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财经 > 财经资讯 > 中铁建福利房拆迁战:80岁老人连日守楼门

中铁建福利房拆迁战:80岁老人连日守楼门

2020年8月17日,24号楼突然传开了“中铁建董事长陈奋健坠亡”的消息,整栋楼里,没人认识陈奋健,但知道他自2018年担任中国铁道建筑集团(以下简称“中铁建”)董事长,曾多次将楼里住户告上法庭。

中铁建福利房拆迁战:80岁老人连日守楼门

  两天后,中铁建发布公告:“董事长陈奋健先生于8月16日不幸逝世。”

  77岁的叶慧珍打电话给法院:“那我们还打不打官司?他是原告,是告我们的人啊!”法院回应:起诉住户是企业行为,官司照打不误,不影响。

  “虽然自陈奋健担任董事长之后,为集团做了不少贡献,但是此次强行拆迁24号楼我们真的不理解。”中铁建的工程师王亚妮告诉记者,自2018年至今,撬门、强拆、封门、撕雨毡、报警在24号楼已经屡见不鲜,不少人还被单位降薪、调岗。

  这场拆迁战已持续两年半,最初的70户人家,现在只剩18户还在坚守。每天早晨9点至下午5点,楼上的大妈、大爷就套上红袖章,提着小板凳坐在楼下,生怕拆迁公司突袭,年龄最大的80岁老职工也加入其中,连日守楼门。夜晚,大型载重车的响声、脚步声、噪音等,都会让住户变得格外敏感,甚至在房间眺望直至凌晨。

  老人们守护的24号楼,现在已被拆了三分之一楼体。这处55年前建成的福利房,历经铁道兵、铁道部,最后转至中铁建。住户,也多是中铁建的老职工。

  2018年至今,中铁建多次要求住户无条件从这里腾退。因部分住户不愿腾退,中铁建前后5次分批起诉该楼9名住户。最后一次以陈奋健为原告的民事案件在8月25日开庭。

  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

  2020年8月23日23点45分,张海峰跟往常一样,穿着灰色大背心,踩一双拖鞋,在楼门口和走廊里转悠。

  这一天,楼门口的保安又换了一批,站岗的人数明显增多,每层楼道还加了两桶灭火器,立在昏暗的楼梯拐角,红得显眼。

  “气氛不对,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张海峰径直上到顶楼,穿过被破坏的铁栅栏,到两端往远方望去。视线里,出现两辆没棚的大卡车驶进大院,在楼门附近呼啦啦下来三四十人。张海峰转身就往楼下跑,刚回到自己的房间,没来得及在微信群里通知大家,就听到了敲门声。

  “我从猫眼往外看,没人。”张海峰的妻子害怕地发抖,立刻报警。几分钟后,警察到场核实身份,住户们陆续下楼看情况,卡车方称,是搬家公司工作人员,虚惊一场。

  大家散开之后,楼门又安静了下来,院子里空荡荡的,搬家公司的人在不远处的88号楼工作。

  张海峰不放心,决定和其他两名男住户通宵站岗,在楼门前来回踱步,凌晨1点,天有点凉,夜间温度20℃左右,张海峰吸吸鼻子,三步并作两步回去换了件短袖衫。凌晨4点,他在24号楼微信群通知大家:“搬家公司的人已经离开,大家放心休息。”五点多,还有住户跟张海峰发消息询问情况。

  “我们以为他们昨晚会强拆,大家都不敢睡。”四楼的一位住户让儿子也跟着张海峰在楼门口守了一夜,自己不放心,又在窗边盯到天亮。七八点钟,几名住户再到楼下换班,约定有情况第一时间在群里通知。

  24号楼的所有人都绷着一根弦,丝毫不敢懈怠。

  据张海峰回忆,2019年10月25日中午,七八十个人身穿保安服,手执盾牌与钢叉拥堵在4楼楼道。张海峰开始没在意,很快,人群开始强拆邻居410的房门。

  当日的三段视频显示,一名工人手拿钢棍撬一防盗门,几名保安站在身后,里层木门也被撬开之后,该房住户待在房里仍不愿离开,与保安发生激烈的肢体冲突。该住户被3名保安压制在床,胳膊交叉按在背后,其中一名保安将膝盖扣在该住户脊背处。

  张海峰冲进房间,大声呵斥保安,将三名保安强扯出屋,后张海峰也被扣住脖颈推出房门。

  与此同时,2楼东头的一名女住户哭嚎声越来越大,四名保安拉起一张蓝色方格子布将走廊遮挡,以防住户拍摄。一大群住户都涌过来,其中几名直接上前扯开布:“你凭什么不让我们看?”场面一片混乱,四名保安将一个女人抬出来,一直前往西头,哭嚎声充斥着整栋楼,随后保安开始向外搬家具,直至警察前来制止才平息矛盾。

  此后,隔三差五,几名保安带着人撬一家门,再用一绿色木板封上,楼道里经常会出现争执声和警察的身影。2019年12月19日,24号楼东边的楼房被拆除。24号楼剩余的住户站在楼门前,看着吊车的铲子伸向五层楼顶,齐齐地砍下来,三分之一的楼房重重地倒塌到地面。

  历史遗留的问题

  这是一栋位于复兴路南侧300米的筒子楼,透过一楼残缺的玻璃窗,一间间破旧的空房裸露在外,几户人家在窗户上贴出“禁止强拆”的黑色大字,楼的两边竖起了铁皮围栏,周围是一片从房屋中清出来的家具和垃圾。

  张海峰时常中午抽时间跑回来看一下房子,对他而言,这里不仅仅是福利房。1990年,在中铁建工作的父亲分到这间房,自己在这出生、长大。后父亲被分到其他楼栋的科级福利房,自己留下来按内部职工价格租住至今。“这个地方要是拆了,我就没地方住了。”

  2018年8月12日,北京大雨,此后连续三天早晨,张海峰都被房顶上滴下来的泥浆溅醒,床边摆三个塑料盆子接水。“楼顶的雨毡在2019年就被大面积撕掉,所以回回都是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几层的住户都是如此。

  75岁的住户贺光松向记者介绍,这栋建于1965年的老楼,1971年铁道兵机关营建部门在该楼东西两侧增建宿舍,形成完整的24号楼,占地面积5200多平方米,共五层,拥有347间房,为原铁道兵机关的集体宿舍。

您可能感兴趣: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zixun/c9587.html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