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财经 > 财经资讯 > 《第十一回》败走清明档:票房市场不以影后与文艺青年为转移
股票名称最新价涨跌幅

《第十一回》败走清明档:票房市场不以影后与文艺青年为转移

在电影正式上映之前,谁也没有想到《第十一回》的票房表现会如此惨淡。

在电影正式上映之前,谁也没有想到《第十一回》的票房表现会如此惨淡。

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截至写稿时间,清明档4天(4月2日-4月5日),电影大盘累计票房达到9.65亿,创同期影史票房纪录,而《第十一回》仅贡献了3951万票房,综合占比4%。截止昨日,《第十一回》单日票房从千万级别下跌至五百万,而排片占比从首日20.4%下滑至6.2%,电影已经逐渐滑向市场边缘。

这显然和行业预想中的剧本发展不太一致。清明档上映的一波电影中,《第十一回》一度被视为同期影片中的“种子选手”。这部电影由陈建斌执导,演员阵容则集齐了在文艺圈颇受青睐的周迅、春夏与窦靖童三位女明星,并且配置了一个进可喜剧搞笑、退可严肃深沉的大鹏。

即便《第十一回》这个语焉不详的电影名已经劝退了不少普通观众,电影也散发着强烈的小众气息,但是在乏善可陈的清明档里,陈建斌、周迅、春夏等明星光环还是让行业对《第十一回》抱有了相当的期待——说不定《第十一回》能成为如《无名之辈》一般的文艺黑马之作——电影上映首日院线预留的20%排片,已经表明了态度。

可是事实证明,票房市场不以影后为转移,也不以文艺青年为转移。《第十一回》虽然口碑成为同期内最高,但是票房被中小体量家庭片《我的姐姐》与进口片《哥斯拉大战金刚》强压一头,票房走势一而衰再而竭,甚至被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再世妖王》反超,最终在清明档落得一地鸡毛。

这部极具陈建斌作者风格、并有影后周迅护航的文艺电影,还是无法摆脱文艺片“叫好不叫座”的宿命,像一个不善言辞的喜剧演员,默默退出了一个尴尬的秀场。 《第十一回》票房2亿才回本?复杂的电影与单纯的市场

作为《第十一回》的导演,陈建斌似乎对与电影的遇冷早有预料。

今年2月,陈建斌曾经接受鲁豫的采访,彼时春节档因为《你好,李焕英》(以下简称《李焕英》)的爆发而如火如荼,所有人都带着狂热情绪计算着票房数字。鲁豫问陈建斌,春节档的火热、《李焕英》的成功是否对他产生了什么刺激。

这时《第十一回》已经宣布定档,陈建斌却与电影市场乃至导演身份都保持了一种清醒的距离,他站在导演与演员身份的中间。“我毕竟到目前还是一个业余导演,只拍了两部电影。如果你把我的身份换成一个职业导演,我不做演员了,我不做别的东西了。那这件事对我可能就会有比较大的压力。”

而陈建斌对于《第十一回》的预期,也十分朴实。“我觉得至少它应该收回成本,有那么两个亿就能够保本了吧。”

但是对于这个预期,陈建斌仍旧保持着清醒的担忧。“我看了春节档,我就说我这个故事太复杂了。人们不需要我这么复杂的电影和故事。”

谁也没能想到,一语成谶。《第十一回》上映首日,豆瓣开分达到8.2分,成为清明档同期电影中评分最高的电影。部分影迷惊艳于陈建斌的作者风格,《第十一回》带着浓重的舞台剧风格,还有一丝先锋戏剧的意味,叙事中大量的本体喻体,文本复杂,包裹着真假虚实戏谑的黑色幽默氛围,让电影充满了文学性,整体透露出一股荒诞不经又独特迷人的气质。

如果是说陈建斌的处女作《一个勺子》让影迷意识到陈建斌作为导演的文艺属性,那么《第十一回》就证明了陈建斌的创作能力是持续的。他虽然自嘲是一位“客串性质的业余导演”,但是与圈内大多划水性质的跨界导演有着截然不同的野心,他有着私人化的叙事风格与表达诉求,比起讨好市场收割一波票房,陈建斌试图讲一个不那么通俗的电影故事,让电影生出独有的精神内核。部分影迷感叹,“没想到陈建斌这么会拍电影。”

但是私人化与独特性,换一个说法,也可以说是曲高和寡。《第十一回》复杂的叙事方式与荒诞奇异的剧情,一方面受到一部分文艺影迷的认可,但另一方面也将部分普通观众拒之门外。

事实上,观众市场上有一部分人是冲着家庭和喜剧题材,所以选择观看《第十一回》。猫眼数据显示,观看《第十一回》的观众,有26.96%的观众此前观看过《李焕英》。舆论市场上不少观众反应,电影和预期不太一样,甚至于没有看懂。“可能是我水平不够,看过以后一脸懵逼,感觉讲了很多又感觉什么都没讲,我啥都没看懂,看得很痛苦。”

而豆瓣上有影迷发出呼嚎,“这不是一部正常的喜剧片,这是一部巨实验性的文艺片,根本没打算好好讲故事也没打算让你看懂,抱着这个预期去看。”

于是不奇怪《第十一回》会陷入文艺片惯常的“叫好不叫座”的魔咒里,本质上这并不是一部照顾普通大众的电影,陈建斌能够察觉到《第十一回》叙事过于复杂,所以当他作为导演,虽然觉得“侮辱性极强”,但还是再三斟酌,为《第十一回》挑选了清明档这个竞争相对平淡的档期,放弃某种自由与固执,配合宣传方拍摄抖音小视频为电影宣传,无疑都是希望《第十一回》在票房市场能有更多的可能。

只是事与愿违。猫眼对《第十一回》的总票房预测仅5000万左右,离陈建斌预期的2亿相距甚远。 周迅、春夏、窦靖童……“影后”为何救不了文艺片?

让人惊讶的不是《第十一回》的票房失败,文艺片票房体量从来都相当有限,而是如《第十一回》这样的演员班底,清明档中“体量有限”到如此地步,出人意料。

《第十一回》的主演是电影圈业务能力与市场好感度都极强的“三金影后”周迅,还有圈内以文艺气息与演艺风格独成一派的演技小花春夏,还搭配了最受文艺圈宠爱的“星二代”窦靖童。在三人之外,还大鹏、宋佳、王学兵、贾冰等演员助阵。

这个阵容放在任何电影里,都值得期待。尤其与《第十一回》同期上映的国产电影里,几乎没有一线演员或者流量明星支撑。唯一体量较大的剧情片《我的姐姐》,暂且不论电影中的社会话题与女性视角,主演是还未在影视市场建立认知度的00后小花张子枫。即便《第十一回》散发着文艺气息,但是就电影卡司而言,《第十一回》也是清明档预想中票房能力最强的电影。

可是没曾想,《第十一回》从首日上映就被《我的姐姐》压制,虽然口碑获得认可,但是电影票房走势却一路下跌。

而从《第十一回》票房的滑铁卢过程里,公众或许可以感知到,电影市场上,演员对于电影的作用并不相同。以周迅为例,作为国内一线女演员,周迅多年来凭借演艺实力获得大众认知与市场认可,她在电影市场上意味着电影品质、演技实力乃至艺术表达,但是却不是票房保证。

纵观周迅的近几年来的电影作品,从2017年的《明月几时有》、2018年的《你好,之华》、2019年的《保持沉默》,再到2021年春节档的《侍神令》,无论是商业性较低的文艺电影,还是流量型的IP改编电影,这其中少有票房成功的电影,但是商业市场上的黯淡却并不影响周迅在电影市场上的品牌认知。

影迷对于好演员是有着天然的爱惜之情的,如周迅这样多年来保持稳定演艺实力与灵性气质,并拥有《李米的猜想》《如果爱》《苏州河》等经典电影作品的演员,公众下意识让票房市场与她的演员身份保持了一定距离。周迅出现在一部电影里,增添的是电影的质感与期待值,当周迅贡献了精彩的表演,完成了一个演员该做的事情,无人会因为电影商业转换的失败而苛责她。

而周迅在电影市场上稳定的头部咖位,也让她能够自由尝试更多角色。她在《第十一回》中饰演一个泼辣的悍妇,这显然不是她票房最高的电影,但是在她的演艺事业里却是精彩的一笔。“我终于知道周迅的演技到底神在哪里了,所有人都在演的时候,她没有演,她就是。”

这样的案例在电影市场上并不多,尤其当电影票房成为一部电影成败的关键凭据,各类平台已经将演员参演电影的累计票房作为演员价值评判的维度之一,周迅这样悬浮于票房市场之外的影后屈指可数。

这个清明档,行业从《第十一回》身上或许再一次感受到了文艺片的窘境。当公众开始讨论,怎么样才能“拯救”一部文艺片?行业只能采取排除法,档期不行、“影后”也不行。电影内容始终是大众市场与票房市场上的硬通货,行业不会因为电影票房市场失败,而认定观众不需要复杂的电影,而是思考,如何在保持电影复杂性的同时,找到覆盖大多数人的公约数。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zixun/c32583.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