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股市 > 股市新闻 > 初心变味了?“大空头”被迫谢幕,也有美国散户愤而退群
股票名称最新价涨跌幅

初心变味了?“大空头”被迫谢幕,也有美国散户愤而退群

上个星期五(1月29日),一则有关“大空头”的消息震动投资圈――知名空头香橼(Citron)公开表示,在发表做空报告20年后,将不再发布做空报告。该机构称,其将继续专注于研究针对个人投资者的做多机会。

  初心变味了?“大空头”被迫谢幕,也有美国散户愤而退群

  上个星期五(1月29日),一则有关“大空头”的消息震动投资圈――知名空头香橼(Citron)公开表示,在发表做空报告20年后,将不再发布做空报告。该机构称,其将继续专注于研究针对个人投资者的做多机会。

  事件的背景是,近两周美股年轻散户力捧游戏零售商GameStop(游戏驿站,纳斯达克股票代码“GME”)等弱势股票并与华尔街斗法,通过联合购买看涨期权的行动,对一些被空头机构做空的股票展开逼空,迫使大型对冲基金集体平仓。

  战果辉煌――仅在过去两周里,GME就涨了1600%。

  香橼曾是GME最坚定的看空者。另一做空GME的对冲基金梅尔文资本(MelvinCapital)也在和散户的数轮对战后缴械投降。这场散户抱团攻击行动起始于Reddit论坛。论坛平时用户130万左右,而在1月28日,浏览量超过了460万人。在论坛上名为“华尔街下注”(WallStreetBets,下称“WSB”)的股票板块,聚集了大量的“YOLO”(你一生只活一次)团体,散户们纷纷揭竿而起,大量购入GME的股票。

  从目前的结果看,小散暂时赢得了这场抗击华尔街的战役,曾因贪婪而引爆2008年金融危机的华尔街“狼性”臭名昭著,如今反驳起来也显得底气不足,更不用说香橼、浑水等“吵闹的做空者”一向有先囤货、再发唱空报告并从中牟取暴利等的行为。

  也有不同的声音。1月30日,某华尔街股票基金经理转发给了记者一篇短文,该文出自其朋友方圆(化名)之手,她写道――“很遗憾,我删掉了相处8年的WSB社区。GME拉爆事件爆发前,一百多万的‘真社员’勤恳地讨论美股长线价值投资,我也获利不少。如今群主苦心创造的投资世界已毁,社区600万人垃圾帖子霸屏、乌烟瘴气,精神领袖DFV(WSB论坛板块里有一位‘带头大哥’,其ID为DeepFxxingValue)每日仍旧执着更新……早期的初心和情怀已被后期的贪婪和欲望摧垮。在金融工具都可成为集体斗争武器、引发市场动荡的今天,股民们是否应该持投资理财证上岗?”

  事出有因,日渐变味

  “法国黄马甲运动,以及美国国会冲击案、GME逼空出现的大背景有两个共同之处:第一是贫富悬殊日益严重,第二是通信革命带来了去中心化和反精英倾向。”瑞信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陶冬近日表示。

  的确事出有因,其背后是发达国家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这种差距在疫情下更为扩大。

  目前,散户并无撤退之意。1月28日,散户暂时输给了机构,部分原因是受到部分散户经纪商对GME股票交易进行限制的影响。到了周五,散户再度加足了马力。GME和高斯电子盘中均翻倍,尾盘涨幅收窄,但全周分别涨400%和1816%;AMC全周涨277%,黑莓盘初涨近24%,诺基亚涨超11%。

  值得一提的是,正是“带头大哥”DFV通过不断的晒单、发表评论预测,推动了散户对GME的热捧,带领着散户逼空机构。多家外媒均指出,这位“带头大哥”DFV的真实身份是位于波士顿、现年34岁的凯斯・吉尔(KeithPatrickGill),还获得了CFA(金融特许分析师)资质,他在视频网站YouTube上还有个名叫RoaringKitty(咆哮小猫)的账号,分享自己对股市的看法。在GME这只股票上,他的收益率超过了4000%。

  “虽然吉尔表示最初推荐大家购买这只股票纯粹是为了它的内在价值,而不是为了这场席卷华尔街的对抗运动,也有不少做价值投资的华尔街机构持有这只股票,但是事情不断发酵,470万Reddit粉丝把他奉为领导人,关注度越来越高,互联网券商罗宾汉(Robinhood Market)的1300万用户中可能有一半已加入了这场狂热的对抗,而且不能排除DFV背后有机构指示或为人牟利,更不用说现在参与的散户中有很多也只是为了投机,揭竿而起。”上述华尔街基金经理对记者表示。

  论坛曾经的忠实粉丝方圆也称:“群众运动中后期都会变味,如今早期的初心和情怀已被后期的贪婪和欲望拉垮。细思极恐,这是投资,不是民粹运动。”如今,方圆选择删掉了相处8年的WSB社区。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偷换概念”的言论也开始使得这场“揭竿而起”有点变味。

  美股散户代表、社交资本公司CEO查玛斯・帕里哈皮提亚(ChamathPalihapitiya)上周在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电视上发声力挺散户,并给出了几大支持理由。例如,论坛上的研究水平,很多都和对冲基金的研究水平相当,凭什么不能根据这些研究来买卖?华尔街的量化基金(指名“文艺复兴”)根本就不看基本面来买卖,凭什么他们不看基本面而不受指责?

  多位交易员表示,这是在“偷换概念”。

  资深宏观基金经理袁玉玮对表示,欧洲明文规定,在论坛上或亲戚之间互相推荐股票属于违法从事投资咨询行为,被严格禁止。但美国的监管比欧洲宽松,所以给香橼、浑水这种做空者钻空子的机会,即可以一边发研报、一边提前开空,而且和研报反向操作,这无异于“割韭菜”。“帕里哈皮提亚和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在社交媒体煽动GME期权逼空,其实性质类似,有操纵的嫌疑。”

  此外,袁玉玮表示,“量化基金虽然不做完整的基本面分析,但会模拟行为金融,即模拟人做价值分析时会考虑的价值因子、成长因子,这本身也是一种基本面分析,只是量化分析不会那么细致,更多看的是概率,而市场本身就是不确定的。”他称,量化基金大部分还是会考虑基于基本面的估值和历史行为的估值边界,一般很少会故意把股价推向严重偏离内在价值的价格。

  尽管对冲基金相继倒下,但这并不代表没有机构从中获利。早在2019年8月,华尔街对冲基金Scion资管以每股2~4.2美元的价格收购了GME5.3%的股份,交易价1500万美元,按照最新收盘价计算,这些股份目前至少值7亿美元;此外,黑石基金去年12月底的持仓中也显示,持有GME13%的股份。

  这场逼空大战中,散户冲锋在前,展现出了空前强大的团结,使得空头节节败退。不过这场大戏背后,否有机构在推波助澜也很难说,毕竟机构之间的相互绞杀也并非没有先例。

  2008年大空头VS如今的散户逼空

  如今香橼“投降”了。该机构早年并非没有劣迹,但多数机构人士认为,不能用论坛鼓动散户逼空的这种错误行为去打击另一种错误。

  1月30日,查玛斯・帕里哈皮提亚在推特上自比2008年“大空头”,并称“2008年,所有的钱都是机构通过利用市场错配而获得。2021年,所有钱都是散户通过利用市场错配而获得……直到机构介入。这两件事有什么区别?”

  这看似正确却再次“偷换概念”的评论,又引发了机构回击。袁玉玮表示,“2008年的卖空者纠正了病态的金融体系,使其回归正确。他们从贪婪的银行家那里‘抢钱’。2021年的革命性逼空者,扭曲了正常的经济模型,使它变得更病态和错误,而这些所谓‘为人民而战’的散户抢的钱大部分来自未来的(散户)投资者。”

  他分析称,二者之间的不同包括了投资理念不同。例如,2008年的做空者,本质上遵循基本面分析或价值投资体系,发现房价、次贷、银行股被高估,随即进场做空,使其向价值中枢靠近,这属于优化资源配置;2021年的这些逼空者,彻底颠覆和违背基本面分析体系,类似2015年前的A股里做垃圾股的游资庄家,把基本面差或高估值的股票继续推高。“他们根本没有发现股票价格的资源错配,而是利用交易博弈技巧,加剧资源错配。”

  此外,二者的时间价值也不同。2008年的做空者,由于遵循价值投资体系,确定价格最终会向价值回归,所以一笔交易可以持有3年,价值随之增加,因此时间是他们的朋友;2021年的逼空者,估值没有任何体系,他们只信任金钱的实力和垄断流动性的暴力,逼空从本质上而言交易的是价格变动的加速度,也是人性欲望的加速度,他们的策略是在尽量短的时间内对市场造成冲击或恐慌,因此时间是他们的敌人。

  多位海外专业机构投资经理表示,关键在于,这种闹剧最终吃亏的必然是接到最后一棒的散户,毕竟专业的大机构是不可能去跟风的。

  根据彭博报道,Citadel的交易数据显示过去一周,散户周一净买入,后三天是净卖出,即“散户阵营”里出现了偷跑者,也有一种可能:逼空的其实是机构,散户只是“炮灰”。倘若后续券商持续提高保证金导致股市暴跌,吃亏的仍是“散户”。美股破位后,目前似乎尚无完全企稳的迹象。

  陶冬表示,此事最终的解决,恐怕只能在监管层面做出,即修改游戏规则,而且必须要快。如果战火延伸到债市,对市场和经济的伤害可能呈几何级上升。

  嘉盛集团分析师MattWeller对记者称,美国证监会等监管机构很可能会试图“杀一儆百”,尽管起诉和新法规推出的时间通常比预期要长。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xinwen/g24996.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