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理财 > 信托投资 > “潮汕资本教父”刘绍喜落幕 8亿资产拍卖无人问津
股票名称最新价涨跌幅

“潮汕资本教父”刘绍喜落幕 8亿资产拍卖无人问津

“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汕人;有钱赚的地方,就有潮商。”潮汕商人,名头在外的太多,马化腾、李嘉诚、黄光裕、李东生、朱孟依等等仍立商界潮头的潮商,掰着手指头都算不完。

“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汕人;有钱赚的地方,就有潮商。”潮汕商人,名头在外的太多,马化腾、李嘉诚、黄光裕、李东生、朱孟依等等仍立商界潮头的潮商,掰着手指头都算不完。

只不过大浪淘沙,一浪又一浪,有人立潮头,也有人被浪打。2018年,胡润中国富豪排行榜中,刘绍喜以130亿身家位列361名,一手缔造的“宜华系”,号称资产规模850亿元。

仅仅两年多时间,刘绍喜的资本大戏正在落幕,旗下上市公司一家摘牌,另一家易主落空,深陷亏损泥沼,自己也被罚终身禁入证券市场。如今旗下估值8亿多的资产,折价一半拍卖却无人问津……

8.13亿元估值资产两度流拍

9月3日,杭州中级人民法院在网络拍卖平台上公开拍卖“XX公司持有的山东市立医院控股集团股份公司(以下简称:“山医集团”)20%的股权”,目前起拍价4.55亿元,以8.13亿元估价算,相当于打了5.6折。

截至发稿前,已有1405人次围观,35人设置提醒,但尚无投资意向者报名。此前的6月15日,该标的起拍价定为5.69亿,流拍后,于8月5日降价至4.56亿元,最终也流拍。

山医集团成立于2001年,曾是山东最大民营医疗集团之一,根据公告,截至2020年9月30日,该公司账面资产总额为5.59亿元,账面负债总额为1.58亿元,所有者权益4.01亿元。

查阅标的所涉司法执行文书发现,上述“XX公司”系汕头市宜红投资有限公司。股权穿透后,宜红投资正是刘绍喜旗下资本运作机构之一。

这起司法拍卖,缘起“宜华系”与浙江浙商产融控股有限公司之间的一桩借款合同纠纷案件,执行标的为 19.67 亿元。

“潮汕资本教父”刘绍喜落幕 8亿资产拍卖无人问津

来源:阿里拍卖截图

简单说,刘绍喜还不起这笔19亿元的巨款,旗下医疗资产也就被摆上了货架。而“追债”的浙江浙商产融控股有限公司的大股东是浙江浙商产融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浙商产融”),同样来头不小。

浙商产融的发起人是新洲集团、保亿集团、和润集团、泰禾集团等二十余家企业,不仅站着铁牛集团应建仁夫妇、刚泰集团徐建刚等浙商大佬,还有原广东省潮商会会长、鸿达兴业集团董事长周奕丰,以及康美药业(现*ST康美)马兴田等一众潮商大佬,有意思的是,刘绍喜的宜华集团也是该公司的合伙人之一。

这两位潮商大佬也遭遇不顺,康美药业2019年出现300亿的“会计差错”后陷入破产重整,周奕丰则被列为被执行人。潮汕老乡也难再扶一把。

“宜华帝国”流年不利

刘绍喜在广东潮汕人尽皆知,作为宜华集团董事长,刘绍喜以木业家具起家,有“中国木业大王”的称号,旗下的宜华木业也是本地知名家具品牌,宜华木业是汕头第一家上市民营企业,2016年5月30日更名为宜华生活(已退市)。

“潮汕资本教父”刘绍喜落幕 8亿资产拍卖无人问津

图源:宜华集团官网

2015年前后,由于房产市场遇冷,不少房产上市公司瞄准了医疗健康的蓝海市场。刘绍喜也开始进军医疗健康行业,将旗下地产上市企业宜华地产更名为宜华健康

此后“宜华系”开始在医疗领域大举并购,相继收购了众安康后勤集团有限公司、孜赛勒康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亲和源股份有限公司等。2018年,宜华健康直接控制或间接托管的医院、医药大学多达23家,上述宜鸿投资正是刘绍喜在此前后设立的投资平台。

医疗健康行业,前期投入大,回报周期长,收购过程中,“宜华系”多以高溢价、对赌条款的激进形式,形成了巨额商誉,给公司未来业绩埋雷。而后因为各种原因,收购的子公司难堪大任,导致商誉泡沫破灭,母公司业绩大亏。

刘绍喜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宜华生活在扩张上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2016年,宜华生活花了18.3亿元现金收购了新加坡上市公司华利达。这18亿,相当于宜华生活2015年至2021年,累计四年的净利润总和。

2018年的财报显示,两家上市公司的大量资产都被作为抵押物用以融资,与此同时,刘绍喜还质押了大笔股票。2019年刘绍喜登上《胡润富豪榜》,这是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

2019年10月,宜华集团旗下债券“16宜华01”违约,揭开“宜华系”流动性危局的一角。随后宜华集团其他公开债券继续违约,流动性危机彻底暴露台前。截至目前,宜华集团存续债券共9只,已有8只实质性违约,违约金额42.19亿元。其信用评级已被降为C,这也意味着宜华集团,难以再靠公开发债来维持资金流动。

据其2020年中报,报告期内,宜华集团总负债315.54亿元,流动负债为270亿元,而其对应的流动资产仅194亿元,其中货币资金仅1.4亿元。也就是说,即便是将所有流动资产都卖出去,宜华集团也还不清债务。

旗下上市公司更是一团糟。业绩不行,股价也上不去。为了避免股价大跌,导致刘绍喜质押的股票被强平,他一边和配资公司合作操盘做市值管理,一边财务造假。

据《经济观察报》,此前有资方爆料人称,刘绍喜曾经通过第三方机构与他们签订了宜华健康的股票配资合作协议,为上市公司提供了几十个账户进行为期四个月的配资操盘。

但这只是饮鸩止渴。2019年2月1日,宜华健康股价离奇闪崩,当天惨遭跌停。据资方介绍,在当天已经出现了穿仓,而本应该做补仓处理的刘绍喜,却在此时召集他们所有资方,在公司所在地汕头开了个会,逼迫他们签署了一份股票回购协议。

2020年4月,宜华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今年1月,证监会的调查结果出炉,宜华生活2016年至2019年定期报告财务造假金额超过400亿元。因此,刘绍喜被罚款930万元,终身禁入证券市场。宜华生活最终也退市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或许是觉察到危机的到来,在收到调查通知书之前,即2021年1月11日,刘绍喜旗下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宜华健康决定启动自救,筹划控制权变更,将控股股东位置转让给新里程健康。

不过,2021年8月6日,宜华健康的一纸公告,正式宣告控股权易主失败。公司表示,终止定增事项是综合考虑监管政策及资本市场环境的变化,并结合实际情况、市场价值表现与股权融资时机的协同等多方因素作出的审慎决策。

8月21日公布的2021年半年报显示,宜华健康上半年亏损1.74亿元。而在2019年和2020 年,公司分别亏损了15.72亿元和亏损6.25亿元。

“潮汕资本教父”

潮汕位于广东东部沿海平原地区,是汕头、潮州和揭阳三个地级市区域的俗称。这个地方流传着两句土话,“钱银出苦坑”,“肚困胆住大”。很多成功的潮商,最初是因家徒四壁,为求生路选择拼搏与冒险,迈上创业路。

刘绍喜也不例外。

生于1963年的刘绍喜,祖籍汕头市澄海区。刘绍喜是家中姐妹兄弟中的老大,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祖孙三代8口人,蜷缩在一间16平方米的小房间里,靠着“背朝黄土面朝天”过活。

穷孩子早当家,刘绍喜自小就常与大人一起搬砖头、和水泥,读高一时,还跟着亲戚学过木工。后来进了槐东工业站的家具车间当木工,由于肯学肯干,加上乖巧会事,数年之间,他从车间小组长、车间主任、一路干到副站长。

小有成绩后,刘绍喜决定单干。1987年,刘绍喜凑了800元,买了不少二手工具,开了一个木工厂,主要就是给附近居民打家具。在刘绍喜的经营下,小工厂越做越大,在1995年升级为宜华集团,次年又与国企组建了宜华木业。

2004年8月,宜华木业成功登陆上交所,成为汕头第一家上市成功的民企。刘绍喜的宜华地产而后借壳*ST光电并实施股权分置改革,于2007年11月2日完成。自此,宜华地产成为继宜华木业之后宜华集团控股的第二家上市公司,宜华地产同时也是粤东地区房地产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刘绍喜兄弟开始成为福布斯、胡润等各类富豪榜上的常客。

“潮汕资本教父”刘绍喜落幕 8亿资产拍卖无人问津

刘绍喜 图源:宜华集团官网

不过更为人津津乐道的是其“潮汕资本教父”的名头。

据《时代周报》报道,刘绍喜在澄海能量颇大,许多大企业想要上市,苦于无资源和门路,都得找刘氏兄弟指点迷津。其堪称汕头上市公司的“资本教父”。

以骅威股份(现名鼎龙股份)为例,或可一窥“资本教父”在潮汕的一些本土公司上市进程中所施展的资本腾挪术。

2007年7月2日,刘壮青(刘绍喜长子)、刘绍香(刘绍喜之妹)共同出资成立汕头市华青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华青投资”),法人代表是刘壮青。

值得注意的是,仅在成立17天之后,华青投资就火线入股了骅威股份的前身骅威玩具。而彼时,正是骅威玩具整体改制成股份制公司的关键时候。

2007年7月19日,华青投资又向骅威玩具增资1千万,增资后,华青投资占骅威玩具25%的出资比例,成为其第二大股东。而在骅威股份上市后次月,华青投资就将所持1650万股分两次质押给中融国际信托;其后,华青投资多次解押再质押。到了2011年底,华青投资所持骅威股份全部解禁之时,市值已逾2.8亿元,初始投资成本仅2200万元,这笔投资赚了10倍不止。

此外,东风印刷、皮宝制药、金明精机、松发陶瓷、光华科技等潮汕本土公司在上市过程中均有“宜华系”身影闪现,类似骅威股份的造富操作并非孤例。

在潮汕澄海当地,民间流传着这么一句顺口溜:“澄海三莫死,学敏、必孝,刘绍喜。”意思就是在澄海,有三个人翻云覆雨,长盛不衰,不能死也死不掉的。

“学敏”、“必孝”,是指“鳗鱼大王”黄学敏,以及广东南洋集团董事长王必孝。随着最后一位“潮汕资本教父”刘绍喜落幕,这句顺口溜也将成为历史。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xintuo/x120243.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