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股市 > 股市新闻 > 田轩:大战华尔街,社交散户之变
股票名称最新价涨跌幅

田轩:大战华尔街,社交散户之变

2011年9月17日,美国纽约曼哈顿,上千名示威者聚集起来试图占领华尔街。他们将矛头直指华尔街的“贪婪”,抗议现有金融体制,反对美国政治的权钱交易、两党政争以及社会不公正。有人甚至带了帐篷,做好了长期斗争的准备。

  2011年9月17日,美国纽约曼哈顿,上千名示威者聚集起来试图占领华尔街。他们将矛头直指华尔街的“贪婪”,抗议现有金融体制,反对美国政治的权钱交易、两党政争以及社会不公正。有人甚至带了帐篷,做好了长期斗争的准备。抗议者通过互联网组织起来,高喊着口号“我们,作为99%的大众,采取行动反对1%的人的贪婪和腐败!”该运动之后迅速蔓延,在全美乃至全世界掀起了游行示威潮。

  10年之后,“占领华尔街”的网络版大戏上演。还是熟悉的配方,但这一次,事件的发酵却有了不一样的味道。

  华尔街之犬

  一切要从北京时间2021年1月29日说起,当我们还沉浸于睡梦之中时,美国股票市场,一起惊险刺激、无限反转的史诗级对战正式打响。

  交战双方,一边是长期被冠以“韭菜”之名的散户,一边是久经沙场、擅长收割“韭菜”的华尔街“地主”――投资机构。战斗围绕着一家叫做“游戏驿站”(GameStop)的公司股票展开。

  游戏驿站是一家拥有37年历史的美国老牌游戏产品零售商。但是,随着网络游戏的兴起而经营日艰,新冠肺炎疫情更是让该公司雪上加霜。因此,游戏驿站被华尔街盯上,成为了2020年美股做空的爆款。故事转折点发生在2021年1月,游戏驿站即将上线新游戏的消息引发了网民的关注,他们开始鼓励散户投资者买入GME(游戏驿站)的股票和期权。基于这样的情况,华尔街赫赫有名的做空机构香橼高调护盘,表示买入游戏驿站的投资者“将是这场游戏中的输家”。

  没想到,香橼的大放厥词竟引爆了一场惊天大对决。散户们以WSB(华尔街赌场)论坛为阵地,揭竿而起。为了守住心中“爷青回”的记忆,反击做空机构此前在社交平台上对自己赤裸裸的无视,“韭菜”们在论坛大V们的带领下紧紧抱团,将被机构高度沽空、行将退市的垃圾股GME(游戏驿站)从3美元一路拉升,最高到483美元,期间多次触发熔断。

  尽管之后经历了华尔街“删代码、拔网线”等不讲武德的手段,以及受制于监管散户无法继续买入逼空热门股等一系列打击,GME(游戏驿站)股价至今依然维持在90美元左右。短短一个月内,看空的股票上涨近30倍,空头完全被打爆。

  暂且不论此次多空对决背后关于机构之间博弈与牟利的阴谋论,散户抱团对华尔街传统利益格局造成的巨大打击既成事实。

  2021年以来,游戏驿站的空头共损失近200亿美元。S3 Partners预计,仅1月29日一天,游戏驿站的空头损失就超过78亿美元。对冲基金Point72、Citadel合计近30亿美元全部赔光,千亿资产明星对冲基金Melvin宣布平仓………

  曾经的华尔街狼群,如今被众犬按在地上摩擦,黯然离场。就连大名鼎鼎的香橼,也成了散户起义军的刀下亡魂。

  散户们用华尔街金融家的做空手段,吊打了做空的华尔街金融家。正如网友们评论所说:伤害性很大,侮辱性更强。

  不知怀揣何种心情,香橼的创始人Andrew Left在1月29日宣布,在发表专栏20年后,我们将停止做空研究,将不再发表做空报告,我们将重点为个人投资者提供多头交易机会。

  散户起义反杀华尔街的事件,至今还在继续。受限于监管,无法继续在空头热门股开仓的散户投资者开始寻找新的目标,白银、虚拟货币正在成为他们新的战场。更可怕的是,这样的情况已经开始在美国之外出现“传染”的趋势。

  亚太和欧洲市场的空头概念股近日开始受到了资金的疯狂追逐。可以确定的是,这些股票和资产价格的上涨与基本面无关,完全是受到市场情绪支撑。此前高盛曾发布警告称,若任由散户逼空行情延续,美国金融市场“将会崩溃”,一小部分不可持续的投机行为有可能引发连锁效应,导致市场出现更加严重的动荡。

  韩国已经有大量在线交易者效仿美国散户的做法,在会员制论坛naver.com上发起K-streetbets运动,誓言要争取将韩国股市卖空禁令永久化。

  散户之变

  按照教科书里教给我们的常识,资本市场里的散户们势单力薄,信息缺乏且滞后,受制于囚徒困境,在资本市场里拼杀,绝大概率只能成为机构镰刀下的“韭菜”。

  但这一次,在美国这样一个相对成熟、健全的市场体制下,居然出现了市场占比10%的散户集合逼空,并最终打败了占比90%的机构投资者的情节。

  如此魔幻的现实,只能用一句话来解释:这个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

  自疫情以来,美联储不断扩表印钞。2021年伊始,新上任的美国总统拜登继续拧开水龙头放水,出台了全新1.9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水大鱼大,散户们手里的资金迅速增加,也有了对抗华尔街的资本。随着贫富悬殊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恶化,还处于2008年金融危机“创伤后压力症候群”中的散户们,开始动念对抗既当裁判又是运动员的大资本集团。

  互联网一代满腔的报复,被固化的利益格局所迫,只能采取毁灭权威的冲动来释放。而精英带头人的出现,让基于互联网的公众反抗上升为具有专业化水平的、有组织的活动。

  据媒体曝出,此次华尔街散户VS机构大对决中,散户大本营WSB(华尔街赌场)论坛的带头人DFV是一位名叫Gill的专业金融分析师。根据他贴出的1月以来的收益截图,其在GME(游戏驿站)个股的累计收益超过3147万美元,收益率高达4168.43%。以DFV为首的精英派大V们,通过晒单、提供战略战术指导等方式,在带领散户揭竿而起中获得了较大影响力。

  但他们与特斯拉的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相比,其实都还算是小辈。曾经被空头伤害至深、如今想要一雪前耻的马斯克,才是此次散户血洗华尔街事件中真正的头狼。1月29日一早,马斯克发推隔空支持散户,怒斥“做空是一场骗局!”发推后不到20分钟,GME股价从120美金暴涨到240美金。

  狂热背后

  新生一代力量正在对传统建制派提出赤裸裸的挑战。在新一代的价值体系的冲击下,传统行为学的理性逻辑,显得无力而苍白。

  那么,新一代力量究竟来自何方?答案是:互联网。

  互联网的发展,放大了“群龙有首”的个体集结效应。传统时代里,个人投资者买入或卖出一支股票的信息来源,只能靠自己通过报纸、咖啡馆聚会的小道消息来进行搜集,筹码小且分散,无法形成影响大盘的力量。

  如今,凭借智能设备、智能交易终端APP,互联网正在逐渐抹平传统的机构与个人之间的信息鸿沟。而且,随着个体与个体之间传递信息、获取信息的方式和渠道更加多元,个体联合的社群行为正在向着组织化趋势发展。这样的情况导致的结果是,一旦在个体集结中出现了专业精英,带头大哥的“网红效应”便会瞬间引爆社群聚集的力量,对固有利益格局产生巨大的影响。

  散户血洗华尔街事件最后会以怎样的形态收场,我们无法预计。已经走到资本集中化十字路口的美国,未来将何去何从,恐怕只能让时间告诉我们答案。

  但有一点可以确信,在互联网力量的加持下,以年轻一代为主的社会新生力量,正在向我们展示出无法预知的、一浪高于一浪的能量。

  网络庶民,不可小觑

  散户血洗华尔街事件,会不会在A股发生?相信大多数人都会回答:不会。毕竟,资本市场机制体制不同,在中国,融券交易必须向多头借券才能卖空。况且,中国资本市场90%都是散户,人太多、筹码太分散,且受制于非理性的散户行为,难以组织大规模的统一行动。

  马克思说,人类社会的发展趋势是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对于长期处于市场劣势的一方来说,“不是不报,时机未到”。

  散户血洗华尔街事件,不是一次单纯的金融事件,我们不能忽视其转变成为社会运动的趋势,特别是在如今全球民粹主义抬头的背景下。

  对于正在走向美股化且拥有庞大散户队伍的A股来说,此次占美股市场10%的散户逼空成功,我们应该认真严肃地将其作为一次监管的前车之鉴来看待。

  互联网时代,个人投资者形态已经发生了巨变,不再是一穷二没文化三没自我的“白小散”,一旦有了统一目标,再经过专业力量组织起来,就足以成为站在历史舞台中央的强大力量。这个时候,一旦出现监管缺位,散户抱团的胜利便很有可能成为冲击主流体制、放大系统性风险的推手。

  更何况,随着“90后”逐渐走近经济生活舞台中央,其关注自身感受和体验的代际文化,将使资本市场中的个体呈现出与传统根本不同的投资行为逻辑。

  最近在基金圈就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从前在“饭圈”才能看到的粉丝文化,如今已经在国内资本市场上演。前不久,在管理的基金净值暴涨后,易方达基金经理张坤在“90后”基民的拥护下成功“出圈”――论坛中出现了“基金圈ikun”,张坤荣升“爱豆”;在微博上,“90后”基民还开通了“易方达张坤超话”,为其打榜,甚至还建立了拥有近2万名粉丝的“易方达张坤全球后援会”。

  因此,当基于互联网连接的狂热与冲动,进入了理性至上的金融圈,对于监管来说,需要重新审视工作的思路和方式:

  ――对于波动焦点股票背后的社交媒体行为性质,监管该如何界定?

  ――面对个体影响力不断上升的扁平化信息时代,监管该如何看待和引导个体的影响力?

  ――随着投资者组织形态和结构的不断变化,监管如何真正做到与时俱进、以人为本?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在后浪辈出的互联网时代持续有效地推行善治,敬畏人心,是一切的根本。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xinwen/g27778.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