人的同时,还重点推出了一个全新功能——“妙记”。“妙记”不仅能将语音转化成文字,还内置强大的AI语义分析能力,可以生成结构化智能会议纪要,并生成重点标签帮助用户短时内理解会议要点。

  企业IM两强争霸,飞书能做搅局者吗?

  撑起字节10万员工的业务发展,飞书自然是一款不错的产品,但在企业IM这个庞大的市场,能否挑战钉钉、微信这两个霸主级的平台还未可知。

老罗的“毒”奶,能让飞书挑战钉钉吗?

  根据Questmobille的数据,目前效率办公App月活Top3分别是钉钉、企业微信和腾讯会议,尤其上半年上半年因为疫情,钉钉月活大增一度突破1.5亿,之后有所下降,但比疫情前依然有明显的提升。

  字节跳动没有公布飞书月活的具体数据,但去年才在国内上线的飞书,与钉钉、企业微信依然有着1-2个数量级的差距。作为参考,目前在AppStore上钉钉有233万条评论,而飞书只有1.3万条,相差超百倍。

  实际上,在内部使用数年之后,国内也不是飞书开拓的第一个市场。2019年3月字节在新加坡注册了一家名为LARk Technologies的子公司,将飞书推向包括美国在内的海外市场,当时有媒体评论认为,从市场策略来看,先出海显示出这家公司对国内市场的谨慎和对国际市场的自信。

  钉钉背靠有着数以百万计商户资源的阿里巴巴,腾讯系办公App则有着全中国势能最大的移动IM软件微信,对于后进者字节来说,强大的产品和中台能力,几乎是唯一的仰仗。

  作为曾经中国最有名的产品经理之一,罗永浩从交互角度给了飞书极高的评价。

  “这类软件功能全的产品很多,但是把每一个细节做好是一个非常烦琐的交互设计。之前我们在使用一款很广泛使用的app的时候(某app,不提名字了),日常用得时间足够长会梳理出一两百个重点问题,换了飞书以后,发现这里面的绝大多数都被解决掉了。”

  “展开说是一个非常没意思的一个话题。因为对普通用户来讲就知道好用,为什么好用并不知道。只有我们常年做交互的才知道,要把那些细节设计多是非常烦琐,非常让人崩溃的一个工程,但是飞书把这些都处理得非常好。”

  作为重要的生产力工具,很多公司会使用多个办公软件,但最终哪一个使用的最频繁,往往一名又一名员工会用脚投票。

  “虽然老板强制用是很普遍的现象,员工最终用不用还是要跟软件好不好用息息相关,要不然他们宁可不用,这种情况也很常见。”罗永浩最终总结道。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shangye/s14791.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