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全球 > 全球要闻 > 孙正义 另谋IPO之路
股票名称最新价涨跌幅

孙正义 另谋IPO之路

“激进赌徒,决策果断、大赌大赢”,25年前,媒体曾如是评价孙正义。

  “激进赌徒,决策果断、大赌大赢”,25年前,媒体曾如是评价孙正义。

  没有哪个年份比2020年更能诠释孙正义的“赌性”。在公共卫生事件期间,软银曾损失一半市值,录入历史上最严重亏损;而后,短短几个月内,孙正义在二级市场发起了非同寻常的突击战,软银随之收获了创纪录的利润,公司市值迎来激增,其本人身价暴涨。

  接下来,“赌徒孙正义”的故事将如何续写?

  2021年1月7日晚间,据报道,软银正准备在2021年内让其投资过的至少6家企业完成上市。在2020年的基础上,孙正义的财富或将被推至更高点。

  据知情人士透露,即将在2021年进行IPO的软银所投企业包括韩国电子商务先驱Coupang、印尼线上商城运营商PT Tokopedia,以及中国打车巨头滴滴出行等。

  关于软银愿景基金自身,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登陆资本市场,软银此前从未曾试水的“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特殊目的并购公司),已然成为孙正义在2021年斩获IPO的关键词。

  近年来,SPAC在美股大行其道,越来越多的公司绕开传统的IPO程序,试图以更快、成本更低的方式上市。黑石等知名PE早已成为该赛场的活跃玩家。

  终于,孙正义坐不住了。

  愿景基金欲通过SPAC上市,规模超千亿

  2020年10月,软银愿景基金负责人Rajeev Misra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该基金计划通过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上市,规模或超千亿。

  “我们的目的是筹集资金,并使用这些资金并购现有的优质公司以实现上市目的。”Rajeev Misra称。

  简单来看,SPAC是借壳上市的创新融资方式。与买壳上市不同的是,SPAC自己造壳,即首先在美国设立一个特殊目的的公司,这个公司只有现金,没有实业和资产,这家公司将投资并购欲上市的目标企业。目标公司将通过和已经上市SPAC并购迅速实现上市融资的目的。

  彼时,一位知情人士证实,愿景基金将利用热衷于这一不同寻常的工具(即SPAC)的投资者狂热来筹集资金。

  同时,该知情人士表示,“软银正在寻求吸引外部投资,并可能将自己的资金投入这一规模尚未确定的筹资工具。”

  很快,一向雷厉风行的孙正义开始了行动。

  2020年12月,据媒体报道,软银愿景基金计划通过该公司的第一个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的IPO融资5.25亿美元。

  根据其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文件,该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VF Investment将专注于移动通信技术、人工智能机器人云计算和软件等领域。

  招股说明书显示,该公司已经签署了一项远期购买协议,承诺在与另一家公司合并时投入2.5亿至3亿美元的资金。与SPAC合并可以使公司公开上市,同时避免了IPO的不确定性。

  媒体提到,这不会是软银唯一一次试水SPAC。

  “这家投资巨头至少还在筹备另外两个SPAC,2021年,软银将继续使用该空白支票工具用于筹资收购创业公司,然后通过反向收购使其上市。”

  如此看来,通过SPAC的方式实现IPO,或将成为软银未来的主流方向。

  “纳斯达克巨鲸”出击,成立SPAC旨在为投资者实现价值最大化

  在2020年的二级市场上,软银是个不容忽视的存在。

  几个月前,“软银是2020年助推科技股泡沫的‘纳斯达克巨鲸’”的声音不绝于耳。RajeevMisra曾对该说法回应称,“没有人在几个星期内买入100亿美元的股票,就能影响纳斯达克的走势。我们甚至连海豚都算不上,更别提鲸鱼了。”

  但毋庸置疑的是,在风起云涌的二级市场,过去一年的孙正义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还要激进。

  当软银业绩遭遇史诗级的滑铁卢后,孙正义最先卖的是市场流动性最好的阿里巴巴(09988)股票。据统计,软银在2020年第二季度间共回笼约137亿美元,最后累计套现约价值154亿美元的阿里巴巴股票。

  不仅如此,2020年6月,软银以200亿美元出售美国第三大移动通信运营商T-Mobile(TMUS.US)部分股权。2020年8月,软银以140亿美元出售软银日本移动通信业务三分之一股份。2020年9月,软银将英国芯片设计公司 Arm 以400亿美元出售给英伟达(NVDA.US)。

  接连数次在股市套现后,孙正义利用现金回购了自己的股份,并将软银的股价推至200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另一方面,软银也在2020年的公开市场收购了大量科技股。

  2020年8月到9月期间,软银在一份监管文件中称,公司买入了近40亿美元的科技公司股票,包括亚马逊微软特斯拉以及谷歌母公司Alphabet。

  同时,软银还买入了与其中一些股票挂钩的40亿美元期权,大部分是看涨期权,押注股价的进一步上涨,也一度带来短期浮盈约40亿美元,华尔街人士将这些期权视为二季度美国科技股股价上涨的幕后推手之一。

  不过,媒体指出,因为投资者一直强烈不满,软银将悄然削减衍生品风险敞口,任由所持的期权合约到期,不再保持相关仓位的规模。

  “我们还坐拥大量现金。这是一种流动性管理策略,是一种多元化策略。”Rajeev Misra表示,“在过去18个月里,我们看到公开市场投资者对科技初创公司的兴趣显著增长。为此,我们相信成立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将使我们有机会为投资者实现价值最大化。”

  1年筹集754亿美元,SPAC已吸引黑石等巨头入局

  软银对于SPAC的入局并不算早,实际上,SPAC的热度,已在近年来逐渐被推向高潮。

  根据Refinitiv的数据,2020年内,在美国上市的SPACs公司已经通过IPO筹集了754亿美元,可谓是“风靡华尔街”。

  2020年11月,优客工场与纳斯达克上市的SPAC公司 Orison Acquisition Corp完成业务合并,标志着“联合办公第一股”正式以SPAC方式登陆美股。

  2020年12月,黑石就Alight Solutions LLC与空头支票收购公司Foley Trasimeneacquisition Corp的合并进行谈判。根据谈判,如果合并顺利,两家公司将合并为一家市值超过80亿美元(包括债务)的上市公司

  在中国,SPAC也并非小众的概念,近年的SPAC上市案例包括和睦家医院、北京奥瑞、播思科技稳盛金融、播思科技、开心汽车等。据投中网了解,诸多国内投行已开始接触SPAC相关业务。

  “我们的SPAC上市案子已经快收尾了,再有1个月便能发布并购公告。这是我们公司经手的第3个SPAC上市项目。”近日,某国内投行的SPAC公司发起人对投中网透露称。

  但是,通过SPAC上市并不无风险。

  BBAE必贝证券认为,被SPAC收购的公司往往具有较高的投机性。“这些公司往往商业模式未经证实,现金流很少或几乎没有。”

  BBAE必贝证券以SPAC公司VectoIQ收购电动汽车制造商Nikola举例。早期来看,其股价因此翻了3倍。但是,由于Nikola最终未能敲定与通用汽车(GM.US)的合作协议,美国证监会也以欺诈罪对其展开了调查。“可见,SPAC公司本身具有极高的风险性,而其上市必定会给市场带来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BBAE必贝证券表示。

  高盛认为,只有在关注增长而非价值的环境下,SPAC才会受到热捧。

  高盛表示,2020年完成的SPAC IPO中,多数都在寻找主要在信息技术、医疗保健或非必需消费品领域的收购目标,这与前几年的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

  此外,“受益于SPAC的上市模式,全球并购规模有望在未来2年内达到3000亿美元。”高盛分析师DavidKostin预计,SPAC的热潮或将持续到2021年,不过如果收购后出现盈利疲软等问题可能会对未来带来不利影响。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yaowen/q22716.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