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理财 > 信托投资 > 信托公司里的不良资产快被锤爆了...
股票名称最新价涨跌幅

信托公司里的不良资产快被锤爆了...

在房地产融资趋严、资管去刚兑的大趋势下,信托公司,尤其是以房地产业务为主的信托公司普遍面临较大压力

在房地产融资趋严、资管去刚兑的大趋势下,信托公司,尤其是以房地产业务为主的信托公司普遍面临较大压力。这种风险压力,一方面来自资产端的客观变化,另一方面也与信托公司在风险暴露初期的刻意隐藏和消极处理姿态有关。

刚兑、固有资产承接……隐瞒不良的方式触目惊心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称,杭工商信托共有十多个信托计划存在到期未能清偿本金或利息的情况,以及展期以固有资金承接的情形。截至目前,除了个别信托计划尚未完全到期外,其他到期产品均存在未能回收余额,总金额约70亿元。

这些信托项目均为房地产项目,如银江集团杭州富阳智谷项目、天津雅士轩项目、秀兰集团保定辰府项目、蓝光发展的多个项目、天洋控股旗下多个项目、恒威地产的镇海项目等。

以“秀兰集团保定宸府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为例,到期日为2021年10月4日,2020年1月,秀兰集团被爆出违规销售等问题,并在2020年4月之后对杭工商信托出现利息违约。在项目方出现不能支付利息的情形下,杭工信仍然向客户进行了展期。2020年6月,秀兰集团涉嫌非法集资被立案查处,2020年7月8日,杭工信用固有资金受让了投资人的受益权,进行了刚兑。

在天津雅仕轩项目中,2019年9月开始出现利息不能正常支付,公司通过利息收益权转让这种“技术”手段,由另一家名为五和物业的公司受让利息收益权,即先由五和物业垫付利息,用于信托投资人分配,该公司代为支付的利息款最终转而成为项目本金,项目本金由4.5亿变为4.9654亿元。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更为直接的方式。

一位杭工商信托的内部人士对记者介绍了一个案例。某个于2018年5月份放款、规模6.5亿元的信托项目,首个季度结息时利息出现逾期支付3天,企业资金链紧张情况此时已被信托公司发现。

本金到期日,融资人无法全额还款,信托公司直接在当天向该融资人放款1.9亿元,到期时融资人仍然无法还款,信托公司继续在当天放款4610万元,融资人还款7200万元,剩余2.069亿元在信托计划中展期。

该固有资金放款的尽调报告是原信托业务部门来做,但由信托公司固有资金的直接投资部来承做经办签字。

“就是直接将已经出了问题的风险项目,伪装成正常项目进行放款。”上述人士表示。

2020年5月15日,中国经营报接到举报人爆料,杭州工商信托已兑付“天洋燕郊创新中心”项目中个人投资者的信托份额,由固有资产承接。

在此过程中,杭州工商信托踩雷22亿,虽然后来起诉至法院,但是在开庭前,“天洋燕郊创新中心”项目融资方之一东胜公司已经被申请破产重整。杭州工商信托在债权人中轮候查封排在第九位。结果舍得集团股权已经拍卖完成,但是其未被分配到财产。

尽管多个项目在前几年就出现了逾期风险,但杭工商信托公司报表中的不良余额均为0。直到2020年,该公司不良一栏才首次有了记录:不良资产合计7.46亿元(均属于次级类),不良率为13.85%。

据知情人称,一直以来,公司以允许甚至主动要求违约主体展期、以固有资金承接等方式将暴露出来的问题拖延或隐藏。“现在看来,公司账上可动用的资金已经远远不足以接下这些坏账,问题可能随时会暴露出来。”

“杭工商信托的做法有点匪夷所思,有时候不仅不积极向发生逾期的融资人索偿,反而主动向违约方提出给对方展期。”一位公司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

暴露不良就是挡了高管的发财路

从披露的要求来看,信托公司仅对自营资产有关于不良的信披义务,对总体信托资产的不良情况没有强制披露要求。

大部分信托实行“包干制”:信托公司业务部门或业务团队在提取一定比例信托报酬的基础上自负盈亏,可能出现故意忽视甚至是掩盖项目风险的现象。

“包干制”下信托部门的奖励措施颇为丰厚。以长安信托的部门包干制为例,以净收入30%划归部门作为绩效奖励额度,未结束项目当期绩效(包含年内奖金和费用限额)为70%,人员工资、办公费用、差旅费用、招待费用、项目推介费、咨询费(中介服务费用)由部门负担,费用限额占16%,在限额内据实列支。

一位华南地区AMC相关负责人称,很多信托公司主管担心风险项目影响其奖金收入,一般通过公司诉讼保全部来处置。若一些棘手项目,诉讼保全部难以处置,就使用“拖”字决,拖上一年半载,项目负责人拿到项目奖金后,跳槽到另外一家公司。项目组的后进入者,当然也不愿意为“前任”背锅,风险项目的处置方案通常会被搁置。

从杭工商信托的情况来看,公司每年的年报披露了“应付职工薪酬”科目,最近三年分别为3407万、3130万和2896万。据记者从该公司了解,普通员工奖金在每年12月31日前发放,所以年报中披露的数据均属计提的高管的年终奖金包,根据高管人数计算,平均奖金分别为568万、626万和579万,远高于同业标准,其中个别高管奖金更高。

行业的不良率是“黑洞”

信托行业资产风险率到底是多少?2020年一季度之后,中国信托业协会停止了对这一指标的披露。有数据显示,现阶段信托资产风险率水平在5%以上。计算下来,信托业的不良资产超过1万亿元。

因不少信托公司普遍设立资金池、以“刚性先付”等操作掩盖项目风险、挪用信托资产等违规行为,还有风险未完全暴露出来,估计当下信托资产实际风险率远超5%。

“信托公司没有风险意识,胆子大,项目风险高。不少公司高管、客户经理填满自己的口袋后,留下一大堆烂子。”一位四大AMC高管表示。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xintuo/x130814.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