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富网 专业的财经股市行情和期货外汇资讯网站
全球财富网 > 财经 > 财经资讯 > 产科医生洗冤录

产科医生洗冤录

8月19日,在第三个中国医师节到来之际,福建省长乐市的妇产科医生李建雪,终于可以卸下包袱,庆祝自己的职业专属节日。

  八年前,一场骤然而降的医疗事故,让参与救治的值班医生李建雪,一度陷入行医生涯的黑暗时期。从被吊销医师执照、调离医院,到牵涉刑事诉讼、一审被判医疗事故罪,李建雪历经煎熬。“当时的我,头脑一片空白,一直都是被动地被架着走,每天都有坏消息传来。”回首蒙受冤屈的年头,李建雪如此说道。

  彼时,该案引发举国关注,全国政协委员两会期间为之呼吁,医疗界、法律界对李建雪“罪与非罪”展开大规模讨论。“医疗事故罪”的构成要件、医学会鉴定的证明力与可信度、医疗团队过错与医生个人失误的区分、轻易定罪对医生群体积极性的误伤等系列问题,均为专业人士所关注、争论。

  李建雪亦展开了正当权益抗争,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距事故发生八年五个月后,终于沉冤昭雪。2020年6月,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李建雪案作出终审判决:医生李建雪无罪。

  迟到的正义归位了,而案发时的青年医生李建雪已过不惑之年。与此同时,全国各地的法院不时开庭审理着医疗事故案件,不同的事故缘由背后,医患之间的权利义务被裁量着。

  黑色跨年夜

  时间回到2011年12月31日,李建雪早早地从家里出发去医院。按照医院的值班安排,她应该8点上班,直到次日早上8点下班。

  李建雪在长乐医院妇产科做住院医师近两年来,值班查房已是家常便饭。值班医生通常要负责科室的各项临时性医疗工作,包括处理负责区域内患者的临时情况。

  李建雪此次值班,负责区域是医院的三楼。查房时,三楼1号床的产妇不在病房。医院人员进出流动频繁。交接班时,上级医师也没有交代需要重点巡视病员。因此,李建雪没有特别留意到这位不在病房的产妇。

  这位产妇陈某,三天前刚办理分娩住院手续。入院时,长乐医院妇产科的吴医生接诊了陈某,为其进行了入院常规检查。按照医院普遍实行的首诊负责制,吴医生接诊陈某后,就是经管医生,负责跟踪陈某的病情。之后吴医生下班轮休,未能及时跟踪陈某的检验结果,对检验结果中的异常情况并不知情。

  12月31日上午查完房,李建雪仍未见到陈某。回家待产的陈某,在当天下午返回了医院。随着一场变故的到来,在往后八年间,李建雪和陈某的名字,关联出现在各类法律文书中。

  当天晚上9点左右,陈某被送入产房分娩,顺产诞下一女婴。产后大出血并突发变症,李建雪作为值班医生参与救治。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李建雪守护在陈某身边,偶尔疾步穿梭在产房、医生办公室、病房间,书写病程记录、汇报上级医生,遵照上级医生指示进行处置。随着陈某的病情变化,越来越多的医护人员被通知赶往病房抢救。紧张繁忙的抢救中,新年元旦悄然而至。凌晨4时30分,陈某经抢救无效不幸身亡。

  一条鲜活的生命倏忽而逝,使长乐市医院的三楼笼罩着沉重与压抑。襁褓中的婴孩尚未感知世界,却永远失去了母亲。新生命诞生的喜悦后,紧随而至的产妇死亡通知,让家属撕心裂肺。

  第一次经历患者死亡,李建雪头脑空白。更未曾预料,这场意外事故的余波,将持续八年之久。

  此后,李建雪经历了6次开庭通知,5次延庭通知,4次取保候审,1次居住地监视。相关案件在补充侦查与审查起诉间频繁周折背后,是意见不一的患者死因认定。

  尸检结论缺失

  一般而言,尸检结论是确定患者死因的直接证据。不过,陈某身亡后并未及时进行尸检。于是,医患双方及公检机关,都将患者死因分析的任务寄望于医学会。

  根据国务院2002年出台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以及配套文件(《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暂行办法》《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专家库学科专业组名录》)相关规定,中华医学会和全国各地医学会负责履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这一社会公益性职责,接收卫生行政部门或司法机关商请、委托的医疗事故鉴定案件,组织医学专家对医疗事故进行技术鉴定。

  由于医疗事故涉及的专业性、技术性,医学会出具的医疗事故鉴定结论,往往作为认定和处理医疗事故的依据。

  因此,2012年3月,福州市卫生局委托福州市医学会,对产妇陈某分娩死亡病例进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

  2012年5月9日,福州市医学会出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称:“因本例未行尸检,死亡原因不确定,根据现有资料,患者死于产后出血性休克或伴急性肺动脉血栓栓塞可能性大。”“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方负主要责任。”

  长乐市医院对该结论表示质疑。为此,福建省医学会启动再次鉴定。四个半月后,省医学会的鉴定出炉。

  福建省医学会出具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直接得出“患者因产后出血导致失血性休克死亡”的结论;并称“医方对病情认识不足,抢救措施不力,与患者的死亡存在因果关系”。仍然得出“本病例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方承担主要责任”的结论。

  关于陈某最终死亡的原因,福州市医学会与福建省医学会分别得出不同的死因鉴定结论。患者死亡病因的认定,直接关系到死亡缘由的追溯,进而影响到“李建雪在抢救过程中诊疗行为是否符合诊疗规范”的评判。

  根据《刑法》第335条规定,医疗事故罪指“医务人员由于严重不负责任,造成就诊人死亡或者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行为”。立案追诉标准规定明列了七种“严重不负责任”的情形,其中之一便是“严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及有明确规定的诊疗技术规范、常规的”。

  罪与非罪尚需法院裁定,行政处罚则成为当时的事故“解决办法”。

  2013年1月17日,长乐市卫生局依据上述两级医疗事故鉴定结论,对李建雪等责任人作出了处理。从院长到基层护士,长乐市医院共14人被处理。身处“风暴眼”的值班医生李建雪,被陆续吊销医师执业资格、开除党籍,并被公安机关移送审查起诉,单独被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

  医生一审获罪

  2015年12月,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李建雪犯医疗事故罪,向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曾经的妇产科医生,变为了被告席上的犯罪嫌疑人。此前影响卫生局行政处理决定的医学会鉴定意见,亦成为控辩双方辩论的焦点。

  公诉机关直接采纳了福建省医学会的鉴定结论,控称:“患者因产后出血导致失血性休克死亡;医方对病情认识不足,抢救措施不力,与患者的死亡存在因果关系;本病例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方承担主要责任。”

  被告人李建雪及其辩护人邓利强则辩称:“医学会没有司法鉴定资质,福建省医学会作出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不是刑诉法上的司法鉴定,因鉴定人没有出庭鉴定结论不应采信,应委托中华医学会进行重新鉴定,以及未经尸检,福建省医学会的鉴定结论不具有唯一性、排他性,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对此,出庭的专家证人陈敦金则指出,没有尸检结果,死因难以确定。

  庭审中,法院认为:“福建省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系由两名法医参加鉴定,鉴定机构和鉴定人员具有法定资质,鉴定程序符合法律及有关规定,应作为定案根据。”

  由此,2017年12月4日,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定李建雪犯医疗事故罪。鉴于长乐市医院管理存在重大疏漏,患者的死亡后果是由长乐市医院多名医生的不当行为所致,被告人李建雪犯罪情节轻微,免予刑事处罚。

  宣判后,李建雪不服,向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事实上,依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暂行办法》等法律规章,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分为首次鉴定和再次鉴定。设区的市级和省、自治区、直辖市直接管辖的县(市)级地方医学会负责组织专家鉴定组进行首次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省、自治区、直辖市地方医学会负责组织医疗事故争议的再次鉴定工作。必要时,对疑难、复杂并在全国有重大影响的医疗事故争议,省级卫生行政部门可以商请中华医学会组织医疗事故技术鉴定。

  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副院长王岳教授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按照我们新刑诉法、民诉法的规定,医学会出具的是鉴定意见,而不是鉴定结论。作为鉴定意见,应当是允许原被告双方、犯罪嫌疑人或者公诉机关对鉴定意见提出质证及反证的。但目前由于我们医疗事故罪是对应2002年出台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暂行办法》等法规体系,因此,医学会鉴定很难在法庭上类似司法鉴定一样接受鉴定人出庭质证等诉讼程序。这就使得,医学会一旦作出一个鉴定结论,特别是省级医学会一旦作出结论,很难启动中华医学会的再鉴定。”

您可能感兴趣: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wxrz.cn/zixun/c9588.html

THE END