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基金 > 私募基金 > 净利桂冠易主 天弘基金成败余额宝
股票名称最新价涨跌幅

净利桂冠易主 天弘基金成败余额宝

随着持股股东2020年年报的正式披露,天弘基金的“盈利王”之路告一段落。如今,随着天弘余额宝规模的逐步缩水,天弘基金旗下货币基金和非货币基金发展失衡的问题也愈发

随着持股股东2020年年报的正式披露,天弘基金的“盈利王”之路告一段落。如今,随着天弘余额宝规模的逐步缩水,天弘基金旗下货币基金和非货币基金发展失衡的问题也愈发凸显,即在货币基金规模随持有人投资热情下降而大减,而规模同比快速增长但整体仍式微的非货币基金又难当大任。展望未来,有业内人士认为,天弘余额宝规模或将进一步压降,但就天弘基金当前的策略看,短期内其收入结构可能不会有明显变化。

净利桂冠易主 天弘基金成败余额宝

让位易方达

4月26日,持股天弘基金超15%的内蒙古君正能源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君正集团”)发布2020年年度报告,并披露了旗下参股子公司天弘基金2020年的经营情况。数据显示,2020年天弘基金实现营业收入83.77亿元,同比增长15.71%;净利润26.44亿元,同比增长19.42%。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营收净利实现双增,但与此前连续三年夺得公募基金净利润“桂冠”的情形相比,天弘基金年度净利润暂居行业第二。数据显示,2020年易方达基金营业收入92.05亿元,同比增长48.94%;净利润27.5亿元,同比增长59.27%,在目前已披露2020年财务数据的43家公募机构中暂居第一,超过天弘基金约1.06亿元。

而回顾此前,Wind数据显示,早在2017年上半年,天弘基金就凭借10.96亿元的净利润力压彼时“夺冠”热门——工银瑞信基金的9.43亿元。此后,更是一路扶摇直上,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全年的净利润分别高达26.5亿元、30.67亿元和22.14亿元,均远超当时的其他公募基金公司。

南方某大型公募内部人士坦言,对于基金公司的营收净利而言,管理费收入的影响因素较大,而这项收入更多地取决于基金公司旗下的产品结构。例如,在同样的管理规模情况下,管理费率相对较高的权益类基金的规模越大,则基金公司在财务数据上的体现也就越明显。反之,管理费率较低的货币基金规模较大,那么即使基金公司整体管理规模较高,其营收净利恐怕也表现一般。

沪上一位市场分析人士表示,基金公司的收入大多来自于基金的管理费,除了规模对总体利润造成影响外,产品的利润率对总体利润的影响也较大。易方达基金和天弘基金的差异来自于天弘的规模主要集中在货币基金,而易方达在权益产品、固收产品均有较大存量,相比起来利润率就更高。

正如上述业内人士所说,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在剔除ETF联接基金市值的基础上,天弘基金的累计管理规模约为14140.19亿元,高于易方达基金同期的12015.4亿元。但从不同类型基金的规模占比情况看,天弘基金旗下货币基金规模高达12858.3亿元,占比90.93%,包含股票型、混合型基金在内的权益类基金的规模则约为507.47亿元,占比3.59%。相较之下,易方达基金两项数据分别为34.95%和45.54%。而从两家基金公司2020年的管理费收入情况看,天弘基金约为43.69亿元,远低于易方达基金的56.47亿元。

此外,一位公募基金从业人士曾向北京商报记者提及,一家公募基金公司除公募基金业务外,通常也会有专户业务、资产证券化(ABS)业务等,如果相关业务的规模或获得的业绩报酬受到影响,也可能波及公司的净利润表现。此外,如果基金公司在某一年度出现了自有资金投资表现不佳等,同样会使净利润受到影响。

余额宝规模跳水

天眼查数据显示,天弘基金成立于2004年11月,至今已16年有余,注册资本为5.143亿元,法定代表人为胡晓明,最新的股权结构为蚂蚁集团、天津信托、君正集团位居前三大股东,分别持股51%、16.8%和15.6%,此外,员工持股合伙企业合计11%、芜湖高新投资有限公司持股5.6%。

从初期到如今成长为公募行业备受关注的一家公司,天弘基金旗下的一只基金——天弘余额宝功不可没。这只成立于2013年5月,凭借对接支付宝旗下“余额宝”功能的产品,在短时间内带领天弘基金的管理规模迅速突破500亿元和1000亿元两大关口,并在后续的极速发展过程中,推动天弘基金在2017年一季度末成为国内首家管理规模破万亿元的公募基金公司。

毫无疑问,天弘基金的快速成长背后,天弘余额宝功不可没。Wind数据显示,2020年天弘余额宝单只基金的管理费收入约为36.2亿元,占当期天弘基金总管理费收入的82.86%,而在2018年和2019年,这一占比也高达84.33%和84.53%。

不过,随着2018年余额宝对接货基数量的逐步放开,天弘余额宝的规模也逐步下降,自2018年一季度末的曾经峰值16891.85亿元波动下滑,截至2020年末已降至11908.16亿元。值得一提的是,根据近期公募2021年一季报发布的数据显示,天弘余额宝在达到“万亿元”云端后首次跌破这一关口。季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天弘余额宝基金资产净值约为9724.15亿元,环比下降18.34%。

对于天弘余额宝规模的快速下降,天弘基金4月27日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规模变动是基金产品的正常现象,对于天弘余额宝这么大体量的基金来说,上千亿的规模变动是很正常的,过往也曾经多次出现过,未对基金平稳运作产生影响。就变动比例而言,一季度天弘余额宝规模变化比例约18%,属于正常水平。

然而,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自天弘余额宝成立至今,曾多次出现单一季度超过20%幅度的规模增长,但跌幅方面,此前的最大值出现在2018年四季度,约为14.4%。换句话说,今年一季度刷新了天弘余额宝成立至今单一季度的规模缩水幅度。

华南一位市场分析人士表示,随着基金市场规模逐步壮大,行业竞争也越发激烈,基金公司一方面做大规模,另一方面提升资产配置能力,或提升产品多样化能力,力求满足各类投资者的投资需求。近两年权益市场赚钱效应提升,也可能增强了投资者向权益资产的投入,导致对货币基金的投资需求受到影响。

产品结构失衡

那么,“顶梁柱”的规模波动未来会否对天弘基金造成影响?

天弘基金表示,天弘余额宝规模下降,不会对基金管理产生影响,也不会对天弘基金的经营产生任何影响。同时,余额宝规模的变动不会影响客户的持有体验,依然是客户现金管理的好工具。

不过,在对未来规模的展望方面,天弘基金指出,投资者调整资产配置等因素有可能影响天弘余额宝规模。其他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变化、权益市场的吸引力等因素也会影响投资者的投资决策。

此外,前述公募内部人士也直言,根据近期监管层的要求,未来天弘余额宝的规模或会进一步受到影响。据4月12日银保监会发布的《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就金融管理部门再次约谈蚂蚁集团情况答记者问》内容显示,在蚂蚁集团整改方案中就包括“管控重要基金产品流动性风险,主动压降余额宝余额”的要求。

虽然近年来天弘基金已经开始发力权益类基金和固收类产品的规模,但非货基的增长相较于天弘余额宝的快速缩水,仍无异于杯水车薪。以近三年的变化为例,Wind数据显示,自2018年一季度末至今,在剔除ETF联接基金市值的基础上,天弘基金旗下非货基的规模由203.84亿元增至1421.85亿元,新增1218.01亿元,增幅达到597.53%。同期,天弘余额宝的规模则累计缩水7167.7亿元,降幅约为42.43%。

“货基与非货基的规模失衡是天弘基金一直以来的问题,而且从其当下的策略看,主要还是往功能性的指数基金、量化产品上发展,而易方达等老牌公募的精品化策略往往需要时间积淀,所以短期来看,未来天弘基金的收入结构可能还不会有明显变化。”上述沪上市场分析人士如是说道。

北京商报记者孟凡霞刘宇阳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simu/s62787.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