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理财 > 信托投资 > 2亿买信托本金无法收回 海南海药暗藏资金“漏洞”?
股票名称最新价涨跌幅

2亿买信托本金无法收回 海南海药暗藏资金“漏洞”?

在证监会公布的有关海南海药警示函中,多次出现海南海药违规为重庆金赛提供资金,以及上市公司资金通过重庆金赛流向原实际控制人控制企业的问题。

在证监会公布的有关海南海药警示函中,多次出现海南海药违规为重庆金赛提供资金,以及上市公司资金通过重庆金赛流向原实际控制人控制企业的问题。

因为购买信托产品逾期造成2亿元本金无法收回,海南海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南海药)被推上风口浪尖,公司的资金疑点再次被聚焦。

近日,海南海药披露《关于信托产品的风险提示公告》称,公司购买的新华信托发行的产品发生逾期兑付,金额2亿元。

根据公告,海南海药购买产品名称为“华穗19号信托”,该信托产品有效期自2019年12月24日至2021年9月23日。公司表示,截至公告披露日未收到2亿元本金,目前已采取多项增信措施。

记者注意到,在这次信托产品“爆雷”之前,海南海药的财报中已经显示出异常,公司近年来支付高额利息费用举债借入款项,投向货币资金及交易性金融资产。

与此同时,该信托产品爆雷似乎早有端倪。根据披露,海南海药与新华信托此前已于2020年12月17日和2021年6月23日分别签署补充协议,延长约定信托期限。

信托逾期公告披露后,海南海药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根据要求,海南海药需要对补充协议签订、相关信息披露,以及华穗19号信托的底层资产情况、资金最终投向等问题进行说明。

记者进一步分析注意到,根据目前的指向,此次暴雷信托产品与原公司实际控制人刘悉承紧密相关,信托资金流向是曾经和刘悉承有关的企业重庆金赛医药有限公司(下称重庆金赛)。而无论是刘悉承还是重庆金赛,皆因涉及资金违规等问题,多次被证监局在警示函中点名。

资金状况早有异常?

1994年于深交所挂牌的海南海药,目前以药品及医疗器械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主,业务涵盖中间体、原料药、化学创新药、现代中药、生物医药、细胞免疫、医疗器械、互联网医疗及医疗服务等领域。

2019年起,海南海药业绩开始下滑。巧合的是,也正是在2019年,原公司实际控制人刘悉承拟将海南海药的控制权对外转让。2020年3月,新兴际华正式成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

2018年至2020年,海南海药分别实现营业收入为24.72亿元、24.45亿元、22亿元;实现净利润1.2亿元、-1.59亿元、-5.8亿元。公司扣非净利润也是连续四年亏损。2017年至2020年,海南海药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0.24亿元、-0.007亿元、-6.27亿元和-8.5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业绩下滑的同时,该公司却将资金投向货币资金及交易性金融资产。

2018年至2020年末,公司货币资金余额分别为26.31亿元、20.84亿元、12.56亿元,交易性金融资产余额分别为0.54亿元、15.45亿元、16.91亿元。

若是公司账上资金充裕如此操作还能理解,但该公司近年来却是在支付高额利息费用,举债搞理财。

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末,海南海药的短期借款、长期借款和应付债券合计余额分别为 34.30亿元、30.98亿元、34.08亿元,相关年度支付的利息费用分别为3.31亿元、3.39亿元、2.36亿元。

这种异常情况,曾经被深交所在问询函中所提出,但在海南海药在相关的回复中并未查看到相关做法的清楚解释。

两次签署补充协议延期

此次延期兑付的信托产品始于海南海药2019年进行的委托理财。

2019年4月24日,海南海药召开董事会并通过了《关于以自有资金进行委托理财的议案》,同意根据公司经营发展计划和资金状况,使用合计不超过人民币10亿元自有资金进行委托理财。

2019年12月20日,该公司与新华信托签署合同,委托新华信托设立华穗19号信托,规模人民币2亿元,期限12个月,扣税后预期收益率6.3717%/年。同日,重庆金赛与新华信托签署信托贷款合同,重庆金赛向新华信托融资人民币2亿元,利息7%/年,期限12个月。

同时,深圳市南方同正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南方同正)就重庆金赛上述债务向新华信托承担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值得注意的是,南方同正当时是海南海药的控股股东,属于刘悉承所控制的企业。而重庆金赛的控股股东为重庆赛诺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重庆赛诺),刘悉承及其配偶邱晓微曾为重庆赛诺董事长。

如此看来,上市公司出资金做信托产品,但资金流向了实际控制人的关联企业,而担保人却是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

2019年12月24日,海南海药购买了新华信托发行的华穗19号信托产品,购买金额2亿元。根据之前约定,该信托产品将于2020年12月到期。蹊跷的是,海南海药却连续签署了两次补充协议,将到期日一拖再拖。

2020年12月17日,海南海药与新华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签署补充协议,约定信托期限由12个月变更为18个月。2021年6月23日,公司与新华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签署补充协议,约定信托期限由18个月变更为21个月。

两次签署补充协议延期的做法,也引起监管方的注意。根据深交所要求,海南海药需要补充说明延长约定信托期限的具体原因,以及公司履行的相应审议程序。

同时,海南海药还需自查知悉华穗19号信托不能如期兑付的具体时点,说明在信息披露及合规性方面是否符合有关规定。

关键的“重庆金赛”

根据信托的签署情况可以得知,华穗19号信托的流向是重庆金赛。且重庆金赛多次出现在海南海药的违规行为的公示当中,与海南海药的前任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刘悉承有着紧密关系。

在证监会公布的有关海南海药警示函中,多次出现海南海药违规为重庆金赛提供资金的行为,以及上市公司资金通过重庆金赛流向原实际控制人控制企业的问题。

2017年11月3日,海南证监局发布了《关于对刘悉承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

警示函中,海南证监局罗列刘悉承在经营海南海药过程中的数条违规行为:对外担保没有进行信息披露、关联交易没有信息披露、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部分交易不记账、募集资金管理不规范等等,其中多数涉及重庆金赛。

2014年和2015年,海南海药控股子公司海口市制药厂银行账户分别向重庆金赛开出银行承兑汇票6500万元、1.9亿元,但海口市制药厂财务账套中无相关交易记录。

2016年3月,海口市制药厂为重庆金赛开立银行承兑汇票提供担保,担保金额为3亿元;2016年11月15日为重庆金赛开立银行承兑汇票提供担保,担保金额为1.5亿元,该对外担保海南海药未进行临时信息披露,但未在定期报告中予以披露。

同时,海南海药原合并报表范围内子公司重庆同正小贷分别于2016年8月1日、2日、3日、8日向重庆金赛支付0.95亿元、1亿元、0.55亿元、0.3亿元,合计2.8亿元用于借贷。重庆金赛收到上述款项后当日即支付给当时海南海药的控股股东南方同正)。资金流转期间重庆金赛相关银行账户无其他大额资金进出。同正小贷2.8亿元资金最终转入南方同正。

此外,海口市制药厂2017年4月25日向重庆金赛支付1亿元,银行资金流水摘要为支付往来款。重庆金赛当日将1亿元支付给信嘉投资,信嘉投资2017年5月3日将1亿元归还重庆金赛,重庆金赛收款后当日即将1亿元支付给南方同正。

根据目前披露内容来看,重庆金赛作为华穗19号产品的贷款方,虽然最终资金流向尚不清楚,但也隐约可见背后的操作路径。

2020年3月份,海南海药的实际控制人从刘悉承变更为新兴际华,原实际控制人留下的资金“黑洞”到底多大?2亿元逾期信托资金能否顺利追回?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xintuo/x137648.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