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股市 > 股市新闻 > 南极电商质量问题频发 涉嫌财务造假遭证监会重点监控
股票名称最新价涨跌幅

南极电商质量问题频发 涉嫌财务造假遭证监会重点监控

南极电商“卖吊牌”商业模式质量问题频发 涉嫌财务造假遭证监会重点监控

  南极电商“卖吊牌”商业模式质量问题频发 涉嫌财务造假遭证监会重点监控

  北京1月19日消息(记者 苗雁)近期,南极电商(002127)股价出现大幅波动。一方面是因其卷入财务造假风波,另一方面是因市场对其“卖吊牌”商业模式的质疑。

  日前,南极电商进行了一系列动作,譬如披露澄清公告、发布回购计划,这些虽在一定程度上拉动了南极电商股价的反弹,但悬在南极电商头上的造假“乌云”并没有完全散去。

  针对市场对南极电商的质疑,证监会发言人高莉15日表示,已在第一时间将南极电商公司的股票交易纳入到重点监控范围。在日常监管中,深交所对南极电商的经营模式,业绩真实性高度关注,2017年到2019年对年报重点审核,以及对关联交易、重大投资、闲置资金理财的问询。

  “证监会将坚决落实零容忍要求,紧盯公司财务造假行为,一旦发现,将严格查处。”高莉强调。

  开年股价闪崩 深陷“财务造假”疑云

  2021年开年的两个交易日,南极电商股价闪崩。1月4日,其以跌停板收尾;1月5日,再度下滑9.91%,市值也跌破300亿元。

  看似突然的股价闪崩,或与兴业证券2019年发布的一份《盈余管理和盈余操纵的界定和识别》报告有关。

  在这份报告中,关于“体外循环造假的识别”段落里,列举了“XX电商”的案例,并提出六大疑点,分别是:净利润非常高而无明显壁垒、无明显的竞争对手、非常轻资产的运营模式、财务数据质量差(应收账款)、经营规模翻倍增长的同时员工数量下降、供应商和客户高度重叠。

  由于和南极电商的情况吻合,被市场普遍解读为,该“XX电商”指的就是南极电商。

  为了打消大家对公司财务数据的质疑,1月5日,南极电商董事长张玉祥在券商电话会中表示,“公司账面资金充足,并将推出公司史上最高的回购计划。”1月7日晚,南极电商发布公告称,公司将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回购部分股份,并表示,“回购总金额不低于5亿元、不超过7亿元,回购价格不超过15元/股”。

  然而,这种股票回购的方式,并未有效的安抚股民情绪。1月6日,南极电商股价大跌6%。截至1月12日收盘,南极电商股价再度跌停,报收9.23元/股。

  12日当晚,南极电商发布《关于媒体报道的澄清公告》表示,公司的盈利主要来自授权生产商提供品牌授权、供应链服务等综合服务,品牌综合服务业务主要成本构成为采购的辅料成本和人工成本等,因此毛利率较高。

  随后,13日,南极电商又针对“网上流传的质疑公司体外循环造假的PPT,后被多家第三方自媒体转载”一事,发布澄清公告。

  南极电商表示,IP授权业务本身壁垒较低,但拥有持续成功的IP壁垒很高。公司2020年总GMV销售额已突破400亿元。南极电商还称,IP授权业务均为轻资产模式;公司现金流状况良好;员工数量和薪酬在增长;生产商与经销商存在重叠,多为前店后厂模式;销项税率为6%,第三方论述计算逻辑有误;董事长质押比例占总股本的8.17%,公司每一笔销售都发生在各大电商平台,所有数据都截取自电商平台官方数据,真实、可靠、可溯源。

  澄清公告发布后,南极电商股价连续三日反弹,截至1月15日收盘,股价收报10.48元。而在昨日(18日)收盘时,股价报9.74元,总市值239.10亿元。南极电商的这些动作,虽在一定程度上使股价有所反弹,但并未将其带离财务造假的疑云。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尽管面对重重疑点南极电商已发布公告澄清,但其品牌形象或已受到较大冲击。

  1月18日,记者就相关问题致电南极电商股份有限公司,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万物皆可南极人 授权模式“品控”堪忧

  公开资料显示,南极电商前身是南极人,成立于1998年,总部位于上海,是A股上市公司,靠保暖内衣打响了品牌知名度。

  2012年,南极人取消生产和销售端自营环节,转而做起品牌授权,并更名为南极电商,后一度被称为“吊牌之王”。也就是说,南极人把品牌授权给“生产端+销售端”的数千家供应商和经销商,利用品牌赋能实现巨额创收。

  记者在电商平台上搜索“南极人”发现,内衣早已不是它的全部产品。在各种旗舰店、专卖店、直营店等等,经营范围甚广,吃穿用一应俱全。可见,我们现在买到的各种“南极人”产品,早已不再是原来的“南极人”了。

  在2020年半年报中,南极电商称自己以电商渠道为主,用品牌授权和产业链服务力争打造世界级消费品巨头。去年上半年,其品牌在各电商渠道合计约有10万个产品链接,在各电商渠道可统计的GMV达143.78亿元,同比增长30.94%。

  同时,在南极电商发布的2019年年度报告中,记者注意到,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总收入为39.07亿元,同比增长16.52%。而在营业收入构成中,31.76%为品牌综合服务业务,金额约为12.4亿元;1.68%为经销商品牌授权业务,金额约0.65亿元。品牌授权相关营收合计约为13亿元,因而被业内称为靠“卖商标”一年收入13亿元。

  该报告还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合作供应商总数为1113家,合作经销商总数为4513家,授权店铺5800家。显然,南极电商依靠这种商业模式不仅扩大了规模,还为企业赚到可观的收益,那这种模式是否能够长久呢?

  深圳中为智研咨询有限公司研究员周伟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南极人品牌比较深入人心,其自知在产品开发与创新、渠道等方面竞争优势不足,因而开展品牌授权模式。这种模式已被西方发达国家验证过,是完全可行的,譬如希尔顿酒店就是如此。南极人如果在这方面管理恰当,产品把控到位,这种商业模式是可以长久下去的。

  值得注意的是,南极电商并未很好的注重“品控”。在过去几年中,其产品质量问题频频发生。

  记者通过梳理发现,仅2018年一年,就有14次登上国家质监部门及地方消费者协会的不合格产品名单,主要涉及蚕丝被、内衣、棉服、童装、电推剪、卷发器、按摩棒等多种产品。

  2019年,南极人品牌男鞋再次抽检不合格。去年7月6日,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也通报商标为“南极人”的彩棉和服三件套、婴幼儿内衣存在绳带不合格问题。在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上,关于“南极人”的投诉量也高达上百条。

  除此之外,据天眼查显示,2019年以来,林心如、关晓彤、张若昀等明星将南极电商告上法庭,案由皆为“网络侵权责任纠纷”。另外,南极电商还涉及侵害商标权纠纷、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肖像权纠纷、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等案件。

  在上述业内人士看来,南极人若在品牌授权模式下管控不了质量,最终只能透支品牌价值,导致品牌口碑和产品品质的下滑。

  对此,周伟光建议,首先,南极人应该对授权对象精挑细选,保证合作商的品牌诚信以及产品质量,即使不能远名四方,但至少不能损害品牌形象。其次,需要对授权产品范围进行界定,不能盲目授权,合理的关联性产品能让消费者产生联想与信任。第三,需要对授权企业产品经营进行严格管理,防止出现经营偏差,一旦发现问题,即刻启动相应处理机制,杜绝危害品牌的事情发生。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xinwen/g23901.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