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财经 > 财经资讯 > 创业板借壳第一股“徐翔系”买入?

创业板借壳第一股“徐翔系”买入?

披着创业板借壳第一股的光环,普丽盛(300442.SZ)在11月12日、13日连收两个一字涨停板后,放量开板后成交量迅速放大。借壳资产方国内IDC龙头企业润泽科技含金量有多高,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创业板借壳第一股“徐翔系”买入?  

  根据普丽盛披露的重组预案,公司拟以资产置换、发行股份收购资产的方式获得润泽科技100%股权。交易完成后,公司主营业务变为数据中心运营,实际控制人从姜卫东等变为周超男,若交易成功,润泽科技由此实现借壳上市

  另一方面,在普丽盛的十大流通股东中,出现徐翔的泽熙系旧友名单,亦成为市场关注焦点,从公开信息看,这些账户通过协议转让持股,持股时间均接近一年。

  记者致电普丽盛董秘办,截至记者发稿未获回复。

  IDC龙头借壳上市

  根据公开信息,润泽科技成立于2009年,是专业从事互联网数据中心运营的互联网综合服务提供商,是国内IDC业务的龙头企业,主要为京津冀互联网公司客户提供网络服务,旗下的润泽国际信息港系全国最大规模的数据中心产业园。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用户非结构化数据量井喷式增长,尤其是5G时代和视频时代的全面到来,互联网公司对数据中心的可扩容能力有强烈的需求。

  从未审计的财报看,润泽科技的财报可谓靓丽。2017年至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润泽科技(未经审计)营业收入分别为2.46亿元、6.29亿元、9.9亿元、9.92亿元,对应净利润分别为-1.69亿元、-0.78亿元、1.88亿元、2.8亿元。

  以并购书报表分析,从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月~9月,润泽科技的总资产分别是41.7亿元、51.2亿元、63.1亿元和87.5亿元,净资产分别为1.7亿元、1.2亿元、3.1亿元和11.3亿元。

  “润泽科技正在拼命扩张,负债杠杆居高不下,盈利能力很强,站在风口,同时也急需融资,估计等不起IPO的时间,选择借壳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某投行业务人士分析说。

  据公开信息,在重组前,润泽科技刚刚获得平安资管和中金系十亿级的战略投资。此外,润泽科技在重组借壳后,拟采用询价方式向特定投资者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配套融资总额不超过 50亿元。

  同为创业板上市公司的爱司凯,重组借壳标的公司也是IDC业务,这足以说明IDC行业的共同特点:处在风口期,又要重资产投入。

  目前A股市场已有IDC概念,包括奥飞数据、数据港和宝信软件等一批IDC业务公司,已获得资本的青睐,此外还有万国数据这样在美国和中国香港两地上市,超过1300多亿港元市值的行业龙头。

  如果这次润泽科技重组借壳成功,那么A股将出现IDC板块龙头,若整个重组完成,配套资金到位,润泽科技的发展前景将十分广阔。

  “50亿元的融资会帮助润泽科技的净利润出现几何级的增长。”上述投行业务人士说。

  徐翔旧友是减持套利接盘方

  普丽盛公布的第三季度持股名单中,记者发现徐翔旧友的踪迹。

  在普丽盛最新十大流通股东中,有8位自然人,有数位与徐翔可能存在密切相关,其中的周战红、任伟达、任奇峰、王凤飞持仓曾与徐翔有过高度耦合的情况。

  通过天眼查查询,周战红与竺勇为上海灵岩投资的公司关联人,竺勇则是徐翔案的关键人物之一,王凤飞也曾作为关联账户出现在徐翔案中。

  查阅这些账户进入普丽盛的时间,大概最早是2019年底,距今跨度已长达一年。

  2019年底,普丽盛公告原第一大流通股东Masterwell与周战红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拟将持有的普丽盛600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6%)转让给周战红,转让价格为12.62元/股,转让总价7572万元。

  与周战红这笔交易类似,Masterwell、Fund II-Annex、软库博辰拟将合计持有的普丽盛500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5%)转让给任伟达,转让价格为12.62元/股,转让总价6310万元。软库博辰拟将持有的68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6.8%)协议转让给陈阳,转让价格为13.53元/股,价款合计9203万元。

  根据公告,双方在2020年第一季度陆续交割,交割后,Masterwell、Fund II-Annex、软库博辰退出,陈阳、周战红、任伟达进入普丽盛,分别位列普丽盛第一、二、三大流通股东,三人合计持股数量1780万股,比例为17.80%。

  记者查阅普丽盛的公告,其显示,上述三家机构是普丽盛上市之前的私募投资方,在普丽盛上市后一年,即解禁期开始后有减持公告。从2016年至大宗交易结束前,三家机构减持公告几乎从未间断。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普丽盛的股价一路下跌,从上市高点177元后一路单边下跌,直到协议转让给任伟达等人时,股价已在15元左右徘徊。

  一位从业10年的私募人士认为,上市公司的股权投资方是因受到减持新规的影响,只能一个季度在二级市场减持1%的股权,按照最后转让的接近18%持股计算,若要完成二级市场减持,估计要花5年时间。

  “持续不断的减持对二级市场是巨大利空,如果遇到普丽盛这样的业绩下滑,那是利空叠加,最后机构选择协议转让一次清空持股。”上述私募人士说。

  精准埋伏并不准确

  徐翔旧友在2019年买入的原因可能是为了减持套利。“机构持有的限售流通股,通过折价协议转让给第三方,过六个月后,这些持股变成流通盘,能在市场上自由抛售获利,这是现在资本市场常见的一种交易方式。”上述私募人士分析称。

  值得一提的是徐翔系账户任奇峰和王凤飞,其为第三季度进入十大流通股股东。以任奇峰为例,普丽盛2020年三季报显示,任奇峰为新晋十大流通股股东,持股190万股,亦被外界认为是精准埋伏。

  从公告看,在第三季度,普丽盛曾有多次大宗交易的公告,多次发生在同一个营业部做大宗的情形,业内人士认为,这是持股股东在自己做大宗。

  三季报持股显示,位列十大流通股股东的任伟达、周战红和陈阳已经都减持到5%持股以下。

  “限售期结束后,减持股票到5%以下,抛售就不用再公告,这是做减持套利惯用的操作手法。”上述私募人士说。

  该人士认为,任奇峰和王凤飞的持股应该来自任伟达和周战红的大宗交易,并非通过二级市场买入获得。

  “就算这些账户关联,从公告协议转让至今,持股时间也持续一年多,因此精准埋伏的说法并不准确,重组借壳的内幕时间不可能有一年。”这位人士说。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zixun/c14937.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