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基金 > 私募基金 > 好的“固收+”从何而来?天弘基金:择时与风控不可或缺
股票名称最新价涨跌幅

好的“固收+”从何而来?天弘基金:择时与风控不可或缺

原标题:好的“固收+”从何而来?天弘基金杜广:懂而后战,择时与风控不可或缺A股今年以来延续震荡行情,攻守兼备的“固收+”策略基金成为广大低风险偏好投资者的好选择。2

原标题:好的“固收+”从何而来?天弘基金杜广:懂而后战,择时与风控不可或缺

A股今年以来延续震荡行情,攻守兼备的“固收+”策略基金成为广大低风险偏好投资者的好选择。2021年上半程,“固收+”基金平滑了A股大涨大跌的收益曲线,1874只“固收+”基金上半年平均收益超过2%。

在这之中,亦有表现较为突出的产品。天弘基金杜广便是其中一例。他管理的多只“固收+”产品在今年均有亮眼表现。其中,天弘添利、天弘多元收益上半年收益分别达到了9.87%、8.15%。在2019年底接手天弘添利后,该基金年化收益达到13.78%。

管理上述产品的杜广,为北大数学硕士,他拥有近6年债券研究经验,曾在保险资管历经3年扎实研究。2017年进入天弘后,先后负责宏观经济研究、量化策略研究、可转债研究,并管理多只产品。投资中,杜广以绝对收益为首要目标。在他的投资风格里,不能出现不可逆的回撤。他擅长平衡型的权益敞口配置,也即:股票集中于深度价值风格,转债侧重低价、成长股风格。

在杜广看来,管理“固收+”产品组合有三个关键要素:一是加的资产或者策略,要能够长期稳定复利,而且长期收益率比纯债要高;二是资产或者策略之间的相关性要尽可能低,最好是负相关,以降低组合波动。三是有科学化的风险控制规则,避免不可逆的回撤发生,尤其是对于稳定型固收+产品需要将极端情况下的亏损,控制在客户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谈及下半年的转债市场,杜广认为中小盘转债下半年仍有不错的机会。他表示,过去一两年市场追逐核心资产,偏大盘成长风格比较强,估值较高,而以中证1000、中证500为代表的股票估值还处在相对较低的状态。同时,转债估值也到了比中位数略高的位置。考虑到转债价格并非钟型分布,而是严重右偏的分布,右侧尾部很长,潜在上涨空间依然较大。

尊重可转债“特性”

在“固收+”产品成为越来越多投资者选择的背景下,“固收+”产品对基金经理跨资产类别的投资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他们不仅要在股票、转债等细分资产上形成深度认知、建立能力圈,也需要在组合管理方面,形成科学化、经得起市场检验的投资体系。

市场长期形成的转债投研理念是将转债当做股票的替代品进行投资,往往对质地优秀的转债给予过高的、难以消化的溢价率水平。但从杜广过去的投资经验来看,这种做法的效果并不好。

他表示,其背后的原因是多重的。第一,上市公司往往会在景气高点的时候,进行扩张、融资,发行可转债,投资者也容易犯线性外推的错误,为在景气高点的转债付出过高的溢价率,随后可能面临景气下行周期中的转债价值和溢价率双杀。

第二,好公司、好股票、好转债,三者之间并不能严格意义上划等号,好的转债的评估标准应是兑现转股期权的概率和兑现时短期的爆发力。从历史上来看,具备这些特征、赚钱效应极佳的转债,往往是一些冷门、相对优秀的标的,并不是已经被大家充分挖掘、公认的好公司。

由此,杜广认为,可转债的投资应该基于其自身特性,找到最容易赚钱的方式。

他进一步解释,可转债第一个特性,是对于大量中小市值、处于成长期的转债发行人,普遍具有极强的融资诉求,有强烈的促转股意愿。这个特性,将转债投资人与发行人的利益绑定起来,从历史上看,有大量的转债发行人,通过不断下修转股价的方式,促成转债涨到高价区域、完成转股。

可转债的第二个特性在于,因为有债底的保护,中低价区域的转债天然具有高的盈亏比,为认知错误提供了比较强的保护。

此前,杜广在中低价区域布局了很多高成长标的。他表示,当时如果直接投资股票,会有不少顾虑。“但投资转债就能较好地预期最大的下跌空间及所需承担的风险。”

选择可转债标的时,杜广除了偏爱绝对价格不高的个券,在基本面方面最看重两点。一是公司本身的成长性,高的成长性往往意味着强的融资诉求和股价上涨空间。二是公司所处的周期位置。有些公司可能长期成长性不明显,但处在周期底部,周期到来时业绩爆发力也往往很强。

除了基本面的深度研究,杜广还开发了多条量化策略,并进行分散投资,设置严格的止盈和止损规则,获取长期稳定的复利。在量化策略方面,并不主张数据挖掘,而是追求盈利来源的可解释性、可重复性,追究到策略有效性的本源。

择时与风控

在杜广看来,转债投资的择时十分有必要的。其主要原因在于转债的波动率比投资者想象的大,往往会超越组合能承受的范围。尤其是平衡型品种,其溢价率反应了投资者情绪的变化,跟正股走势是正相关的,容易戴维斯双击或者双杀,加剧转债价格的波动。

另一方面,转债持有人绝大部分为机构,流动性欠佳,尤其是当市场不好时,往往会出现一致性抛售,流动性瞬间消失,难以右侧减仓进行风险控制。

杜广习惯进行逆向投资,会提前几周到几个月做大的转债仓位调整。他表示其掌舵的产品的仓位变化会从几个方面考虑。

“一是判断权益市场大的趋势和风格变化。二是关注中低价转债的估值状态,如果估值达到偏高区域,就考虑逐步减仓。三是观察机构转债仓位情况、拥挤度状态。当然,对于不同管理策略和风险收益特征的基金,仓位变化的决策周期是不同的。”

在风险控制方面,他认为短期回撤很正常,但需避免的是不可逆的回撤。如何避免?杜广秉承的理念是,将风险控制贯穿于可转债投资的全流程。

“首先,买入时就要对下行空间和风险做评估,仔细评估要所需承担的风险,是否会超过组合能承受的范围。”杜广称。

其次,在组合构建方面,要力求降低所选转债与其他资产的相关性,以实现收益来源多元化和净值的稳定性。最后,需要保持对风险的高度警惕。

“尤其是对于稳健型产品,当意识到市场存在风险的时候或者市场已经转向的时候,要进行果断减仓,控制风险。”

谈及下半年的转债市场,杜广认为中小盘转债下半年仍有不错的机会。

从海外市场的经验来看,在宏观经济比较好的时候,小盘股相对于大盘股往往会有超额收益。目前国内宏观经济处于不错的状态,小盘股的业绩相对大盘股已经出现了较强的反转。同时,过去一两年市场追逐核心资产,偏大盘成长风格比较强,估值较高,而以中证1000、中证500为代表的股票估值还处在相对较低的状态。

从转债市场的估值来看,转债估值到了比中位数略高的位置。考虑到转债价格并非钟型分布,而是严重右偏的分布,右侧尾部很长,潜在上涨空间依然较大。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simu/s75057.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